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锨砍死你


□ 曹多勇


每年闲冬天,大河湾村人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垒庄台。垒新庄台,盖新房屋,娶新媳妇,然后睡觉生孩子,过日子。因而干这种活,当年新娶的媳妇都得参加。垒庄台是一件体力活,要新媳妇去干什么呢?麦子的男人大豆说,新媳妇去拉车,使劲不使劲是幌子,调一窝老光棍、小光棍的口味才是真。大豆怕麦子听不懂,又具体跟麦子解释说,你想想呀,一个新崭崭的小媳妇在前面拉车,光棍汉在后面推车。新媳妇的两个圆溜溜的屁股蛋冲着光棍汉的眼睛摇呀晃呀扭呀的,还有光棍汉不抢着推车、不往死里出力的道理吗?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大豆的这番话说得麦子脸上“刷拉”布满一层羞红色。
麦子是个新过门的媳妇,嫁给大豆还不足一个月。两个原本不相干的男人、女人合在一起,几个黑夜一过,往常不敢做的事做了,往常不敢说的话说了,这就成了夫妻。不过新夫妻与老夫妻还是有所不同的。在大豆看来,最大的不同之处还是在于:有些事夜晚里能做,白天里不能做;有些话夜晚里能说,白天里不能说。白天里,大豆避开第三者的眼睛,有些不出格的事、不出格的话,还是想做一做、说一说。比如说,大豆这天就跟麦子说了垒庄台的事。麦子红着脸说,没想你们大河湾还有这么样的规矩,到时候谁想去谁去,反正我不去。大豆大公无私地说,光棍们看看你怕什么,还能少下你的一块肉来?
说归说,做归做,真到这一天,麦子还得去。这规矩是形成多年的风俗,像一根结结实实的绳子,见新媳妇就得把你捆绑住,谁想挣脱它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村人的闲冬天原本就该是一个“闲”字,忙活大半年的心猛然松弛下来,胳膊腿再运动起来就一副迟迟缓缓的样子了。天黑下早早地睡,天亮后还懒得起。好容易太阳蹿长多高起床了,还哈气连天一个接着一个圆圆地往外打。闲冬天的村人是慵懒的,萎靡的,变得一个个都不像指靠种地吃饭的庄稼人。其实,这么一种生活状态也是庄稼人的一份福分。民谣曰:“忙天,四爪朝地;闲天,四爪朝天。庄稼人不愁吃,不愁穿,给个神仙也不换。”
闲冬天,一路闲下来。闲个三天五日的,又闲个十天八天的,村人便开始浑身酸痛,往不舒服、不自在的方向发展了。村人自己骂自己,生就的一副累命,生就的一副贱骨头。也就这种时候,村人想着该要忙一忙垒庄台了。
村人跟村人商议,说明天垒庄台吧?
村人回答村人,说明天垒庄台!
有了这么一句话,死气沉沉的大河湾一下鲜缓过来了。隔天,天还没亮透彻,天空里的星星寒冷地眨着一个个不晓事理的眼睛。寒风呼啸一夜疲惫了,这会儿趴在不知什么地方小声地呜咽着。丁丁当当的,村人早早起来烧饭,脚步声“咚、咚、咚”地坚定有力,抑或连狗的吠叫声都更加响亮。麦子更是手脚麻利,早烧,早吃,早刷,早了。待一切家务忙个清楚彻底,麦子跟大豆说,走吧,垒庄台去。麦子这么一催促,大豆反倒坐在饭桌前不动弹了。麦子说,走呀?村人集体干活我是知道的,只能越早,不能赶晚。大豆说,你知道赶早还不赶快换衣服?麦子愣住神,低头瞧瞧穿戴整整齐齐的自己,问大豆,换什么衣服?大豆说,换你腊月过门做新娘穿的那一套鲜亮衣服。麦子听明白话,“扑哧”笑出声,说你搞错了没有?是去干活,又不是去赶集逛店,穿那么漂亮干什么?大豆不笑,说这比赶集逛店还重要,你想想今天大河湾的新媳妇都去,是相人呢。麦子又“格、格、格”地笑佝下腰,说这大河湾还真日怪呢,垒庄台不比干活,却比长相?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