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韩寒的叛逆看中国文坛现状


□ 崔亮亮

  很久以来,中国的文坛现状显得很平静,像一泓静湖的秋水,平静得让太过于痴迷和依赖它的人有些承受不起。只有偶尔刮来的一阵强风,才会掀起一丝波澜,一丁点儿而已。韩寒的出现就为中国的文坛带来了一些风,从他一举成名到现在的出版界红人,他常常“语出惊人”,让人闻之而栗,总是时不时地弄出一些哭笑不得的闹剧。其实韩寒刮的本不是这里所讲的文坛领域的那种风,但是时下的文坛实在没有其他强风可言,韩寒的所为也便成了强风。
   韩寒的一些偏激和叛逆,颠覆传统的行为,远比他的书要更为人们所关注和熟知,读韩寒的书的人,大都是属于某个年龄段的人,换言之,大部分知道韩寒的人并不是因为读了他的书。无论在书里还是书外的韩寒都很“狂”,他好像蔑视一切,对传统作家更是嗤之以鼻,不屑一顾。老一辈的传统作家对韩寒作品十分推崇的恐怕也是凤毛麟角。他们会说他的作品选材,主题不关注社会等,至于作品的取材,老作家们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可以拿来炫耀,因为这一代作家大部分是从“文革”时期走过来的,他们的作品许多都是“文革”题材的作品,他们可以在书里大肆批判当时的时势,描述社会的不公平所造成的悲剧。可是生在80后的这代人并没有经历过“文革”,他们不会写“文革”故事,写也写不过老作家。他们一出生就赶上了“好时候”,所经历的生活并没有那么多悲剧,“国家不幸诗家幸”,所以在当下的文坛,某种意义上讲,老作家们比年轻作家要幸运得多,那个时代社会有太多的扭曲需要批判,太多的悲剧可以塑造。遗憾的是传统作家的有些作品也十分让人费解。
  看过《兄弟》之后让许多虔诚的读者大惊失色。小说的语言文采就不用说了,在这一点上本小说和其他的作品没有任何优势可言。小说很大部分的笔墨描写一个肮脏庸俗,不堪入目的故事,之所以这样写是要吸引某些特殊的读者吗?小说里的人物头脑极其简单,整个故事像是在哄一个小孩儿。我在看时感觉很恶心,而且特没劲。最让我不可忍受的是里面的人性的悲惨,作者好像很喜欢血淋淋的屠戮与死亡,小说里出现的人物本来就不多,却一口气写死了一大半,每个人死得都很新鲜,很有花样儿,很血腥,很刺激。小说里“戴红袖章的人”是完全没有人性的暴徒。我查过很多资料,红卫兵直接杀人还是很少见的,很遗憾我没经历过“文革”,不知道“文革”批斗是不是小说里描写的这样。不过我很怀疑,“文革”的确悲惨,但应该不是小说里的那种赤裸裸的黑社会式杀人取乐的悲惨吧?不要为了寻求刺激和吸引读者而肆意篡改夸大史实啊?免得把那帮本来就“单纯至极,不懂传统文化”的下一代人教傻了。
  难道这样一部庸俗不堪的低俗小说一定要比那些“不关注社会现实”的80后作家们发自肺腑的作品写得好吗?仅仅因为《兄弟》的取材是“文革”,就说它的文学性更高一筹吗?
  许多年轻人看烦了“文革”的故事,开始寻求精神上的反叛也在所难免。韩寒很狂,书卖得好,有很多粉丝支持。与之相比,传统作家要想生存就应该把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写好才是根本,相反许多传统作家也靠炒作和名人效应出书,实属可悲。
  再有一点,韩寒、郭敬明并不是80后作家的全部,不是80后这代人的代言人。80后这代人不是都不喜欢传统文化,我也是80后的一员,我就非常痴迷中国传统文化。许多同学都喜欢传统文化,写一手好文章,我看了都佩服得不得了,常常和他们交流,这么好的作品怎么不发表呢?
  发表个屁,没名气,不炒作,纯文学能发出去吗?现在古典辞赋文都没人写了,谁还看啊?投给杂志人家也不给你发。出书的话还得自己出钱。作家生存很成问题。自娱自乐罢了。
  这一点我深有感悟。我写过乡村,家庭,婚姻等,写过意境优美的古体诗,古典辞赋。曾经把作品寄到一些文学杂志社,我以为我会春风得意,我以为我的文字会变成铅字,可是事实并不是这样。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