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孤桐老影


□ 孙 郁

  因为在写一本鲁迅与陈独秀的书,碰到了与二者相关的人物章士钊,竟久久陷入其中,觉得是个颇值得琢磨的人物。鲁迅早期的文章,有关章士钊的就有多篇,章氏之于他,不过一个政客,印象自然属于灰色,用今人的话说,属于丑角吧。其实仔细谈来,鲁迅和章士钊曾是下属与上级的关系,上世纪二十年代中期,章氏是段祺瑞执政府中的教育总长,鲁迅系教育部一名佥事。女师大风潮中,鲁迅参与了支持学潮的活动,遂被章氏除名,两人有过一段深切的冲突。至于陈独秀,与章氏是老友了,他们的交往时断时续,一生之中有着复杂的关联。比如一同编《甲寅》、《国民日日报》等。陈氏后来被捕入牢房,章士钊为之做辩护律师,都是历史中的趣闻。章士钊在中国现代史上,论学问与影响,均不足与鲁迅、陈独秀相提并论。但写文化的演变史,政治风潮史,这个人物带来的话题,又为一般人所不及,牵连的人物、事件之多,是少有的。毛泽东晚年与其关系较密,自有复杂的因由。他身上的不新不旧、又新又旧的特点,隐含着现代史的一种隐秘。这其间的问题理清,当可看到士大夫者流变迁的痕迹。
  章士钊一生游荡于学术与政治之间,著述较丰,在逻辑学、语言学上均有一定造诣。不过所写之文大多平平,惟晚年所做《柳文指要》聊备一格,略见气象,不失一种风采。他早期是排满抗清的要员,写过一些斗士的文章,其状与章太炎、陈独秀庶几近之。但后来思想趋于中庸,反对激进主义与党争,且主张读经救国,就被新文学阵营所不齿,成了新文人嘲弄的对象。不过在思想的层面,他也以为学术是自由的,不可以齐一的思想规范人们,言论与学术都应有自己发展的空间。只是在审美爱好、情感表达方面,不喜白话文的直露,神往于唐宋以来柳宗元的传统。所以从政也好,治学也罢,西方的人本主义对其只是皮毛间的影响,内心深处,乃多孔学的余影。鲁迅对他的愤愤然,大概也与此相关。
  翻检章氏的遗著,让人发生兴趣的,乃民国成立之前的文字。他和陈独秀、苏曼殊之间的诗书往来,以及主持《国民日日报》时的一些言论,有着鲜活之处。比如所写《王船山史说申义》,文字背后有亡国者之愤音,可读出学术之外的东西。《说君》借谈国体,指陈种种罪恶,惟君所造,其看法与陈独秀如出一辙。那时二人一唱一和,留下了诸多佳话。比如都有忧世短章,亦有伤时之文,虽说不上奇歌,但亦称得上率真之作。辛亥革命之后,章氏文章里的血性渐少,待到主持《甲寅》周刊的时候,其思想已不为青年所喜爱,暮气的东西多了。我注意到他那时写下的文字,已深染儒学之风,基本的思路是以东方固有的传统去融会西学。他的思想满蕴着东方情调,对汉文明的眷恋达到了很深的程度。在他看来,旧有的文明有诸多可用的东西,可惜它又被遮蔽掉了。一九一七年,他曾作有《欧洲最近思潮与吾人之觉悟》,强调中国第一贫乏是知识,不仅传统的知识不太了解,对域外的新学说,也知之甚少。言及西方文明时,与陈独秀、鲁迅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并不把二者对立起来,而是视为一个整体。在谈柏格森、詹姆士的同时,也谈王阳明;言日本的近代化,也涉猎到中国的徐光启、李之藻诸人,并无本土文化的自卑感。他自信从本土的文明里可以找到一种新生的根据,大可不必将祖先的东西扔掉。他说:
  日本与中国同在东洋,其所以比中国强,就是能行。至于知识,以言旧者,日本都是从中国来的;以言新者,中国比日本开通得早。科学思想,不要说明朝的徐光启译《几何原本》、李之藻译《谈天》诸书,即上海制造局所译各书皆在日本之先,何以日本强而中国弱,其关键即在能行与不能行而已。中国不能行,虽知也不算知。日本能行,知即由是一步一步进,发达至于今日。日本深体得王阳明的教训,无论物质上,精神上,皆以行为主。其民之忠君爱国,勇于战死,都是行的精神。即其切腹或其他自杀之事,虽在社会教育不可为训,而自精神上看来,亦是能行的好证。总之,日本能行,中国不能行,愚以为是论断两国的铁案。柏格森既能袒述赫拉丽达,为欧洲思想界开一纪元,吾辈何以不能从周易变动及自强不息之理,中经周秦诸子,下至宋明诸儒,而归结于王阳明,寻求一有系统的议论,以与柏、倭、詹三家之言参合互证,将中国人的偷惰苟安的思想习惯,从顶门上下一大棒。从前欧洲思想之变迁,乃食文艺复兴之赐,现在思想,仍略含有复古的臭味。吾国将来革新事业,创造新知,与修明古学,二者关联极切,必当同时并举。
  这样的看法并不陈腐,甚或还有中正的地方。陈独秀、胡适、鲁迅对其颇为蔑视,在于那时并无东西文明融合的机会。“五四”前后,其首在引进域外之火,将民主与科学的力量积聚起来。而这样做的第一步,就是清除旧物,与形形色色的古学对峙。章士钊的种种学说,不过是一个缥缈的梦,最终还是滑到卫道的路上去。他做教育总长时,就推行“读经”之道,将固有的教育模式搬来,引起了诸多非议。“经”不是不能去读,对于奴性深重的国民而言,第一要务是获得人的尊严与生存的活路,象牙塔里的吟哦和古老的儒学,是难以给人带来这些的。
分享:
 
摘自:读书 2004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