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孤桐老影


□ 孙 郁

  因为在写一本鲁迅与陈独秀的书,碰到了与二者相关的人物章士钊,竟久久陷入其中,觉得是个颇值得琢磨的人物。鲁迅早期的文章,有关章士钊的就有多篇,章氏之于他,不过一个政客,印象自然属于灰色,用今人的话说,属于丑角吧。其实仔细谈来,鲁迅和章士钊曾是下属与上级的关系,上世纪二十年代中期,章氏是段祺瑞执政府中的教育总长,鲁迅系教育部一名佥事。女师大风潮中,鲁迅参与了支持学潮的活动,遂被章氏除名,两人有过一段深切的冲突。至于陈独秀,与章氏是老友了,他们的交往时断时续,一生之中有着复杂的关联。比如一同编《甲寅》、《国民日日报》等。陈氏后来被捕入牢房,章士钊为之做辩护律师,都是历史中的趣闻。章士钊在中国现代史上,论学问与影响,均不足与鲁迅、陈独秀相提并论。但写文化的演变史,政治风潮史,这个人物带来的话题,又为一般人所不及,牵连的人物、事件之多,是少有的。毛泽东晚年与其关系较密,自有复杂的因由。他身上的不新不旧、又新又旧的特点,隐含着现代史的一种隐秘。这其间的问题理清,当可看到士大夫者流变迁的痕迹。
  章士钊一生游荡于学术与政治之间,著述较丰,在逻辑学、语言学上均有一定造诣。不过所写之文大多平平,惟晚年所做《柳文指要》聊备一格,略见气象,不失一种风采。他早期是排满抗清的要员,写过一些斗士的文章,其状与章太炎、陈独秀庶几近之。但后来思想趋于中庸,反对激进主义与党争,且主张读经救国,就被新文学阵营所不齿,成了新文人嘲弄的对象。不过在思想的层面,他也以为学术是自由的,不可以齐一的思想规范人们,言论与学术都应有自己发展的空间。只是在审美爱好、情感表达方面,不喜白话文的直露,神往于唐宋以来柳宗元的传统。所以从政也好,治学也罢,西方的人本主义对其只是皮毛间的影响,内心深处,乃多孔学的余影。鲁迅对他的愤愤然,大概也与此相关。
  翻检章氏的遗著,让人发生兴趣的,乃民国成立之前的文字。他和陈独秀、苏曼殊之间的诗书往来,以及主持《国民日日报》时的一些言论,有着鲜活之处。比如所写《王船山史说申义》,文字背后有亡国者之愤音,可读出学术之外的东西。《说君》借谈国体,指陈种种罪恶,惟君所造,其看法与陈独秀如出一辙。那时二人一唱一和,留下了诸多佳话。比如都有忧世短章,亦有伤时之文,虽说不上奇歌,但亦称得上率真之作。辛亥革命之后,章氏文章里的血性渐少,待到主持《甲寅》周刊的时候,其思想已不为青年所喜爱,暮气的东西多了。我注意到他那时写下的文字,已深染儒学之风,基本的思路是以东方固有的传统去融会西学。他的思想满蕴着东方情调,对汉文明的眷恋达到了很深的程度。在他看来,旧有的文明有诸多可用的东西,可惜它又被遮蔽掉了。一九一七年,他曾作有《欧洲最近思潮与吾人之觉悟》,强调中国第一贫乏是知识,不仅传统的知识不太了解,对域外的新学说,也知之甚少。言及西方文明时,与陈独秀、鲁迅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并不把二者对立起来,而是视为一个整体。在谈柏格森、詹姆士的同时,也谈王阳明;言日本的近代化,也涉猎到中国的徐光启、李之藻诸人,并无本土文化的自卑感。他自信从本土的文明里可以找到一种新生的根据,大可不必将祖先的东西扔掉。他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