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亚当·斯密与凯恩斯之争又起


□ 陈彩虹

  古典经济学的鼻祖亚当·斯密的“看不见的手”,与凯恩斯的国家干预主义,二者孰是孰非一直争论不休。在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世界金融风暴中,人们似乎抛弃了斯密的“看不见的手”,各国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伸展得很是充分。于是,“看得见的手”与“看不见的手”之争又起。但由于金融风暴来势凶狠,扩张神速,影响巨大,已容不得过多的理论纠缠,理论的争议被淹没,甚至于我们听到这样的说法,“一九二九年经济大萧条时没有凯恩斯,今天人人都是凯恩斯”。
  “看得见的手”和“看不见的手”是经济理论长期争论的焦点,也是市场经济制度安排和运行选择的难题。所谓“看得见的手”,是指主要依靠政府运用各种工具来调节或控制经济运行的制度体系,即国家干预。
  就理论渊源而言,亚当·斯密和约翰·梅纳德·凯恩斯是两位不同时代的英国经济学家,贡献了不同的经济学理论,也为不同时代的资本主义经济发展,提供了理论的解说和实践指导。
  从西方资本主义发展史来看,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模式,曾主导了资本主义国家早期的经济发展。但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末三十年代初的西方世界经济大萧条之后,凯恩斯主义开始盛行,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经济模式似乎寿终正寝。凯恩斯主义的“凯恩斯革命”直接导致了国家概念的重新确定和政府职能的变化,划分出了西方世界一个崭新的时代。虽然后来的经济学理论出现了许多新的派别,也有大量对于凯恩斯理论和古典经济学理论的综合学说出现,而且西方国家对经济的干预已经成了日常的事项,但“看得见的手”和“看不见的手”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当然,争论的内容有了很大的变化,现在的争论大多集中在政府多大程度上对经济进行调节和控制,而不是断然地不要政府的调节和控制。实际上,西方国家的政府也一直在“拿捏”着干预经济,理念上仍然坚持“不能也不应过多干预”的原则。
  从西方经济学的理论逻辑来看,“看得见的手”之所以出现,是因为“看不见的手”具有相当程度的盲目性,完全的自由放任会使市场由理性走向非理性,引来市场的无序和疯狂,形成经济危机,这便是学界常说的“市场失灵”。因此,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适时、适当地干预,便可以纠正“市场失灵”,促使市场理性回归,实现市场运行正常。
  那么,“看得见的手”(政府干预)会不会“失灵”?失灵了又由什么来挽救?是回到自由放任上去,还是继续用“看得见的手”来对付以往带来的问题和灾难?对前者,答案明确,而对后者现有的经济学理论没有清晰的答案。
  现在的问题是,经济危机或灾难是不是都由“看不见的手”造成的?
  历史上的许多金融和经济危机的确是由“看不见的手”造成的。如果你读过查尔斯·P.金德尔伯格的《疯狂、惊恐和崩溃——金融危机史》,在他讲的每个危机故事里,都可以看到“看不见的手”导致危机的直接作用。
  按照经济学的基本理论假定,“看不见的手”之所以会带来危机,在于人性的基本规定是“自私”或“自利”的,人们总是试图“以最小的耗费获取最大的收益”。这种人性的潜在倾向就是贪婪,市场正好给这种人性提供了一个广阔无垠的扩展空间。在其他外部条件具备的情况下,这种人性规定就会必然走向极端性的贪婪,带来人的行为走向疯狂,结果以社会性的危机或灾难告终。由于人性的顽固,加上市场力量强大,一个铁的定律就是:在市场环境下,金融和经济危机是不可消失的,人们都自然而然地认定其为人性的使然和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所为。
  这真是一个莫大的误解!
  ——十年前的亚洲金融危机,起源于泰国,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掌控着泰国货币铢的价格,没有让市场的力量通过供求的自我调节来达到某种价格均衡,结果加大了泰铢的“官价”与市场价格的差距,给投机者带来了巨大的谋利空间。投机者与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较量的结果,是大量外汇外流,整个金融体系迅速陷入困境,泰铢贬成准废纸一张。
  当时的另一个新兴市场——韩国,虽然受到了危机的影响,但并不是危机的中心,也存在某种规避危机的可能机会。就在韩国外汇资金有所外流之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积极介入”改变了这个国家在危机中的位置,韩国迅速从危机的边缘走到了中心,轻微的危机一下子变成了严重的灾难。人们也许还记得这样的过程,在危机初期,韩国政府这只手不知所措,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操纵,由紧缩型的财政和货币政策一推出,整个韩国就不再有远离灾难的希望,韩元的价值一夜之间从天空坠落到地面,外汇储备被一掏而空,以至于韩国人不得不动员起来捐金献银填补危机的黑洞。直到今天,那场危机带来的后遗症尚没有消除,韩国人完全失去了对于银行等金融机构的控制权。
  对眼下的金融风暴,人们的一种认识是,美国房地产市场泡沫的破灭是其起因,是市场出了问题。我们拉长一点历史的长度来看这次金融风暴,就发现其根本的原因,在于美联储(美国中央银行,名义上不是政府机构的货币政策制定和操作者)这只“看得见的手”,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就一直在美国市场注入巨大的货币量,在九十年代把网络吹成泡沫之后,再将房地产又吹成了泡沫。按照美国人提供的数据,从一九八○到二○○五年,美国的货币供应量M3增长了近二十倍(见《美元大崩溃》,彼得·D.希夫、约翰·唐斯著,陈召强译,中信出版社二○○八年版),以至于从二○○六年开始,美联储不再公布货币供应量M3指标,以免引起外界对于货币量增长过度的担忧!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9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