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高三,走在刀刃上的日子(报告文学)


□ 顾 颐

  北京的秋阳,经过一个夏天的溽热和暴晒,变得明朗而干爽。
  开学了,新高三学生回到熟悉的校园,熟悉的课堂,又能和老师与同学相聚了,这原本是件令人高兴的事。但是,那属于孩子们的轻松脚步却被新一轮课业负担所羁绊,那洋溢着青春朝气的面容又要被高考阴霾所笼罩,年轻的高三学子,你们将面临怎样的生活?你和你的家人准备好了吗?
  我是一位曾经的高三学生家长,我的孩子不是学校里的少数尖子生,而是占绝大多数的中等生,虽然最终考取了大学,但“高三这一年是没齿难忘的,简直就像‘走在刀刃上的日子’,稍不留神就可能全家覆没。”现在我用笔坦诚地记录下来,我的经历也许对绝大多数普通学生及其家长或多或少有一点借鉴。
  
  一、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2005年8月30日
  我的女儿叫晴晴,是北京一所示范高中的学生,上学期期末的年级成绩排在倒数三十几名,假如把人们常常比喻的“鸡头凤尾”套在她身上,她就是一条不折不扣的“凤尾鱼”。
  今年上高三,在我这个老妈心里,这可是至关重要决定人生命运的一年啊!我还没来得及想好送她什么高三礼物,她却送给了我一个重磅炮弹———离家出走!
  那是2005年8月30日晚上10点,离高三开学还不到两天,晴晴伏在电脑前,手里捧着安妮宝贝的《彼岸花》,两只眼睛瞟着电脑,稀奇古怪的名字和图案在屏幕上闪烁。看着她这副百无聊赖无精打采的样子,我心里的火就像有把小扇子扇着,一团一团地往上拱:“晴晴,干吗呢?““聊天。”“一个暑假你干吗啦?就这么聊天打发过去了?补习班你不愿报,家教你也不愿请,升了高三看你怎么赶得上?”我大声质问。“我上了一个月英语班,还整理了化学生物笔记,两个月的假期我只玩儿了两个星期!”晴晴居然振振有词。此时,我再也忍不住了,一股无明火直冲头顶。“上了高三你就不许再和这些狐朋狗友们聊天,一心一意地读书,否则怎么可能考上大学。”“考不考上大学是我的事,你已经给我拆了那么多朋友了,现在你绝不能再拆!”晴晴一向反感我的唠叨,大多数时候她忍着,至多把音响的音量调到最大。“你考不上大学,是站在商店里卖东西?还是蹲在路边摆地摊?”我没有注意她的脸已经憋得通红,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我乐意,我乐意!”她终于急了,站起来,摔花瓶、砸杯子———总之,所有的考试焦虑、升学压力都化作这股无名火,发泄在我和这些无辜的东西身上,最后一甩手:“我走了!”
  她夺门而去。
  我愣了,像战士找不到战斗的对手,像疯子找不到发泄的地方,从癫狂跌入无助。半小时后,我开始清醒,看无边无尽的黑夜,想种种危险蛰伏在我女儿的身边,无奈又后怕:我干吗要跟她较劲呢?
  一夜,我没有睡好,心里宽慰自己,也许她是跑到哪个女生家过夜去了,以前不是也有女孩子和家里闹了意见来我家吗?
  梦里见到很多很乱的东西,不知所云。早上5点,我被一个短信叫醒,是晴晴发来的:“我在网吧看电影,你呆着吧。”
  网吧,这个梦呓中的恶魔,终于来到了现实中,有那么多孩子被网吧吞噬。我一直在暗自庆幸晴晴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她尽管喜欢上网,但一直是在家上的,可是现在,她在网吧呆了整整一夜!
  我立刻回短信,你在哪个网吧,和谁在一起?快回家吧,你不要逼我啊!
  她也回信:滚你的,谁逼谁啊,你让我自己呆会儿。
  一夜之间,就学坏了!多少年家长老师苦口婆心,把她教育成一个热情大方乐于助人的女孩,一夜之间,在网吧里就变成了满口污言秽语的问题孩子!
  此后,她再不理我,无论我怎样发短信好言相劝都无济于事。手机里的提示音永远是“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没有开机。”平时感觉礼貌温存的手机提示语此时简直让我绝望得几近疯狂!
  孩子,你在哪里?会不会被人绑架?会不会遭人蹂躏,会不会加入坏孩子的团伙,会不会自杀或者……我不敢再想下去了,电视里看到过的画面一幕一幕浮现在眼前。
  熬到清晨,我向派出所报案,民警让我先到附近的网吧看看。我去了,暗暗的光线,虽然已是八九点钟了,网吧里仍稀稀拉拉有几个半大不小的人,不知道是成人还是孩子。既然网吧是孩子学坏的温床,为什么还要设立它呢?我开始痛恨网吧,痛恨网吧中那几个服务小姐———姑且叫做管理人员吧,我鄙夷地扫她们一眼,不屑上去和她们说话,其实心里我是很想去问一问有没有见过晴晴这个孩子的,但是我此时,只有不屑和痛恨。她们大约非常习惯我这样的眼光,冷漠地任我在黑黑的网吧穿过,在他们的身后,是方便面、果汁等生活用品,可以想见,晚上这里的热闹与喧嚣。
  我一无所获地回到民警值班室,问民警:“我没找到孩子,您有什么好的建议?”那个民警很年轻也很和蔼:“假如报案,要等到24小时之后,现在你只能等待,或者给她的同学好友打打电话。”“现在这样的孩子很多,往往是承受不了压力就离家出走,等五六天就会自己回来。假如在媒体上登照片什么的,可能会刺激他们。”北京电视台法制节目一位负责人如是说。更有一位大学生以过来人的身份非常理解地说:“高三学生离家出走简直就是正常行为,他们要发泄身上的压力嘛,采取这种行动是一种很平常的方式。”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