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聊吧随录


□ 柳 岸

  小说以新颖的视角,细腻的观察与生动细致的描写,揭示了中国现行官场中的潜规则与众多官人的命运浮沉,其间不乏官场玄机与人生况味,既复杂又深奥。这不仅是一曲唱给官人的悲歌,也是一册难得的当代中国官场的社会学读本,值得一读。
  
  “聊吧”简介:颍水河岸,古柳树下,草顶民房,铁锅铜壶,一眼深井,几许茶案。“聊吧”主人,身居官场,因好茶道,开一茶馆,名曰“聊吧”。开业之际,来宾甚众,官场故友,热议一事,事故主人,昔日同事,唏嘘之余,随笔录之。
  
  传闻一
  侯书文一下汽车,往远处张望,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近处却出现了几个从天而降的人。至于他们匿身何处,他根本来不及细想,昨晚上的梦像闪电一样凸显。他本来不做梦,自从接到那个黑电话,就常被噩梦惊醒。昨晚,他早早地上了床,辗转难眠,睡个好觉已成妄想。噩梦像影子一样跟着他:还是在“红地毯”,老板桌上还是一黑一红的两部电话。当然,他还是习惯地掂起那个红话筒,在铺着红地毯的房间,不拿红电话,难道要拿黑的不成?再说了,黑电话是不能轻易打的,没几个人知道这个号。他的食指刚按了红电话的1键,黑电话突然响了。他吓了一跳,放下红电话,去拿黑电话,刚掂起话筒,整个房间晃动起来。他对着话筒喊:谁?谁?没有人吭声。房间越晃越厉害,他几乎无法站稳,死死地抓住老板台,可是根本不管用。一股浑浊的浪头撞开了门,水溅到他的眼里,他使劲地眨了一下眼睛,红地毯、红电话、黑电话都没了,只有无边无际的浑浊洪水。他牢牢抓住的老板台也成了一根朽木。他拼命地挣扎,可是越挣扎越往下沉。颍水河里练就的超强水性也失去了功力,他巨石似的往下沉。就在他吐出最后一丝空气,准备这样死去时,突然醒了。一切真没了,他已住在朋友一处空房里。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汗,还好,没事儿,心情更加沉重了。
  早上,他在犹豫,去还是不去?自从接到那个黑电话,他就变得优柔寡断了。
  按常规判断,他绝对不能去。可他还是去了。
  离开“红地毯”的第十一天,他接到N的电话。她说,她想见他。她几乎说不成一句完整的话,一直在抽噎。他想,女人就是女人,还是个处级干部,怎么遇事就这么扛不住。他说:见就见吧,哭啥,我还没有怎么着。她说:你可以不见我。她知道,他从来不拒绝她,却说出这种话。他笑了,笑得很勉强,完全没有平时那种洒脱。他说:说什么呢,那你还给我打电话干吗。她说:我实在撑不住了,整宿整宿地睡不着,担心你。这几句话,从她肺腑中呼出,带着温润灌进他的胸膛。正因如此,在众多的女人中,她是他唯一保持长久联系的。可是,不祥的预感像乌云一样飘在他头上。她说,他可以不见她,肯定也是有预感的。
  
  几个人迅速地围上来,他就在人瓮之中了。他笑了,很勉强,用得了那么多的人吗?他们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把他制伏。其实,没有了那些附着的东西,他就是一个又黑又瘦的干瘪男人,恐怕没有哪个女人会多看他一眼。一个粗壮的人迅速贴近他,低声喝道:别动。于是,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抵住了他的腰。他猛然一惊,很快镇定了。这是他曾经想过无数种结局中而没有想到的一种。接着,他眼前闪过了一道金属的寒光。那寒光迅速地落到了他的手腕上,一种坚硬的冰冷,穿透了他的神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