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啤酒箱事件


□ 杨少衡

  1
  
  如我所料,那一天上午出了事情。
  大约十点,有数十人散布于小学校操场,当时气氛平和。汤金水从人群中走出来时没有引起特别注意,因为现场人影晃来晃去,走动频繁,该年轻人模样衣着一般,举止并不格外醒目。场上人员注意力当时集中于操场东侧旗台下方,汤金水在众人不察中采取迂回方式悄悄靠近目标,环操场绕半个圈,从校区北侧的学校食堂门外穿过,进了教学楼右侧的小便所。他在小便所停留好一阵子,在里边张望,直到旗台下稀稀拉拉那几个人走散,他才从小便所出来,低头快步,迅速走向那只啤酒箱。
  乡民政助理员小王在汤金水接近目标时注意到他。当时小王窝着身子坐在箱旁一条学生板凳上。板凳是就近从低年级教室拿出来的,低年级小学生的板凳又低又窄,成人坐着不舒服。小王站累了才坐到板凳上喝矿泉水,这时忽然看到了汤金水。
  “喂,干什么?”
  汤金水一声干咳,说不干什么。
  他就那么走过去,于众目睽睽之下走到旗台,台前有张学生桌,桌上就是那只啤酒箱。汤金水轻轻一下把箱子抱住。小王坐在一旁没反应过来,只是又问:“这谁?干什么?”
  汤金水还说他不干什么。
  当时旗台边另有三个人,均为坂达村当地村民,都如小王一般坐在学生板凳上,他们认得汤金水。其中一个人站起来喊了一句:“金水别动那个。”另两个跟着赶紧站起来,这时已经来不及了。
  汤金水抱走了啤酒箱。该箱只装着些纸,没有啤酒和玻璃瓶,因而分量很轻,别说汤金水这样的青年男子,三岁小儿有兴趣的话,两臂一合照样抱了就走。汤金水并不走远,近侧板凳上坐着四五个人,不管来自乡里还是本村,此刻都算相关人员,他们不会允许任何人把啤酒箱劫走,汤金水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就近表达他的看法。近处恰有一个合适地点,在旗台后侧,那儿有一只水龙头,是学校孩子们在校搞卫生大扫除时的取水之处。
  汤金水把啤酒箱放在水龙头下,顺手拧开旋钮,水柱白花花喷出来,灌进啤酒箱里。小子还嫌不够,袖子一撸,两手一起伸进箱中,搅拌加上撕扯。后边四个人追过来拽住他的手,制止其严重行为,这时已经迟了。
  林长利从教室里跑出来,挥手大叫:“快,倒倒倒倒!”
  他指挥倒水。林长利是副乡长,当天守在小学校,负坐镇之责,这家伙大意了。指挥官属领导,不是一般工作人员,不必搬张板凳坐在旗台下守候那只啤酒箱,可以叫上几个人躲在后边教室里,抽烟喝茶,谈天说地,时候一到,自有手下人过来汇报情况,询问领导有何指示,情况通常都这样。如果一切正常,没人管你这会儿干什么,一旦出事就不一样了,那几杯茶足以把人噎死。
  啤酒箱给倒扣于地,箱里的东西乱糊糊湿漉漉摊了一堆,是些纸张,分为粉红和橘黄两种颜色,色彩比较喜庆。此刻大部分纸张均已湿透,部分已被扯碎,纸张所表达的意愿已经难以辨认。啤酒箱模样也惨,刚才它郑重其事摆在学生桌上,吸引了操场里外许多目光,此刻它软不拉塌倒扣于地,纸质的箱底箱帮都已湿透,用胶带纸粘在啤酒箱外的一张红纸脱落,一角耷拉在地上。
  这是不能允许的。脱落的红纸上写有“投票箱”字样,旁边一地色纸不是节庆装点彩车的普通纸张,是人们称之为“选票”的那种东西,郑重其事地承载着民意,能够决定某项事务,此刻尽数泡汤,成为烂纸。
  林长利大骂:“他妈的,人在哪里?”
  人们这才发现肇事者已经不见了。大家手忙脚乱关水龙头、搬啤酒箱,倒水验票之际,汤金水掉头跑开,已经不在肇事现场。
  “抓他!缩在哪儿?”
  场上乱哄哄的,有村民指着小学校大门,说人早走了。小王与几位年轻乡干部跑到学校门口,哪里还见得着汤金水一个人影。
  那时小学校外空地上停着两辆车,一辆是乡里的面包车,林长利及几个乡选举办工作人员当天上午就是坐这车来的,此刻车上无人,司机也在学校教室里喝茶。还有一辆猎豹越野车,车身崭新耀眼,是陌生车辆,司机在车里。
  小王跑过去,问车里的师傅是否看见一个年轻人跑过去?司机是中年人,他盯着小王,一声不响。小王又问了一句。对方反应如前,还是没一丝声音。
  车旁有小孩,他们起哄。
  “他是哑九!”有小孩说。
  “他不是!”还有小孩更正,“他会骂人。”
  所谓哑九是本地土话,带贬义,讲人哑巴。当时也顾不得该司机哑九与否,小王追问小孩,见没见人从校门跑出去?小孩一起点头,说他们看到了,汤金水从校门出来,顺那条小路跑了。
  那条小路通向学校后山,学校后山之后是十二岭,十二岭大大小小有十二座山岭,岭上林木茂密,乱石遍山,山涧坑垅,到处石洞。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