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恐惧无爱


□ 何建明


动物尚且有舐犊之情,何况人乎?中国人历来最珍惜亲情、注重血缘关系。父亲可以为了挽救儿子的生命而赴汤蹈火,母亲为了女儿的贞洁宁可耻辱卖身……然而曾几何时,当今做父母的为了自身的私欲强迫儿女行使自己的意志,为了推卸养育责任残忍地将自己的亲生骨肉遗弃乃至戮杀。当今的社会于是出现一个仇视父母、流浪街头的特殊群体。曾以《落泪是金》和《中国高考报告》赢得广大读者欢迎的报告文学作家何建民饱含挚爱与热泪走进了这个群体,写出了这部报告文学新作。这是一部呼唤人间真爱与亲情,探究“另类孩子”教育问题的特别报告。

第一章:孤儿院里我为何揪心落泪?

那是上个世纪的最后一个秋日——其实离现在也就是几个月前的事,我到了山西大同的一所孤儿学校。这是一次公益性采访,不想在这个几乎被人遗忘的世界里,我看到了几百个孤儿的生活以及他们生活后面的无数让人揪心落泪的故事。
张洪图是个煤厂老板,靠辛勤经营办煤厂赚了几千万元钱,自己和家人什么都没有享受,却干起了一件让人难以置信的事:到全国各地收养那些没爹没娘的孤儿,为他们办所学校,让他们有学上,有个温暖的家。说出来不相信,他竟然收养了来自全国各地的600多个这样的孩子!
600多个呀!那天我到孤儿学校已是夜晚,因为夜已深,便没有打扰这些孩子。第二天一早我就被喧喧嚷嚷的孩子们的声音吵醒了。当我在学校的招待所楼上推开玻璃窗朝下一看:哇,黑压压的一片……他们三三两两地在一起,却没有几个孩子在欢乐地玩耍,多数孩子有些呆傻地坐在学校的操场边的石板上或公寓楼前墙边的台阶上,默默地做着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的一些极其无聊的事:比如挖土,比如捉虫,比如弄手指,比如干脆支着双手在呆想着什么。他们所穿着的衣服多数是不合身的,不是大了就是紧了,不是破的,就是旧的,不少孩子的鞋子也是不配套的。学校告诉我们,孩子们穿的大部分都是社会各界资助的。
那一个早晨,我一连问了近20个孩子的情况,令我吃惊的是他们无一例外地在谈起有限的悲惨记忆时,表现出惊人的平静,而这恰恰又让我感到异常酸楚——
苔莎,非常漂亮的一个女孩子,秀发披肩,如果稍稍打扮一下,绝对是可以上“七色光节目”的美少女。而她站在我眼前只有泪水……她说她家在深圳,因为父母离异,母亲出国远走后,父亲遗弃了她。小小年纪就在街头已经流浪数年。“那天我在街头饿极了,到一个店铺拿东西吃时,有个人用大脚狠狠地碾踩后落下的病……”流浪街头数年的小苔莎惟一能记得的是这件事,那是刻骨铭心的一幕,也因此在她幼小嫩弱的躯肢上留下了终身不愈的残疾。
程珊,也是来自广东的一个小女孩,她的入学卡片上注明她已经12岁了,可看她那羸弱得像只多日未进食的小猫时,没人相信这孩子已经是这个年龄了。问她生父生母是谁,她摇头;问她今年多大了,她摇头;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她想了半天还是摇头。“我知道换了三个爸爸妈妈,可他们对我都不好,后来就都不要我了……”小程珊的记忆里只有三个同样将她当作猫狗使唤的“家长”。
王忠银,13岁,一个惟一追着要跟我说话的孩子。我问他的家里的情况,他能倒背如流地给我讲:开始父亲没有了,后来母亲也没有了,于是就只能同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到处流浪,给人家当过小牛倌,干过拉砖活,也偷偷卖过血……特别爱读书和唱歌。“你不信我给你唱……”于是他就给我先唱《唱支山歌给党听》,没等唱完见我一脸凝重,便说来首轻松点的,他便唱起《潇洒走一回》。看着这位天真无邪的孩子伸着脖子高声唱着这样的歌,我无法不皱起眉头,可哪知小忠银一个劲地还要给我背唐诗,而且背了一首又一首。就在我弄不明白这么高智商的孩子怎么也成了孤儿时,一位老师走过来,对他吆喝道:行了行了,何老师还有其他事呢!小忠银这才默然了。后来老师告诉我,小忠银刚出院,他的精神有些病……我听后心头一阵紧缩,不忍又回头看了他一眼,只听小王忠银朝我说:“老师什么时候我再给你背段英语……”
不知咋的,我被他的这话弄得眼眶里湿盈盈的。
多么不幸的孩子!
可他们又是多么幸运的孩子!假如他们没有遇见张洪图爷爷,他们现在该在什么地方?过着怎样的凄凉生活呢?
我不敢设想。
学校的老师告诉我,张洪图为了把这些孩子收到这儿,不知费了多少心血。
有多次被遗弃经历的山西籍孤儿赵秀才——第一天见了张洪图爷爷端来的一大盆热腾腾的白面饺子,两眼顿时闪出白光,一下扑过去抓了就吃,竟在短短的数分钟内吃进了42个大馅的饺子,在场的人全都惊呆了!可不出一刻钟,赵秀才突然捂着鼓鼓的肚子大叫“疼啊疼”的。而这时有人嘀咕道:谁让他贪吃那么多。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