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水滴石穿


□ 杨 升 陈宝文


(四)

石川与部队感情深厚,还有一件让他终生难忘、令人难以置信的大事:是铁道兵师部出资送他到西安美术学院和中央美术学院学习深造的!幸运之神经常向他招手。
在两个学院里,石川格外引人注目。同学们并不是疑惑东北粗风大雨、西北寒霜雪露怎么造就了他那一张白净的脸庞,也不是因为他那双眼洞穿虎皮、双手拿出过获大奖的佳作,而是穿着军装,公费就读。独一无二。
梦寐以求和理想,梦想成真的现实,驱使着石川像脱缰的烈马一样,在艺术殿堂纵横驰骋。他聆听中国一流书画艺术大师的授课,拜著名国画家陈忠志为师,受到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刘文西的指导,学习许多名家的绘画经验,临摹古今中外的名家的名作。
从西安美院油画系到中央美院国画系,石川偏得七年的学习和深造。他如饥似渴地汲取古今中外的绘画艺术精华,使自己的绘画才能如虎添翼,如鱼得水。得到了爱好的,当然是幸福的。
但是,正当石川陶醉于幸福之中时,传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部队解散了!这个如雷轰顶的音讯险些将石川击倒,他太爱给予他艺术生命的部队了,怎么能解散呢?他太想那些首长和战友了,难道见不到了?不用说昂贵的学费,毕业的去向,就连吃饭都成了难题。
石川在中央美院毕业后,照样朝着西北方向走,无奈部队已经解散,只好在西安停住了脚步。至此,与其说他是一个断了线的风筝,还不如说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流浪汉。后来,石川曾找到一份固定工作,在一个国有工程局工会写标语、挂灯笼。虽说天天都有写不完的标语、挂不尽的灯笼,但这毕竟是个饿不着的铁饭碗啊。不久,有志向的他提出辞职,可工会主席说什么也不同意放人。既然辞职不行,那就不辞而别。他两手空空地走了,又成了流浪汉。
人要生存,总得吃饭吧,可是石川吃了上顿没下顿,最穷困之时身上只有几角钱。
男大当婚,总得娶妻,但是,石川除了毕业文凭之外,既没有住房又没有几个钱。
为了糊口,石川曾经给一家商行当过业务经销经理,生气上火不说,也没挣到钱。
为度年关,石川还帮助别人到大雁塔一带卖过春联,他卖得挺快,挣到一点小钱。
钱,银子,孔方兄,古往今来难倒多少英雄好汉!《钱神论》中早就有定论:亲爱如兄,字曰孔方。失之则贫穷,得之则富强。
他,石川,流浪汉,也可以称为无业游民,要在西安创业谈何容易!别忘了,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金钱可是万万不能的。
在此期间,石川也回过桑树房屯。屯里一些人听说他没有正式工作,就议论开了:老孙家三小子完了,赶紧回来跟牛腚种地吧。
两年后的一天,奔波得疲惫不堪的石川把自己的几幅画作拿给书法家李惠群看看,这位老先生立刻被画吸引住了,他端详良久后语重心长地说:“你的画很有特点,将来一定能出道,现在应该在书院门字画一条街上摆摊卖。”石川听了顿开茅塞:这两年真应了父亲的话——画画是个要饭的营生!可我已经科班毕业学成了,这不是捧着金饭碗要饭吗?幸亏李老指点迷津。
一九九○年春节过后,石川开始到书院门摆摊卖画,走出了职业画家的第一步。
书院门位于进入永宁门百米处的东侧,那是古城西安最著名的字画一条街,在几百家店铺里挂满了著名书画家的字画,每幅画的价格都成千上万元。
摆摊的前五天,无人问津。石川以前曾经在星级宾馆门前卖过几次画,也挣过一点外汇,对自己的画作心里有数。但是,毕竟忐忑不安。听说文化底蕴丰厚的西安有画家几万,成名画家几千,尽管书画艺术品的交易方式多种多样,可在书院门还是像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啊!石川行吗?而且,这里还有高水平的苛刻的书画评论家,也有数不清的挑剔的书画收藏家,就连作为观众的普通百姓甚至捡破烂的都对书画比较内行!石川啊,你行吗?
第六天,有人问价,有人买画。挺好的画,五元一张,十元一幅,物美价廉,当然好卖,而且销售一空。石川回到家里,把卖画所得的五十八元钱递给妻子李学琴,并且讲述了卖画的经历。石川讲得激动,妻子听得入迷,然后相拥而泣,接着笑声连连。夫妻俩都清楚,为了结婚,还欠着朋友一万元的债呢!月工资四十六元的妻子,看到丈夫一下子拿回五十八元,仿佛看到了幸福生活的希望。而让石川更激动的是他的画作开始被市场所认可。夫妻俩哭一阵笑一阵地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从此以后,石川的画作一天比一天好卖,价格也一天比一天上涨,从三十元、五十元到一百元,直到有一幅画卖到三千元,直到有一天卖了一万六千元。那一天,轰动了书院门字画一条街。那一天,石川赶紧还清了欠朋友的债。
分享:
 
摘自:海燕 2004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