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英雄兮归来


□ 田卉群

近年来的国产历史正剧往往令笔者感觉“异样”,不是失望,不是激动,只是“异样”。究其根源,乃是历史正剧所采取的居高不下、因而岌岌可危的视点。《雍正王朝》、《康熙帝国》、《汉武大帝》等等铺陈华丽、群星璀璨的历史正剧,不约而同地在满足大众同一个梦想:明君梦。在这些令人肃然起敬的剧目里面,我们看到了一个又一个天纵英才、忧国忧民的好皇帝,他们夙兴夜寐、日理万机,不但将国库空虚、边疆动乱、吏治腐败、收复台湾、邪教滋生等问题一一解决,而且生命力旺盛,生前渴望“再活五百年”(《康熙帝国》主题歌词),死后,还为我们民族留下了“挺立千秋的自信”(《汉武大帝》片头题词)。据说咱们中国人最喜爱的白日梦有四种:明君梦、清官梦、隐士梦、英雄梦。可是一觉醒来,才发觉我们的明君清官梦做得真是不少,隐士梦则大隐不出,英雄梦雄风不再。
时代早已不是英雄辈出的时代,可是当梦中英雄也退隐成胸怀天下的犬儒主义者(《英雄》),没有一个华莱士(《勇敢的心》主人公)敢于在断头台上高呼“自由”,这样的时代就不是在进步,而是在倒退。
因为有着这样的先入之见,所以,在观看国产系列数字电影《大汉风》之前,笔者预先准备好了挑剔的眼光,打算再来一次“异样”的观影体验,不过,令笔者大吃一惊的是:这一次的“异”居然是异于近年来国产历史正剧的“异”——在系列数字电影《大汉风》中,笔者终于感受到了古典主义英雄的回归和“明君梦”的粉碎。而这部系列片,就是以《群雄并起》这样一个标题,掀开了轰轰烈烈、波澜壮阔的序幕。

归来的英雄魂·粉碎的明君梦

20集系列电影《大汉风》,讲述的是观众耳熟能详的楚汉相争故事,大多用一个成语来做片名,比如《四面楚歌》、《胯下之辱》、《破釜沉舟》、《鸿门宴》等等,每集讲述一个核心事件,连缀起来,就是一段被重新讲述的完整的历史传奇。比起常规的电视连续剧,更易获得珠玉相连、精华荟萃的观影感受。
影片塑造了一批反抗暴秦暴政的“英雄”群像:项羽力拔千斤、刘邦斩蛇起义、张良博浪沙刺秦(当真的刺了,没有因为在下手之前突然想到了“天下”而手软筋麻)、韩信忍辱奋起……在中国历史上连绵不绝的起义之中,恐怕这一次的群雄并起动机最单纯,目标最一致,英雄的定义也最纯粹:不怕牺牲,以天下事为己任,实现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即便难逃灭亡的命运,也体现为悲剧的崇高之美。
这一命运尤其表现在悲剧英雄项羽身上,项羽跟他的好兄弟、死对头、情敌——刘邦,只有一个共同之处,两人一生都只写了一首传世之诗:刘邦的是《大风歌》,想的是衣锦还乡、戍守四方,当真是天生的政客皇帝;项羽的则是悲歌一曲:“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天下已失,想的却是马、是妻。胡军演绎的多情霸王能令天下女子怦然心动,而最终却是刘邦握天下于掌握之中。
令人惊喜的是影片不但着力于塑造英雄群像,还采取了粉碎“明君梦”的人性化视点:“楚汉相争”,争的无非就是那把龙椅所象征的权力,成则王侯败则贼寇,本无是非。所谓刘氏乃“仁义之师”,项氏乃“虎狼之师”之类的评价,是胜利者写就的历史,倘若当年胜负异位,恐怕刘氏就成了“暗弱无能之辈”,项氏就成了“悲歌慷慨之士”。因此,影片并没有努力的渲染刘邦如何英勇豪迈“斩蛇起义”、正气凛然“约法三章”、萧何如何深谋远虑,进了秦宫不要珠宝、只要山川地理图之类的“佳话”,相反却似乎漫不经心的进行了消解:刘邦斩蛇起义是喝醉了酒,借酒壮胆无意为之;约法三章也不是甫一进关就做的好事,而是被项羽逼迫、仓皇撤退到灞上之前,为了向百姓邀功买好而采取的权宜之计;刚进秦宫,刘邦和夫人兄弟就对那张龙椅馋涎欲滴、跃跃欲试,所谓“拯民于水火之中”,无非是“令朕坐龙椅之上”的另一种说法,听起来很美,说出来却很丑。影片没有立足于胜利者写就的历史之上来讲述自己的故事,被故意含混的“佳话”,则似乎更接近于勇于怀疑的现代人心目中的历史。影片给了观众一种全新的视点看待大汉朝的开国皇帝刘邦:平等、审视、沉思,而不是仰望、缅怀、遥想。
就连刘邦的造型也颇有特色,肖荣生饰演的刘邦不算难看,长发披肩还带点发卷儿,固然是近年来流行的武侠剧时髦造型,不过倒颇有一点“流氓的倜傥”,随意之中带着点豪迈,像一头脏兮兮懒洋洋的豹子,肮脏的外表掩不住皮毛的华丽,骨子里却十分危险。影片用《新龙门客栈》的方式讲述了一段刘邦跟酒店老板娘的风流韵事;刘邦修长城回乡,几个兄弟的剪影出现在城门洞,扑上来将他压在身下、又被他身上臭味熏起的一场戏,分明让人看出些《美国往事》中的黑帮兄弟情谊。总的说来,刘邦是富于人情味儿的、活灵活现的、流里流气的,也是可亲的、甚至是性感的。这样的刘邦让观众相信:他能给兄弟们提供一种力量,让他们心甘情愿的跟随他送死打天下;却不能给兄弟们提供一种保证,得了天下之后不会要他们的命。富于中国历史特色的“杀功臣”系列剧,在汉朝便演出了第一幕。难怪刘邦一生中做的唯一一首诗就是《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哪里还有猛士,猛士被做成了肉醢(彭越),传给其他猛士吃掉了。爱兄弟的刘邦成了杀兄弟的皇帝,即便是吕后指使人下手,刘邦也是帮凶。权力帮助刘邦完成了从人到帝王的蜕变,影片浓墨重彩的写兄弟情谊,其实是背面敷粉、力透纸背地在写权力对人的异化。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