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板栗情思


□ 胡鑫

□胡 鑫

许久不见,你是否依旧挺拔、是否在告诉中队战友要向我一样坚韧不拔?许久不见,你是否枝繁叶茂、是否在告诉战友我想他们了吗?

那年新兵集训结束后,我被上级分配到了被誉为“万亩茶园”的清流县林畲乡的一个基层中队服役。美丽的清流县山水迷人,绿油油的茶叶地,郁郁葱葱的杉树林,多彩的警营生活,就连雨雾天时山上的大雾像在空中翱翔的仙女,也羡慕我们绚丽的生活……

在这群山之间的营房前,生长着一片板栗园,大家又亲切地称它为“老兵园”。

这片板栗园历经了三十多年的沧桑,留下了多少代青年官兵的足迹!每年新兵补入时,板栗树生发绿芽;每当秋风扫落叶时,老兵们打好背包准备踏上新的征程。但不管是新兵补入还是老兵退伍,板栗树的身影都是那么坚强,像我们官兵的精神一样。板栗树下是我们的战术训练场,训练时一场风吹拂过,会掉下一个个果实,让我们的训练更加有激情。

在老中队服役两年半后,我被调往机关工作。那是金秋八月,接到中队傅指导员的通知后,心一阵怦怦急速跳动,自己一人慢慢地踱步到营房前,徜徉在这棵生长三十多年的板栗树下,我百感交集,牵出了我内心的一种不舍情怀。

善于察言观色的指导员晚饭后把我约到了板栗园,说是“散散步”。我说不想走,想留下。他笑我不成熟。当我流下几滴不争气的泪水时,他又说我太幼稚。他说,他每年站在板栗树下看着树上的鸟儿筑巢、孵化、育雏、放飞,每当老兵退伍、战士调离,都有鸟儿一样的心情。战士们能走出大山,走进机关是他的骄傲,和放飞鸟儿一样高兴。于是,聊着,聊着,我也笑了。

两年半的时间,老态的板栗树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在板栗园里摸爬滚打了两年半的我,却已经成了一名铮铮的汉子,呱呱叫的兵。队长喜欢这么说。记得那个三月,恰好正逢板栗树吐绿扬花的时节,我打着背包,从摸爬滚打三个月的新兵集训营来到中队,感受到老班长第一次帮我提行李的热情,以及在中队吃第一顿饭、洗第一次热水澡、第一次上哨位参观、第一次学习队史等许多第一次的激动。这期间,我送走了两批老战友,自己如愿入了党,转了士官,还立了功。中队官兵们都说,板栗是树,更是连接战友情谊的一个缘,多少年都剪不断,如丝如缕,悠悠长长。

经常在半夜时分,营区的IC电话会发出吱吱的响声,接起来大多是哪个退伍老战士半夜难眠想起了老营房,想起了老战友,随手打个电话。他说不一定要有人接,听一听嘟嘟声就够了。偶尔还会问上一句,板栗熟了吗?也就有了聊不完的话题。在退伍老兵的眼里,对板栗园、对老营盘的思念是一种美丽的孤独,是一种幸福的忧伤,是一种甜蜜的惆怅,是一种温馨的痛苦。

有人说,我们呆的地方苦、我们呆的地方累,白天兵看兵,晚上数星星;有人说,我们呆的地方偏,前不着村后不靠店,去趟镇上十几里,来回大队一整天。训练场地不配套,官兵们捡来生锈的钢筋刷上油漆,制作成了战术训练场;副食品采购不方便,中队只能三天采购一次,好在地处偏僻荒地多,于是大家发扬自力更生精神,一代代官兵硬是乱石堆上,整修开辟出了一块块整齐漂亮的菜地。更可喜的就是这大片的板栗树了,每当一夜暴风雨过后,第二天早晨地上是厚厚的一层果实,官兵们在树下欢乐地拾起大自然恩赐的果实。大家经常讲,板栗就像我们这些身处艰苦环境的官兵,扎根山坡,根深叶茂,硕果累累。我们一批一批官兵就在这板栗坡上度过了一个个春夏秋冬,从新兵到老兵,唯独不变的是对岗位的坚守、使命的忠诚。驻地山上着起了熊熊大火,没有命令,官兵们扛起打火工具不顾自己个人安危就冲上了;暴雨过后,小溪变成了洪流,群众的生命财产受到了威胁,大家奋不顾身地跳进了水里;农忙双抢季节,官兵们头戴草帽,手舞镰刀,与群众一起日落而归……这就是我们无怨无悔的战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