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Liberal不能译为“自由主义者”吗?


□ 刘 波

  李华芳先生在二○○九年九月的《读书》杂志上发表了《克鲁格曼怎么了》一文。文中说:“这本《美国怎么了?——一个自由主义者的良知》中译本,译者刘波将Liberal翻译成了‘自由主义者’,引起不少误解。实际上较为确切的译法应该是‘自由派’。而自由主义者对应的是Liberalist,至于Libertarian是自由至上主义者。三种人各不相同,‘自由主义者’与‘自由派’之间的区别就算中间没有横亘喜马拉雅山脉,也至少隔了一条黄浦江。相比于倾向‘平等’公共政策的‘自由派’而言,自由主义者无疑更加看重效率的问题,自由至上主义者就更不必说了。就平等与效率的关系及其侧重而言,克鲁格曼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反自由主义者。”对于这段话,笔者作为该书译者,殊难赞同。
  本书原版标题为《一个自由主义者的良知》(The Conscious of a Liberal)。按照惯例,中文版书名由出版社与译者共同商定,《美国怎么了?》是我们另加的主标题。书出版后,“自由主义者”这个译法引起了一定争议,互联网上有人称这是“严重的误译”,李先生则称其“引起不少误解”,不够“确切”。现笔者将这一译法理由略述如下,供读者参考。
  笔者查阅了许多国内出版的词典,将名词性的“liberal”译为“自由主义者”的极多,如商务印书馆的《新英汉——汉英词典》、人民出版社的《二十一世纪大英汉词典》、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的《新时代——英汉双解大辞典》、湖北教育出版社的《高级英汉词典》、西安交通大学出版社的《英汉——汉英词典》等等。这些辞书都把liberal释为“自由派”。
  事实上,将liberal译为“自由主义者”,也是翻译实践中的一种常见译法。例如,罗素《西方哲学史》中介绍德国哲学家康德时有一句话:Although he had been brought up as a pietist, he was a Liberal both in politics and theology。马元德先生的译本是:“虽然康德受的教养素来是虔诚者的教养,但他在政治和神学双方面都是自由主义者。”(罗素:《西方哲学史》(下卷),商务印书馆二○○三年版,247页)或许有人认为这只是欧洲的例子,那么可以看看研究美国自由主义的中国学者钱满素对美国前总统肯尼迪一篇演讲的翻译:“如果自由主义者指的是一个人向前看而不是向后看……那么我很自豪地说我是一个自由主义者。”(钱满素:《美国自由主义的历史变迁》,三联书店二○○六年版,204—205页)而这篇著名演讲的原文是:If by a liberal they mean someone who looks ahead and not behind…then I'm proud to say I'm a liberal.
  李先生又说“自由主义者”对应的是liberalist,与liberal不同,二者的区别在于前者侧重效率而后者侧重公平,其差别不亚于江河之宽。但笔者所见的几乎所有辞书都把这两个名词列为同义词,包括英文版的《韦氏词典》,也没有任何一本辞书显示二者有李先生所说的那种区别。事实上,根据笔者多年的阅读经验,由于本是形容词的liberal一词已经取得了名词性,可以指代liberalism的信奉者,liberalist这个名词在现实中就变得很少见了,以至于很多词典完全不收录该词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