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瓶


□ 安 庆
1
  
  出了门,忽然觉得嘴里硌进了一粒雪粒儿。雪粒儿在牙床上翻来滚去,后来慢慢地软下来,化成水汽往喉咙的深处润,一股针尖样的暖流蒸腾着喉的深处。天还暗着,罩着身影的是一天枯黄的小星。曼小顾醒过来,嘿,已经是春天了,节气一截儿一截儿往夏天的节气里蹦,哪来的雪粒儿?土都扬着伞往裤脚上喧了,头顶上已经降过两场雨,雷都击趴两个沙窝了;河滩的草芽儿已从石缝里挤出来。野进河滩里的狗毛都支棱起来了,沙窝顶上的鸟儿溜成群了,草芽上已经站着花翅膀的蝴蝶。曼小顾醒过来,自己嘴里嚼的是一粒砂糖,一直窝在嘴里不舍得化的一粒糖。是女人今天特意往鸡蛋水里搁的那种,从女人指头缝里一粒一粒漏出来的白砂糖。砂糖往碗里漏时碗里的水星星点点的迸出来,水面上击出一溜一溜的小麻坑。
  他起来的时候女人也跟着起来了。他有些蒙,有些心疼,女人是轻易不这样跟着起来的。开始他就把女人往被窝里捂,每天筛沙起得早。他不想让女人也跟着起早,早上的寒气袭人,女人的皮肤嫩,禁不住寒气,女人的小胳膊小腿是禁不住冻的,寒气是不讲道理的,各人有各人的运气,筛沙人是筛沙人的命,不能连累了女人,这个女人在他看来天生是应该疼在屋里的。女人的身体还是往被窝外拱,像春天的蚕拱动着蛹壳,女人的两坨臀部往被窝外挪,股沟两边的白雪一样晃得他迷迷离离的,让他的心动。他喊:唉,你干啥,你不用起来!你睡呀。睡你的,听话,听话呀!他想着他每次起来的时候女人在被窝里蠕动着,眼在灯光里慢慢地睁开,水井样的眼珠子转动着看他,有时候伸出玉白的手臂打一个哈欠,他走的时候再转着眼珠子送他,有时她挤着眼假寐,鼻孔里吐出如兰的细气。他喜欢她假寐的样子,喜欢她轻轻的鼻息拂动额前的刘海,他喜欢每次出门的时候轻轻地回过头看她一眼。女人还是往外拱,他抻出手,唉,你干吗呀,你不用,你睡你的。他的心一涌一涌地想去触那两坨白,那是昨夜刚挨过的,光滑得像雨后的苔藓。女人夜里的投入让他的心现在还酥酥的。
  你不用起来,不用起来嘛!
  他站在炉子旁,他反复地说着那句话。炉子里的火苗舔着他的手,手心里有一层痒,屋子里漾上一层热气,他看着屋顶,一圈热气正在屋顶的格子间爬,先是左右的,慢慢地扩散起来,慢慢地漫成一片,像一片躲进屋里的灰云。
  女人还是起来了。
  你不用起来嘛。声音里掺进些懊恼。
  女人柔柔地朝他笑,笑牵动了一张漫长脸,长头发在笑中甩了甩,带着笑意的小嘴唇往左边撇过去。女人的两个长耳垂从头发间露出来,女人蹲下去两手在床头的罐里摸,轻轻地摸出一阵呼啦啦地响,女人的两坨臀圆圆的,床底下放一个黑陶罐,是从沙坑里挖出来的,罐里是女人攒下的鸡蛋。也是一个清晨,儿子被尿憋醒,很威风地掏出小鸟儿往罐里尿,罐里发出乱石击水的声音,哗啦啦地很脆,儿子尿尿的样子很野汉。女人看见时去拽儿子,两眼瞪着儿子的小鸟儿,你这鸡鸡咋能乱强奸鸡蛋呢?鸡蛋要生出个小娃娃咋办?女人说着去打儿子的屁股,儿子的小手还拽着小鸟儿,没尿完的尿小雨似的沥沥啦啦地往屋地上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