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意外


□ 谢方儿

  ●谢方儿

  我说个事,信不信由你。

  这天中午,我和几个朋友在小饭店喝了酒。出来的时候,我的那些红光满面的朋友,一定要用一个破车送我,我摇摇头说,不用不用,我走路,走路有利消化。他们一致认为我在装客气,于是齐心协力要把我请上车。我对此非常生气,就用双手推着车门双脚乱蹬,嘴里还哇哇乱叫。因为我们都喝了酒,双方的动作都有些过火,场面很像是发生了绑架什么的事。关键时刻,我寡不敌众,骨头一软,人立即滚进了车里。

  车子开了几百米,我一路都在嚷嚷,我到了,我要下车了!车子突然在一个路口停下来,他们紧闭弥漫着酸臭的嘴巴,默默无言地把我像垃圾一样扔掉了。我站稳了刚想骂一句,这个破车一声吼不见了踪影。我惊出了一身冷汗,酒也醒了一半。我红光满面走在热闹的街上,喝酒后的感觉真是好极了。这个时候,我发现有个女人跟着我,她脸上挂着笑,走得不紧不慢。我是男人,又是个刚刚喝过酒的男人,我怕谁!我昂首挺胸走自己的路。走了一程路,回头发现这个女人还跟着我。我停下来,这个女人也停下来了。她看上去30岁左右,面容清秀,身材也不错,总之是一个有模有样的女人。

  我不认识这个女人,所以我不会和这个陌生女人说话。这个女人主动走过来说,老公,我总算找到你了。我惊出了一身汗,酒也全醒了。我紧张地看了看四周,发现只有我站在这个女人的面前。我倒退两步说,你说什么?我不认识你。这个女人居然追上几步,激动地拉住我的衣服说,老公,你不能走,我们回家去。我失态地打掉了她的手说,你放开我,谁是你的老公。女人被我打掉的手又顽强地拉住我,说,我不让你走,老公,有人要杀我。

  我想努力挣脱这个陌生的女人,女人则不顾一切紧紧扭住我。我们一男一女在大街上扭来扭去的,旁人以为我们就是一对冤家夫妻了。这个女人坚持说我是她的老公,我急得披肝沥胆声明,我绝对不是她的老公,我真的不认识这个女人。就在这个危急的时刻,有人悄悄提醒我赶快报警。我一向是个遵纪守法的老实人,从来没有报过警。我用力推开几乎抱住了我的女人说,你不要再闹了,我叫警察来行了吧。

  人民警察真是为人民,一会儿110警车就来了。警察说,是谁报的警?我见到警察就像见到了大救星,急忙迎上前说,是我是我,是我报的警。这个女人拉着我不放手,警察看到我和一个女人扭在一起,脸上露出不悦说,你这是怎么回事?我推了推糖一样黏在我身上的女人说,这个女人我不认识,她找我的麻烦。警察看了看这个女人对我说,你不认识这个女人,她为什么要拉着你?围观的人一阵哄笑,弄得我哭笑不得。我心烦意乱地说,警察同志,我真的不认识她,求求你们了,把她弄走吧。这个女人突然理直气壮地说,他是我老公。

  我急得要哭了,我对这个女人说,你疯了呀,我怎么会是你老公,难道有老公不认识自己老婆的吗?!警察拉了拉这个女人说,你说他是你老公,他叫什么名字?我为警察的英明果断而欢欣鼓舞,我推着这个女人说,说呀,你说呀,警察在问你呢。我边说边用手指指自己的脑袋,暗示警察这个女人脑子有问题。警察对我的暗示无动于衷,在事情未调查清楚之前,他们不会相信我的一家之言。女人抬起头来,脸上掠过一阵羞涩说,阿毛,他叫阿毛,是我老公。

  我总算可以轻轻松松笑了,我对警察说,我不叫阿毛,她完全错了。警察没有笑,警察严肃地说,请你出示身份证。我一听马上笑不出来了,警察发现我没有出示身份证的诚意,又说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一脸尴尬地说,真不好意思,我没带身份证,我的身份证在办公室的包里。警察严肃地说,你没带身份证,我们怎么核实你的身份。我马上垂头丧气了,我小心翼翼地说,警察同志,你说这个事怎么办呢?女人突然大声说,走吧,老公,我们回家去吧。我终于忍无可忍了,如果这个时候我还能忍耐我就不是男人,我一抬手就把这个女人推倒在地,去你的吧,谁是你老公!

  警察当即批评了我的暴行,哎哎哎,谁让你动手动脚的。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这样对待女人,快把她扶起来。我当然非常的不情愿。这个时候,女人自己爬了起来,而且不怕牺牲地冲上来又扭住了我,老公,老公我们走吧,有人要杀我呀。我摇了摇头对警察说,你们听你们听听,这个女人不是胡言乱语又是什么。警察说,这个事我们也解决不了,我们把你们移交给当地派出所处理吧。我不愿意去派出所,我清清白白老老实实的为什么要去派出所。但不去派出所我就逃不脱这个女人的纠缠,她一直牢牢控制着我。

  派出所的赵警官接待了我们,赵警官问我是怎么回事。我把自己的不幸遭遇陈述了一遍,我一再强调我不叫阿毛,阿毛不可能是我,我绝对不是这个女人的老公。赵警官又问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这个女人欣喜地说,我找到了自己的老公,我老公叫阿毛,他就是我要找的阿毛。赵警官听了我和这个女人的陈述后,说要看我和这个女人的身份证。我当然拿不出身份证,这个女人也拿不出身份证。警察真是少根筋,难道没有身份证就解决不了问题吗?我无可奈何了,我说我去拿身份证吧。这个女人拉紧了我,她坚决不同意我离开。赵警官居然也说,你不能走,你走了这个女人怎么办?真是天晓得。我只好对赵警官说,要么请你打个电话给我的同事,让他们来证明我的身份。赵警官马上说,这个行不通,你叫来的人不能证明你是谁。

分享:
 
更多关于“意外”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