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清寒小小说三篇


  贪婪

  “多少钱?”

  五百被问得措手不及。之前,他一直盯着信用社。站在信用社门口的那个女人,第二次把挎包里的东西抖了一地。口红、眉笔、粉饼、睫毛夹、护手霜、面巾纸、手机,钥匙、皱皱巴巴的丝巾,除了钱包。她那根异常灵活的十指,在一堆杂物里拨弄来拨弄去。

  五百很想搞清楚那堆东西里还有什么,所以他从树后挪了出来,还踮起了脚。问话就是这时候从鼻子底下冒出来的,五百吓一跳。他下意识地往四周看看,又扫了一眼发问的人。男的,40来岁,中等个,不胖不瘦,脸黑,两只眼,一个鼻子,一张嘴,穿镇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在穿的地摊儿货。一句话,没特征,看八十遍记不住模样。这样的人,五百扫一眼就能判断得八九不离十——捅漏浑身的兜儿也掏不出二十块钱的庄稼汉。

  “什么多少钱?”五百反问,又去看那个女人。女人已经拨弄出了自己的眼泪。

  “就你那个。”

  “哪个?”五百反问。

  “那个。”

  五百懒得再废话。

  有人和女人搭腔了。50岁上下的妇女,刚从信用社出来,怀里搂着花布包。离得稍微有点儿远,俩人说什么听不到。五百想凑过去。

  “刀。”庄稼汉说。

  五百一惊,摸向牛仔裤的口袋。口袋很长,位于右裤腿外侧,占据了大腿的下三分之二。刀在。五百在手碰到刀柄的一刹那,觉察到了自己的失态。

  他盯住庄稼汉,若无其事地问:”什么刀?”

  庄稼汉乐了,努努嘴说:“结刺。”

  五百说:“什么意思?听不懂。”

  庄稼汉不高兴了,说:“真不实在。我是诚心想买你的藏刀,你还装糊涂呢。珊瑚珠都露出来啦。”

  五百低头看,果然,云朵形的柄尾露在外面,高出裤兜两三厘米,镶嵌在刀柄中央的珊瑚珠正反着诱人的光。往常,长出来的刀柄是被T恤盖着的,不知什么时候,T恤居然纵到了上面。

  “哦,你说这个啊。不卖。”五百边说边把T恤拽直。

  女人不知从哪儿拿出个盒子,正打开来给中年妇女看。中年妇女被惊到了,连五百都隐约听到了中年妇女的惊呼。有路过的人好奇地探头。五百嘴角斜扯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

  庄稼汉又往五百跟前凑凑,压低声音说:“商量商量呗,我是真稀罕那物件。你开个价。”

  五百说:“仿制的玩意儿,哪儿都买得到。”

  庄稼汉哼一声说:“小老弟,你当我庄户人不识货?我这人没别的嗜好,就好收集个刀啊啥的。是不是江浙一带用易拉罐皮子压出的假货,我搭一眼就知道。”

  五百不能不重新打量庄稼汉,说:“还真看不出来,你是个行家。不管真行家假行家,这东西我不卖。”

  女人身边又多了一个人。秃头,胖子,一脸油光闪闪的,腋下夹着鼓鼓囊囊的皮包。正抻着脖子听两个女人说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