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对“鲁提辖拳打镇关西”的重新解读


□ 胡嘉辰

  摘 要:郑屠低下的社会地位,鲁提辖特有的女性观念和《水浒》对力量的崇拜是“鲁提辖拳打镇关
  西”的深层原因。对鲁智深艺术形象,不宜完全从正面加以解读,人为地去拔高鲁智深的形象意义。
  关键词:社会地位 女性观念 力量崇拜 鲁智深 形象
  
  《水浒》第三回“史大郎夜走华阴县·鲁提辖拳打镇关西”写道:鲁智深与史进、李忠在潘氏酒楼吃
  酒,偶然听到金氏父女被郑屠欺凌的哭诉,急于一腔义愤,三拳打死了郑屠,为金氏父女出了一口恶气,而自己却因此丢掉了官职走上了逃亡的道路。不少学者对“鲁提辖拳打镇关西”这一故事情节,分别从不同角度进行了深入细致的分析和解读,特别是对鲁智深的艺术形象塑造方面进行了阐释,认为鲁智深是一个“仁、义、智、勇”的完人,完全符合金圣叹先生所评价的“上上人物”、“阔人”的标准,是一个真正挺立的英雄好汉形象。而在鲁智深艺术形象的背后,则是鲁智深“疾恶如仇,不畏权势,除暴安良,好打抱不平,善恶分明,为人为彻,急人患难,见义勇为,不计得失,主动出击”的性格特质使然。然而绝大多数研究者在探讨鲁智深的艺术形象方面,囿于对鲁智深是英雄好汉的固有认识,而忽略了鲁智深拳打镇关西的深层社会原因,因而对鲁智深形象的认识是不全面的,甚至存在着偏颇,不能全面展现鲁智深艺术形象的特质。有鉴于此,笔者认为有必要对“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中的鲁智深艺术形象重新进行解读,力求展现给读者一个真实的、立体的鲁智深来。
  
  一
  
  郑屠被打并因此而丢掉性命,是自身的社会地位低下使然。中国古代社会历来重视农耕文明,农业生产常被尊为“立国之本”,重农抑商是中国古代历代统治者所采取的基本国策,因而忽视商品经济的发展,贬抑工商业者的社会地位。早在战国时期,韩非就认为从事工商业是“趣本务而趋末作”,而工商业者则是“邦之蠹”,要使工商业者“名卑而寡”。就是在商品经济比较发达的特定时期,统治者也未制定鼓励商品经济发展的相应措施,拔擢工商业者的社会地位。工商业者的社会地位普遍较低,属于当时社会中的边缘化人物。
  宋代社会也是如此。宋代社会,由于铁器在农业生产中的广泛运用,使得社会生产力提高了极大的提高,一部分劳动生产力得以从农业生产劳动中解放出来,从事商品生产和商品买卖活动,成其为工商业者。而宋代城市的高度发展,“镇市”、“草市”、“墟市”的空前繁荣,又为从事商品生产和商品买卖的工商业者提供了广阔的生存空间。早在北宋太宗时期,东京开封已是“养甲兵数十万,居人百万”的大都市,十万、百万人口的大都市的出现已是不争的事实。张择端所描绘的《清明上河图》中的繁华景象就是当时城市发展和商业繁荣的极好佐证。而在《水浒》的描写中也不难看出,当时的酒肆遍布于村野,店铺林立于城镇,商人们从事着各种各样的买卖。商人中既有像武大郎一样沿街叫卖的小贩,又有像张青、孙二娘一样守家驻店的坐商,更有像卢俊义一样走南闯北的行贾,有的人依靠经商而积攒了大量的财富。但是,“宋代社会的基本结构没有改变,王朝在政治制度、法律等方面并没有根本的改变,刺激和鼓励工商业发展的经济政策和制度保障并没有建立”,从事商业活动是农民失去土地后不得已的谋生手段。当时,商人的社会地位并不因为自己积攒的财富和为社会做出的贡献而得到普遍的提高,“士、农、工、商”的社会格局并未被打破,商人的社会地位依旧处在社会的底层。
  正因为如此,商人们要在社会上争得一个更好的生存空间,就必须借助自己的财富与当地官府、地方
  豪强结成人身依附关系才能在社会上立足。郑屠投托小种经略相公的主要目的,完全是小商人凭借自己的一己之力,根本无法在社会上立足,出于对自身安全的一种选择和考量。张青、孙二娘将“各处流配的人”列入不杀之人的名单中,虽美其名曰“中间多有好汉在里头”,恐怕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是要借助江湖豪强人物的招牌来虚张声势,来保全自己生命的无虞。卢俊义虽富甲一方,又有一身超强的武艺,但他不与官府交通,落得押赴刑场险些身首异处的命运。对于普通的小商小贩们来说,自身地位的低下,而又无资金去投靠官府依附地方豪强,他们的生存权就更难以得到保障。李小二因“不合偷了主人家财”,多得林冲看顾,方才得脱免了官司。时知县为出脱宋江杀人之罪,而将罪行“朦胧做在唐牛儿身上”,无端“脊杖二十,刺配五百里外。”唐牛儿的悲剧正好说明如果不借助官府、地方豪强的势力,小商人们是根本无法在社会上立足的,甚至备受欺辱。
  郑屠的被打,原因之一便是自身的社会地位低下,自己的生存权利难以得到根本保障。郑屠只不过是一个操刀买肉的屠户,比起其他的一些商户来说,其社会地位更为低下,在当时的人们看来甚至不如一般的泼皮无赖,所从事的买肉行当就像娼妓一样不过是一个贱行。所以,郑屠在鲁智深面前极为卑怯、畏葸、谦恭、唯唯诺诺,看见鲁智深就慌忙出柜唱诺,“提辖恕罪”、“提辖请坐”,对于鲁智深提出的无理要求,郑屠也只好“使得”、“说得是”、“小人自切便了”。当他醒悟到鲁智深是借切臊子消遣他时,还只得赔着笑脸,可见郑屠地位的卑微。而在鲁智深的眼里,郑屠只不过是一个“腌脏泼才”、“狗一般的人”、一个“破落户”而已,是一个可以让自己随便消遣的对象。对于鲁智深来说,提辖的优势地位和自身的优越感,加上对商人地位的根深蒂固的传统偏见,教训一下平时威风八面的“郑大官人”、“镇关西”就不会有所顾忌。郑屠用虚钱实契霸占金翠莲后又想一脚踢开,这种欺人太甚的行径,为鲁智深教训郑屠提供了口实。鲁智深是绝不会容忍郑屠这种霸道行径的,不能眼睁睁看着金氏被欺凌。对于这样的社会底层的泼皮无赖,鲁智深教训的最好办法就是用拳头说话,而且还要让对方深刻地领会这种教训。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