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风过柳


□ 牛余和

  ●牛余和

  何如山门边的大柳树静静地垂着枝条,满大街都是白晃晃的阳光。

  正是夏末秋初最溽热难耐的“秋老虎”天气.庄稼地里的草刚刚锄过一遍.长岭村家家户户“挂锄钩”,歇起了小农闲。大柳树下坐满了纳鞋底的娘们。姑娘们是不会加入这一阵营的,她们受不了这些骚嘴子专拉那些炕头枕边的骚呱。年龄稍大的也不来凑热闹,她们是过来人,知道纳鞋底时嘴上的话一但没了佐料.手上就会失去劲道。

  大柳树下纳鞋底.可是长岭村东南头第一生产队的娘们们的一台好戏。她们都穿着清一色宽松的粗布对襟坎肩,裸露的臂膀和胸膛上滚动着晶莹的汗珠子,俯仰之际,大小不同的乳房便肆无忌惮地晃动出半边风情。正在哺乳期的,胸前汗衫上就会濡出一片奶汁。她们连眼皮也不抬,掀起衣衫拽住乳房一挤,将一股乳汁噗地射在地上,放下衣衫,双手揉上几下,“嗤”地一声,又将麻线拉出老长。

  要在从前.这里少不了会有几个花花肠子的男人晃动着眼珠来转一圈,搭讪几句。现在男人们都被召集去学习“两报一刊”了.大柳树下的这出戏不免寡淡了几分。最不耐寂寞的尚柱子媳妇见大家肚子里的料差不多都抖搂光了,就把目光盯在了年轻俊俏的杨翠翠身上.见她一边敞着鼓胀的乳房奶孩子.一边架着胳膊小心翼翼地纳鞋底,就眉毛一扬叫起了阵:哎,我说翠翠呀,你这奶这么好,一个小孩子咋吃得完,晚上还不胀得睡不着觉呀。边说边向身边的胖嫂子丢过一个眼色。胖嫂子心领神会,故作漫不经心地接道:这还不好办?白天喂孩子,晚上喂男人呗。翠翠脸一红,刚要接腔,就听街口上传来一声吆喝:

  卖香油——麻汁嘹一

  邻村卖香油的老油条推着小车走了过来,大柳树下顿时一阵兴奋。

  老油条放下小车.眼睛黏黏的在人群中滚了一圈,见没人理他,目光停在了何如山大门上方的两块牌子上。一块红色的已油漆斑驳,写的是军属光荣。一块黑色的字迹崭新,写的是地主分子。他拉长声调调侃:哟,这算哪一出?挂上黑牌子,就该砸掉红牌子。要不就该把何如山的脸涂成一半红色一半黑色.让他站在门口上。这话刚巧被出来送水的何如山的小儿子何祥听到.立时面红耳赤地站在门前不知所措了。人群中年龄最大的杨三婶子白一眼老油条,接过何祥手中的水壶说:别听他瞎说八道,快回家吧。

  老油条满不在乎地点上一袋烟.眼珠子晃来晃去地说:早听说你们这里的地主分子不臭,还真有人说香嘹。杨三婶子一拍鞋底:俺这里是香是臭,轮不到你这外村人来插嘴,羊圈里还跑出噘嘴驴来啦。你一个大男人家,赖在女人堆里算啥.快一边去吆喝卖你的香油去吧。是呀,尚柱子媳妇发现了新目标,立刻一箭射过去:看你那双眼哟,馋得快流哈喇子咧,要不,让大家喂你一口?老油条讪讪地咕囔了一句什么,慌忙驾起小车,走出老远才喊了声:

  卖香油——

  余韵悠长的“睐”字在嘴唇上吐噜一下.没全吐出来.这一声吆喝就像水浸泡过的咸鱼一样,减了不少味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