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剪彩


□ 晓苏

晓 苏

1

金秋十月,丹桂飘香。就在这个颇有诗意的季节,村长突然把一个长途电话打到了我家里。我有两个家,一个在老家油菜坡,那里住着我的父母,哥哥嫂子,还有侄儿和侄女;另一个在县城里,住着我的老婆和孩子,还有我。我的意思是说,村长的电话是打到县城这个家里的。

我姓朱,原来叫朱德高。读大学时,我喜欢附庸风雅写点诗,就给自己取了个笔名叫朱布衣。后来分到县城里教中学,我干脆到派出所把身份证上的朱德高改了,正式改成了朱布衣。我觉得吧,我并不是一个道德多么高尚的人。再就是,我胸无大志,一生只想做一个平头老百姓,也就是一介布衣。

村长打的是我家里的固定电话。他可能打过我的手机,但肯定没有打通。我原来的手机号码变了,他不知道我的新号。算起来,我和村长已有大半年没通过电话了。也就是说,我们有很长时间没联系过。

我没能亲自接到村长的电话。这天是星期天,学校放假,按说我是可以接到的。可是,为了赚点外快,我这半年和一个朋友在文化馆办了一个作文培训班,每个星期天都要去那里给一帮孩子讲写作技巧,有时也引导他们欣赏一下中国古典诗词。村长打电话到我家里时,我可能正在讲李白的那首《静夜思》。其中有两句我特别喜欢,一句是举头望明月,另一句是低头思故乡。

村长的电话是我爱人接到的。爱人是县城的人,读过师范,现在是城关小学的老师。谈恋爱的时候,她很喜欢我的名字,认为布衣很别致,有那么一点儿超凡脱俗的味道。可结婚后,尤其是生了孩子以后,她就不喜欢我这个名字了。我一没权二没钱,她觉得这都是让布衣这个名字给弄的。

爱人不怎么热爱我的老家油菜坡。村长打电话来,我想她肯定不够热情。对我家乡的亲人,她一向都是不冷不热的,就更别指望她对乡亲们有个什么好态度了。不过,爱人这一回还算不错,她把村长的电话内容都记下来了。

我从文化馆回到家时,爱人正在厨房里做晚饭。我刚一进门,她就对我说,你们村长来电话了。我一听说村长,心里猛然咯噔了一下,说不清是激动还是不安。愣了片刻,我问爱人,村长打电话干什么?她说,都写在电话旁边那个本子上了,你自己去看吧。

我马上去看了爱人的记录。她记得非常详细,简直像电话传真。村长来电话说,村里的那段水泥路已经铺好了,定于国庆节这一天举行通车庆典。村长邀请我到时候一定回去参加庆典仪式,还要我为这段路剪彩。

看完电话记录,我一下子傻了眼。接下来,我就感到哭笑不得。

村长说的这段路,我再熟悉不过了。它原来是一条机耕路,一头连着油菜坡脚下的省道,一头连着村委会,大概有两里多长。阳光灿烂的日子,这条路还好走,摩托车拖拉机什么的,可以随便跑,底盘高的吉普车也能开。可一到雨天,这条路就糟糕了,满路都是黄泥巴,别说开车打滑,就是人在上面走,也要小心翼翼,稍不留神就会人仰马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