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影评 别有洞天


□ 陈剑雨

中国影评 别有洞天
陈剑雨

“郑洞天教授都在评说这部片子了,我还没看,岂不太没文化了。”——有朝一日,形成这么一个局面,那不是太棒了吗?
多年以来,专业电影评论的“缺席”和“失语”,屡屡为圈内圈外的有识之士所诟病。知名学者王得后先生有感于近年“很难听到影评家的心声,很难看到有个性的影评”,慨叹:“现在还有几个影评家?”近读清华大学尹鸿教授和詹庆生先生的研究报告《2006中国电影产业备忘》,文中在肯定中国电影各方面都有所发展的同时,也指出我们“缺乏中立的、相对权威的引导市场的”电影批评,呼吁推动“适应电影产业发展规律”的“电影职业批评”,引导观众的电影消费。我注意到,发表上述研究报告的《电影艺术》的编者在《编后语》中说,“随着各种即时性的传播媒体日益大众化,对一部影片‘说三道四’早已不是精英评论家的专利。网络影评的活跃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专业影评”,面对这样的现实,“专业影评应向何处去?这是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提得好。我写这篇短文的初衷,恰恰是读了郑洞天教授在《大众电影》上的专栏《洞天一片》之后,有一些感想想说。专业影评怎么写才能让观众爱看,才能有益于创作,有利于电影产业的发展,才能有助于把观众吸引到电影院,起到引导观众消费的作用,《洞天一片》值得推荐,值得研究。
读洞天的影评,给你的最直接的印象是一种平易近人的亲切感。他不端架子,像跟朋友聊天似的,娓娓道来,如叙家常,如数家珍。他往往从自己看片子的感受和经验出发,然后挥洒开去,说他要说的评价和道理。他评说马俪文的《我们俩》,从怀念《城南旧事》《如意》《洗澡》里的胡同入题,题目就叫《又见胡同》。其实文章里说的道理大了去了:从生活体验、情感体验进入创作的“基本过程”,从生活原型到艺术形象的创造,从人物关系上升为性格冲突,以至于创作者的直觉和通感,等等。这么高深的话题换个人写,非把你侃晕了不可。洞天紧紧扣住影片的创作实际做文章,有时还顺手拉上几个大家熟知的中外导演的创作实例作旁证,你瞪大眼睛听得入神,跟着他的话锋在胡同里绕来绕去,也就听进并信服他所说的道理了。他评说刘伟强、麦兆辉的《伤城》,从“人见人爱”的梁朝伟说起,不避讳自己与梁朝伟“零距离”时,被梁“那副讳莫如深的迷人神色”弄得“脸居然也热热的,话都说不利落了。从此但凡议及追星,再不笑人。”文章这么起头,让你纵有火烧眉毛的急事也憋不住要看下去。通篇文章紧紧围绕着编导如何用梁朝伟这条主线展开去写,把明星的魅力阐述得淋漓尽致,肯定要把喜欢梁朝伟的观众煽得不看这部电影就睡不着觉了。
洞天的影评,看似自然天成,其实谋篇、布局,起承转合,都是颇费了一番心思的。让你读来觉得亲切,不露技巧痕迹,态度真诚是根本原因,同时也与他的文字风格有关。他对角色台词的要求是“说人话”,他的影评说的也是“人话”,有时甚至是大白话——准确点说,是知识分子的经过选择和提炼的日常话语,整体看来还挺有文采。他不故作艰深,不掉书袋,自然而然地拉近了与读者的距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