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醉眼看李白(之四)


□ 车延高

  谪仙人博客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三毛的这句歌词完全代表我此刻的心境。其实从哪里来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来了。
  我现在考虑的是,手里“这张旧船票能否登上你的客船”。
  看来我多虑了,依照页面提示,输入“谪仙人”的昵称,在密码框里输入701762(请注意,前三位数是我出生的年份,后三位是我驾鹤西去的年份),再把鼠标退到登陆处轻轻一点。哈!窗明几净,别开洞天,我进入属于自己的博客空间。
  开始用意念敲击键盘,就像一位琴手在演奏《高山流水》。
  首先打出《公告》:
  姓名:李白。曾用名:李太白,李青莲,谪仙人,李拾遗,酒仙,诗仙,李十二,李翰林。
  年龄:比去年大一岁,比明年小一岁。
  理念:虚无生有,尘埃大于一切。
  开博目的:借一处平台讲话,归还历史一段真实,同时也要历史还我一段真实。
  
  一、我的“开篇语”
  你平静地往下看,这是死去的李白写活在你们心中的李白,我所讲述的,也许正是你处心积虑想知道的。
  不管历史如何故作神秘,作为一个穿越时光隧道的过客,总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来之前,我代表自己的好奇去沉淀下来的故纸堆里考证了一番。应该说,现在有关我家族和我个人的那些史料和记载与历史事实是大体相符的。但也有出入。
  坦率地说,幼儿时的事我确实不记得了,包括我出生和居住的地方。现存记忆中最深、最早的一个画面就是马背,停停走走,走走停停,像流动中的摇篮,摇摇晃晃,那时我三岁左右。后来母亲告诉我,我出世后第一声啼哭的地方叫碎叶城,我最初上马背的地方是中国西北部的条支地区。回川的路走了两年多,到达绵阳江油时,我已五岁。
  五岁起我就成了虽无鳞甲有鱼名的“书虫”。我说“五岁诵六甲,十岁观百家”没有夸张,都是真的。那时父母大人要求极严,我也很刻苦,每天惊醒黎明,熬累一盏油灯,在厚厚的线装书和典籍堆里辗转反侧。
  十五岁开始修习剑术。二十五岁冠盖英华,仗剑出蜀,梦想拔白起俗,成为横行江湖的剑客和字里行间横空出世的儒侠。然后腰悬大唐御赐的剑气,以诗歌蒙面,跨时间的快马,从开元盛世一路奔来。所过之处,诗悬日月,剑啸如风,回头看,我杀死的帝王将相皆为过客,血滴入土,灿烂如花,一堆一堆的骨头纵横为山脉,最终腐朽为化石。而那些拯救过我的恩人大都急流勇退,采菊东篱,放马南山,把孤苦伶仃的灵魂改编成不甘寂寞的汉字。他们撰写的诗、辞、文、赋在古旧的线装刻本中越筑越高,成为一种壁垒。我不愿做其中的一块砖,被古板的岁月尘封掩埋,趁哨楼上的士兵打盹,从古城长安的最后一段残墙里突围,跟着光阴射出的箭镞,在没有路,也没有脚印的时空里打马向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