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像天空一样晴朗(中篇)


□ 常 芳

●常芳

  一

   站前广场上涌来涌去地走着很多人,密密麻麻的,看得人心里发慌。已经立秋了,可秋老虎却威风凛凛的,火焰发射枪似的在喷着火焰。被这样的天气炙烤着,人很快就被烤得少了水分,变得疲惫和干燥起来,干燥得似乎一根火柴就能够点燃。

  穿过广场上时,李玉看见有个女孩子就被火柴点燃了,她呼呼啦啦地生着气,把携带的包全都扔在了地上,然后_屁股坐到了大包小包中间带拉杆的红箱子上,仰起脖子拼命地在灌着一瓶水。她手里蓝色的水瓶子在太阳的照射下,蓝得有点耀眼。像什么呢?李玉想了想,觉得有点像布达拉宫上空白云衬托下的蓝天,自然而又纯粹。自然而纯粹的瓶子在女孩子翘翘的鼻子上,被太阳印出了一小片调皮的阴影。女孩子身边是一个男孩,他傻傻地站在那里,看着女孩子,正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走过他们后,李玉唇角上忽然就溢出了一丝微微的叹息。时间过得真快呀,她想,一晃,十年就过去了。十年前,她就是在火车站前的广场上,遇到闫卫东的。在北京站前的地铁口上,她也是坐在一只红色的小皮箱上,不同的只是,她手里不是拿着一个蓝色的瓶子在喝水,而是握着一封信。那天,闫卫东到火车站是要乘车,回济南休探亲假。后来他说,他从地铁口里一上来,首先看见的就是她手里的信,然后,跳过她手里的信纸,他才看见了她泪流满面的脸。而她只记得,当时,闫卫东忽然就站到了她面前,他掏出了军官证,一本正经地自我介绍说:我叫闫卫东,是天安门国旗护卫队的,这是我的军官证,请你看一下。而他们一致的记忆是,最后,等闫卫东把她送进了候车室里,两个人才发现,他们要乘坐的,竟然是同一趟列车。

  李玉手里牵着儿子壮壮,跟在闫卫东后边往车厢里走着。闫卫东依然笔挺的身体比年轻时稍稍地胖了一些,看起来却比年轻时更加英武和耐看了,走动起来依然有着一股子军人的快捷。李玉看着闫卫东,想自己有多久没这样欣赏般地看他了呢?自从和两个朋友成立了公司后,闫卫东几乎每天都要忙到深夜才会回到家里,早晨天一亮,她还在厨房里忙着为儿子准备早餐呢,闫卫东早已经出门走了。她忘记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闫卫东已经忙得连早餐也顾不上在家里吃了。

  现在,闫卫东总是习惯这么回答她:谁知道怎么会有那么多料想不到的事情冒出来呢,今天这里有个事找你,明天那里有个人找你,让你总也打点不完。

  他说:李玉,你别老是抱怨嘛。等忙过了这阵子,一切运转正常了,我再好好地陪你们,一天三顿饭都陪你们吃还不行?

  他说:以前在部队的时候,军令如山倒,军令下来了,你没有丝毫理由不去服从。现在没有军令了,却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了,很多事情,你有一千个一万个不乐意,哪怕在心底里跳着脚骂老子,最终还是得陪着笑脸去应酬,并且得像孙子一样俯首贴耳。你知道的,现在的体制就是这样,哪个手里有点权势的人,不都在借助着一件事情,在做另外的许多件事情。有些游戏规则你现在未必完全清楚,但你一定要理解我。你看着我好像是在忙西边的事情,其实呢,我却是一直在给东边那件事做着铺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