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狂吼的沙漠


□ 苏友贞

  “你的心早已枯死在对文字狂热的执著里。”这是福楼拜的母亲对她那毕其一生以追逐完美字句的儿子说过的一句话。
  一八九四年,亨利·詹姆斯在威尼斯郊外女作家费尼摩尔(Constance Fenimore Woolson)生前的住所里,想到了福楼拜曾转述给他的这句话。一个月前,费尼摩尔从这三楼公寓的窗口跳下,把自己重重地摔落在威尼斯窄小却坚硬的街道上。负责整理遗物的詹姆斯,焦急地翻阅着她所遗留下的书信和笔记,心中害怕会找到一封和他有关的遗书。他想像着费尼摩尔在最后的时刻,曾充满怨怼地写下:“我不愿意活下去,是因为詹姆斯不能爱我。”
  他像一个侦探似的细细寻索,凡看到他们之间过去的通信,或是妹妹爱丽丝写给费尼摩尔的信,都一并放开,在没有人看见的时候,一一送进了燃烧着的壁炉里。他找寻了很久,仍然没有找到那个深自恐惧的遗言。却在费尼摩尔的笔记本里读到了一条写作的计划纲要,一部待写的小说的主题:
  想像一个男人生来就少了一颗心,他善良,正直,彬彬有礼,但就是没有那颗心。
  他茫然地合上笔记,不能自已地暗暗反复询问:“她所说的那人是我吗?”就在那一刻,他想到了福楼拜的母亲所说的话,想着,他是不是也和福楼拜一样,在多年倾心修筑弯曲迂回的长句里,让自己的心慢慢死去。
  他一直把费尼摩尔的这条写作纲要记在心里,多年后,最终为她写完了那个她自己没能写成的故事。《林中野兽》中的男主角约翰·马乔一生有着一种莫名的恐惧,似乎有那无以名状的巨大灾难,随时可能降临在自己的生命里,正如一只蹲踞在林中而随时可能跳出的野兽。他不能停止地向梅·巴特伦倾诉这神秘却常在的恐惧,她耐心地听他倾诉,予以同情及理解,并默然地接受着他那庞大且自我中心的神经质。在他不能或停地叙说的悬念里,丝毫没有她存在的空间。一直到她死后,他才知道她是爱着他的。也只有等到失去她以后,他才了悟到,他一生所恐惧的灾难,其实永远不会发生。他的生命将风平浪静没有波涛挫折地延宕至终,因为他根本没有爱的能力。
  詹姆斯是借着马乔写自己吗?虽然他在读费尼摩尔的写作纲要时,坚决不承认自己是她所刻画的那个没有心的人,但以他在小说中表现的敏感与锐利的观察来判断,他不可能对自己在现实生命中所表现的“无心”毫无自觉。但是,几乎是宿命式的,他却永远只能在文字里表达情感,在混合着愧疚的哀悼里,用他的小说为那些他在生命中亏欠过的人立碑,使之不朽。
  费尼摩尔和詹姆斯一样,是一位长年居住在欧洲的美国作家。她出身名门,是美国著名小说家库柏的侄孙女,在当时,她的文名不下于詹姆斯,作品甚至更加畅销。而她也和詹姆斯一样,对于写作有着虔敬的宗教式的专注,在社交上,又表现出了几近洁癖的孤傲。两人有着长达十多年的交情,虽然因为男未婚女未嫁而时有某种暧昧的张力,但在两人极力的控制下,长期维持着柏拉图式的友情。最终可能是费尼摩尔对这段感情表现出了过多的热切与期望,而使詹姆斯慌张,他冷酷地表态,费尼摩尔不久就自杀身亡。而出于惯性与自卫的本能,詹姆斯在理性的层面上,当然拒绝承认自己和她的死有任何关系。在他冷静的病理分析系统里,费尼摩尔是因抑郁症而走上自绝之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