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进欧洲


□ 汪丽娅

不窥大千世界不解多元民族人文风情,不走出去不知自己的孤陋寡闻。去年我随团爆走欧洲十五天,历经荷兰、卢森堡、法国、意大利、奥地利和德国的十多个城市。在走马观花,蜻蜓点水式的浏览中,我最初的兴奋好奇渐渐被越来越膨胀的不知所以然的陌生所削减。时至今日,快捷信息和发达交通已大大缩短世界各国的地理距离,国门的开放加速了中外交流,为什么我对欧洲文化依然有天各一方之感呢?
教堂是欧洲文化的一道亮丽风景线。在欧洲,有人居住的地方就有教堂,城镇中心往往大小教堂毗连。此行我去得最多的是教堂,实出于无奈和无意。早在去欧洲之前,就听人说中国人的出国旅游尚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上车睡觉,下车拍照,掏钱尿尿。”随团一回,有了切身体验。欧洲的中国导游多为一问三不知的出国打工者,不是刻意引导购物,就是找一公共场所放鸭子自由活动。我痛惜来之不易的机会可能会一无所获,只好尽可能多逛多看,从无心到有意,渐渐逛出诸多内心的不满足。
我第一次参观巴黎圣母院完全出于对雨果小说浪漫情怀的鼓动,特兴奋。然而,位于塞纳河畔的那座教堂给予我的初次印象太普通太一般,完全没有艺术想像中的神奇和诡秘,这使我的好奇心受到狠狠打击,我好失落。这次却不然,赶上周日的大弥撒,偌大教堂人头攒动,静静一堂,非同寻常。大厅内的长椅上坐满虔诚的信徒,个个全神贯注,满脸平和圣洁。走道上挤满观光者,伸长脖子踮起脚跟,还不嫌累地高举照相机。然而,人满为患的大厅很静很静,偶尔有一两声咳嗽,都压得低低的。一会儿,管风琴悦耳的乐声响起,有身穿蓝色或白色长袍的神职人员举着十字架走出来,弥撒开始了,时而朗诵,时而歌唱,亦诵亦唱,大开我的眼界。从那个天籁般的独唱女高音回荡于大厅,我的心就被震悚了,心儿追随而沉迷于歌声,灵魂似乎在升腾飞跃,慢慢地远离那喧嚣的尘世。其间的声乐不仅有独唱,还有男女声二重唱、合唱,最让我惊讶的是,身着白袍的神职人员开口亮喉,不亚于专业男高音。如此美妙的音乐相伴神圣的宗教,给无知的我带来许多万万没想到。弥撒竟能如此容纳多样化的声乐艺术,并贯穿始终;直接传达和交流人的情感的歌声成为输送上帝旨意的直通车,最神圣的声音采用最大众化的方式。几十分钟悄悄流走了,走得无影无踪。我很不情愿地被同行者叫出教堂,边走边听见身后一中年男子对一显然是母亲的老妇人小声解说,我疙疙瘩瘩听出是英文,想必也是观光人。我走时讨要了一份弥撒活动程序的印刷品,上面竟有法、英、意、西班牙等四国文字解释。宣传做到这份上,有什么话可说。
有人说:“欧洲是上帝赐给人类的风水宝地。”然而,我心灵的震撼并非来自造物主对这块土地的特别恩宠和厚爱,欧洲那随处都有的景如油画般美丽的自然风光。若说起欧洲的现代文明,城市建设就是最好的诠释。阿姆斯特丹号称“城市即乡村”,人与自然,城市与乡村的和谐和睦,共荣共存,让来自古代文明大国的我们羡慕不已。有笑话在游客中流传,一游客说,“我最适合在欧洲生活。”马上有人应答,“谁不适合在欧洲生活?”于是笑语落了一路。中国文化历来讲究“天人合一”,崇尚和谐、中和,国人今天何以如此失落呢?如果说生存在欧洲这块得天独厚土地上的人已衣食无忧,那么,是否就快乐无忧了呢?既然无忧,何以会出现由古至今建筑绵延,风格各异,香火人气甚旺,遍布城乡的教堂呢?连接欧洲古代文明且现代依旧生存兴盛的欧洲教堂究竟意味着什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