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太行山:中国的天然长城


□ 刘 统

曾经一直很想去太行山看看。这对有志于了解军事地理与历史的人来说,那是一个最好的考察对象。千百年来,发生在太行山上的战争屡屡不绝。离我们最近的一次就是60年前的抗日战争。当国民党在正面战场与日军拼杀时,八路军则依托太行山,展开了有声有色的游击战争。巍巍太行山有着怎样的伟力,令古往今来的兵家如此青睐?6月底,我与摄影师终于成行,奔太行山而去。

太行八陉都是战道

列车在广袤的华北平原上奔驰,眼前疾闪而过的是一片片已收割的麦田和座座农舍,而此时我的脑海里频频出现的却是地图上看到的如锋脊一样的太行山。太行山始于河南济源,止于北京,加上余脉,长达千里。如此一个平均海拔达千余米连绵不断地雄踞于华北平原和山西黄土高原之间的山脉,自然如一道天然的地理屏障,阻隔或者说是围护着东西两地。所以清代地理学家顾祖禹称它为“天下之脊”,谁控制了太行山,谁就可以得天下。
“天下之脊”的称誉准确又形象。站在华北平原这边看太行,但见广袤的平地上陡然立起万丈崖壁,飞鸟也难越过。特殊的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使太行山成为古今战争的焦点所在:塞北的游牧民族——匈奴、鲜卑、突厥、蒙古,需要先进入山西北部,然后穿越太行山进入华北平原;意欲统一中国的帝王,也必须先据太行而争天下。然而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御,出入华北平原与山西高原,面对着屏障似的山脉,如何能过?自然是神奇的,在地壳板块间巨大力量的互相推顶挤压下,太行山脉产生了强烈的褶皱和断裂,出现了形势险要的八条峡谷通道,即《述征记》上所记载的著名的“太行八陉”:轵关陉、太行陉、白陉、滏口陉、井陉、飞狐陉、蒲阴陉、军都陉。它们有的长数十里,有的达百余里,但都崎岖难行。于是古代兵家也往往选择在这种险要之处建立关隘。没有过五关斩六将的本事,是难以逾越太行的。
离开北京前,我曾特意去了趟八达岭长城。登上八达岭,雄伟的军都山和西山景色,尽收眼底。军都山属于燕山山脉,西山属于太行山脉。一个由东北而来,一个从西北而下,两山一尾一首在南口附近交会。居庸关前40里长的关沟,是其分界,而那就是军都陉。山谷南起昌平境内的南口,北到西拨子,是塞外进入华北平原最重要的通道。它山高、谷深、道险、林密、路隘,居庸关就建在军都陉的中枢。
军都陉虽险,却被列为太行八陉之末。这是因为宋朝以前,中国的政治中心一直在关中和中原地区。明朝把首都定在北京后,居庸关才成为守卫京城的第一要塞。军都陉的防卫也沿着河北的怀来谷地,一直延伸到塞上的张家口。如果有人沿着这条路线走,就会发现沿途到处是驻军和驿站的遗址。
清朝时,内蒙古与清廷有着密切的联系,军都陉也从关防一改变为通途。清末中国人自己修建的第一条路便是北京到张家口的京张铁路,因为大同是北京的供煤基地。可是如何通过军都陉之险呢?工程师詹天佑来到关沟勘测地形后,决定采用打通隧道和人字形的铁路走向,穿越险峻的八达岭,把千年的隘路变成了通途。生活在50年代的人还记得,那时火车过八达岭时,需要两台蒸汽机车,一个前拉,一个后推,喘着粗气把列车推上山顶。今天,在实现了电气化的大秦铁路上,满载煤炭的列车呼啸而过,八达岭高速公路上车如长龙,除了一个接一个的隧道使人还能略微感觉到山路的险峻外,历史上军都陉所曾有的味道已经体会不到了。

四十里飞狐隐藏凶险

军都陉南边是赫赫有名的飞狐陉,早在西晋前,它就是从大同进入河北的重要通道。飞狐陉就在太行山山脉最高峰小五台山脚下,乘车到了蔚县县城再向南行15公里左右即可到飞狐口。这里是恒山支脉翠屏山,远望像一个巨大的屏障,根本无路可行。走到近前,才看见大山裂开一条窄缝,飞狐陉就从这个裂谷中蜿蜒行进,直达涞源。
飞狐陉有四十里飞狐四十里景之说。走进大峡谷,但见山高路隘。这一带的山平均海拔高度在1500—2000米,而峡谷的宽度呢,宽处有百十来米,窄处仅1米左右!高陡与狭窄之比极其失衡。明崇祯时大学士、兵部尚书杨嗣昌在《飞狐口记》中形容飞狐陉的山如“千夫拔剑,露立星攒”。而路呢,是“珠曲蚁穿”。高处“有如天门”,深处“令人旋踵转足”。描绘得十分形象。
沿陉前行,有无数洞天美景奇观。如果是秋季来此,山花烂漫,更为美丽。交通的顺畅,使飞狐陉已经成为现代人又一处观光胜地。然而在兵家眼里,如此怪异的山峰,幽险的峡谷,绝对是处处隐藏凶险之地。楚汉战争时期,刘邦的谋士郦食其就力劝刘邦要占据飞狐之口,以防止楚军迂回到汉军的后方袭击。不曾想,60多年前,这样一个历史上频频发生战争的地方,却没有引起国民党的重视,从而被日军突袭成功
那是1937年,日军侵占华北平原后,开始进攻山西。当时蒋介石和阎锡山都认为,山西有太行之险,足以抗击日军,于是将防守的重点放在山西北部的门户大同和天镇。而日军是兵分三路进攻山西:一路出军都陉,从张家口进攻天镇;一路出飞狐陉,从蔚县进攻广灵;一路出蒲阴陉进攻灵丘。国民党军队把主力摆在大同一线,但是板垣师团却突然从飞狐陉出击,如同楔子打进国民党防线的腰部,给国民党军队的后方造成威胁。以致当日军攻破天镇后,阎锡山看到有被包围夹击的危险,不得不放弃大同,退守雁门关、平型关一线。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