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独棚屋(短篇小说)


□ 贺传圣

  有些蒙昧人的悲哀,就在于他(她)不知道自己的蒙昧。栗子山独棚屋里的秋萍的婆婆和她的丈夫正是如此。

  事情的起因,是从去年秋萍学种香菇开始的。那时,她一吃完早饭,便哄婆婆说,她去捡苦槠子,抓了个背篓,出了屋棚,钻进后山,拐到香菇场去了。

  香菇客的菇场看起来不远,就在她家那栋独棚屋西边的半山坡上,看起来很近,但是,走起来颇费脚力,九曲十八弯的羊肠小路,尽是上坡路,走急了会累得人喘不过气来。

  香菇客姓颜,是浙江人。那天,秋萍到菇棚的时候,香菇客正在扎架菇木的横梁,需要个帮手,见她来了,忙招呼说:“秋萍客娘,请帮我扶一下这根横木。”她放下背篓,走过去扶住木头。脸上涌起一股红潮,心里不安地颤跳。

  她羞涩地要他以后不要称她客娘,说是栗子山一带对没有结婚的妹子才称客娘,她已结婚三个年头了。

  “可是,看起来你还水灵灵的,跟客娘一样嫩呢。”

  “那也不好。”她那两片红云更娇艳了。

  “这有什么不好,你还没生孩子呢,不是客娘是什么?”

  香菇客长得好帅。秋萍每次见到他,心里便腾起一种说不清的情愫。这里面既有敬畏、崇拜、仰慕,还有一点……使她心荡神移的爱恋之情。此刻,得到他的赞赏,她的心里既甜滋滋的,又是酸涩涩的。她想,要是丈夫山桂能像他一样,该有多好。香菇客不但长得帅,而且又聪明有文化,有知识,待人也客气、温和。山桂不但长得又粗又短,而且好暴躁,好野蛮,对她动不动就抡巴掌。

  “搞鬼哪,噢!?”那边一棵枫树背后,突然发出一声断喝,把两人都吓了一跳。“哈哈哈哈……”随着一阵老鸦叫似的浪笑,栗子山有名的浪荡客“果子狸”从枫树后面跳了出来。

  “果子狸”是山阿那边的村里人,人长得还秀气,但是手脚不太干净,人们才给他取了那么个外号。秋萍不仅嫌他手脚不干净,还特别讨厌他那阴阴阳阳的怪性格。刚才他的这一恶作剧,让她吓得背脊上冒冷汗。

  “你这‘果子狸’,吓死人了。”她半嗔半笑地骂道。

  “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你们两个如果不搞鬼,怕什么?”“果子狸”对秋萍做了个鬼脸,又对香菇客说:“小颜,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哎呀,你嘴里有股臭味。”香菇客没有接“果子狸”的话,却笑微微地盘问他,“你今天早上吃的是什么呀?”

  “吃饭呀。”“果子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那饭可能是人家屙在地上的吧?”

  “你打野话!”“果子狸”这才知道上当了,哭丧着脸蹲在一个树兜上嘟嘟嚷嚷道。

  秋萍想笑,却不好笑出声,咬着嘴唇扭过脸,背向着“果子狸”偷偷地笑。

  “秋萍,你最近老往这里跑,是不是想谋小颜那根香菇的种呀?”“果子狸”淫邪地笑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