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职业钉子户光荣23天



  “我这事儿办得不赖吧?我自己觉着起码能得90分。”2009年的最后一天,陆大任站在“战斗”了23天的鱼堡餐厅门口,得意地向记者挤了挤眼睛。
  不远处是新奥物业派来看守的人,探头看看不是别人,又是那个陆大任,于是往车后座一躺又接着睡。
  在老陆的帮助下,剩下的三家钉子户里,鱼堡餐厅女老板秦荣最早拿到了补偿。2009年12月29日,秦荣告诉记者纠纷已经达成和解,老陆也顺利拿到了2%的补偿款提成。最终拿了多少钱,老陆回避这个问题,只是嘿嘿笑。
  “湖南米粉”店的老板刘正见老陆出现,赶紧过来跟他打招呼,半开玩笑地说要聘请他,一边从老陆那里打听一些钉子策略。老陆没怎么说话,又是一阵闷笑。
  老陆的出名起源于秦荣在网上贴出的《绝对史上最牛招聘》的帖子。
  在那上面,秦荣描绘了一个“职业钉子户”的模样:有相关拆迁经验,知道如何跟恶势力抗衡和周旋,大专以上学历;责任感强,坚韧,勇敢,身体健壮;能吃苦,在面临停水停电黑社会势力时不厢不挠。
  隔天,真的有一个叫“杨帅”的天津大学生拉着行李找秦荣应聘:“社会上不平的事太多了。希望尽自己的努力,让社会好一点”。大学生没有经验,秦荣思索再三不敢答应。
  后来老陆就出现了。
  壮实的身板,一身绿色军大衣,一顶暗红色的帽子,脸上还蒙个口罩,遮得严严实实,神神秘秘的。米粉店的刘正说,一看老陆那个样子,就知道是经历过沧桑的人。
  老陆其实不老,只有,45岁,不过却长了一头花白头发,脸上到处是皱纹,他自己解释,这是早年当拆迁队长的时候风吹日晒出来的。
  老陆见秦荣的第一句话就让她感到惊讶:“你们有没有信心坚持到最后。”好像被招聘来当钉子户的是秦荣似的。老陆当过拆迁队长,这个从对立阵营过来的人十分清楚。他说:“拆迁是一场心理战,就是恶心人,让你没信心,最后就灰头土脸地拿点钱走人”。
  秦荣最后聘请了他。12月7日,老陆上岗了。
  
  “这是小儿科”
  
  陆大任说自己是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别人都不大相信。他早年喜欢写诗投稿,大学毕业后进入太原一家事业单位工作。1990年代后期,全民下海浪潮中,陆大任也坐不住了。就到一个亲戚开的公司里当起拆迁队长。
  干拆迁就是跟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我自以为读过两年书,是个读书人,到那个场合,该骂街骂街,该吆喝吆喝,该拿钱拿钱,跟他们在一起就按照他们的方式生活。”
  在江湖里练过的老陆一开始就怪招迭出。他在鱼堡的玻璃大门上写着“断水断电×天”的字样,每天更新,在另外的一张白纸上,他写着自创的口号:“严防死守,和谐共处”,“死”字总是忌讳的,他在这字的中间画了一张卡哇伊的笑脸。他说,你越乐观对方越着急。还有一天下午,他举着自制的白旗到地铁4号线逛去了,围观的人一大堆,他在旗上写着中文“钉子户”和英文“Nail”,“这是恶心人的小把戏”。这几招果然吸引来了大批媒体的目光,后来连美国《纽约时报》记者也赶过来围观他了。
  和记者聊起来,老陆主动承认自己当拆迁队长的时候,给钉子户家里泼过大便,说完他又嘿嘿地乐,似乎对这套手法的驾轻就熟感到些许惭愧。他很清楚对方可能用什么招,自己可以用什么招反击。“不这样不行啊,你抓的是一手烂牌,不明白利害关系、实力对比,跟人家怎么玩下去?”
  如果不是因为“史上最牛招聘”勾起了媒体的兴致,秦荣的“鱼堡餐厅”在本年度无数惊心动魄的拆迁纠纷中实在是普通之极。
  这次拆迁中的房东是北京新奥集团,该公司受北京市政府委托,负责北京奥林匹克公园中心区以及南区的土地一级开发建设。纠纷发生地点属于“奥林匹克公园南区”,也是原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所在地。这一块地从2003年开始拆迁,到了2007年底,奥林匹克南区的土地一级开发全部结束,所有居民全部搬走。但是靠马路边上的这幢三层小楼并没有被拆除。
分享:
 
更多关于“职业钉子户光荣23天”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