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二0一0年的两个秋天


杜文娟丨大学文化。著有长篇小说《走向珠穆朗玛》,小说集《有梦相约》,散文集《杜鹃声声》《天堂女孩》。陕西文学研究所重点研究对象。陕西文学院首批签约作家。中国散文学会西安创作基地创作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党员。鲁迅文学院十四届高研班学员。

  我无法向她倾诉,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我是多么幸福,在繁华和市井之间,是多么孤立无援,落寞孤单。

  有谁会相信一年中有两个秋天呢,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我身上。

  二〇一〇年,逃离了盛夏的陕西,来到青藏高原,独自漫步在狮泉河畔。红柳瘦浅得够不着我的腰部,但我知道就是这样的红柳,树龄也在六七年以上。红柳开着紫色的花絮,一团一束,美艳极了。

  逆了狮泉河而行,冷意的风扑面而来,透着丝丝缕缕冰雪的气息,水波翻滚,流向远方。远方不叫狮泉河,换名为印度河,远方就是异国他乡,我想象不出那里的山水是什么模样。

  脚尖的前方有一行墨汁汉字——我要比她更早考到内地学校。绕开这行歪斜的汉字和激情澎湃的少年之心,生怕践踏了这份情怀。

  我向前方望去,那里是茫茫戈壁,高一点的地方则是皑皑雪山。这是昆仑山吗?我向左边望去,左边同样是茫茫戈壁和巍巍雪山,我对自己说,这或许就是喜马拉雅山哩。右手的地方依然是黄褐色的戈壁和连绵起伏的雪山,这一定是冈底斯山吧。我在原地不停的变换方向,一会儿面对自以为是的昆仑山,一会儿面对喜马拉雅山,一转身又面向冈底斯山。我分不清这三列山系的具体方位,但清楚的明白,我在世界屋脊,被万山之宗保佑着,庇护着。

  这是一般人需要仰望的地方,一生所不能涉足的地方,我却兴高采烈,神清气爽地来了,日夜陪伴着神山圣水。

  有人迎面走来,我疑惑不解,冷寂的狮泉河畔怎么会有其他人呢。长时间以来,这条河只是我一个人的河流,一望无际的戈壁和高入云端的雪山是我一个人的家园。那是一个藏族汉子,笑容开放得如同长江中下游平原,牙齿比满月还皓洁。他对我说了一句话,又对我说了一句。当我明白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走出很远了。

  我返回身大声回答他:喜欢。

  他的笑容更加灿烂,与他同行的女伴比他的笑声还清脆、嘹亮、悠扬和婉转。

  继续行走在狮泉河畔的时候,那句问候依然萦绕耳边。一次次模仿着他的神情和笑容,一次次不满意自己的表演,只有用手撑开两腮,让牙齿宽泛的露出来,才稍微安妥一点。

  然后,我学着他的腔调,自问自答:你喜欢狮泉河吗?喜欢阿里吗?

  喜欢!

  接着,发出一阵又一阵笑声,我被自己的笑声所感染,所迷恋。

  接近雪线的地方,有一支修路大军,一个民工用四川话对我说:白天还暖和一点,夜晚冷得生火,高原的夏天比内地的秋天还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