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这才是那个张中行


□ 王宏任

一、杨沫介绍了张中行

1986年,我妹妹王红舒(小说《杨沫初恋》的作者)在香河县政协工作,负责文史资料编辑,知道作家杨沫曾在香河当过教师,到北京采访了杨沫同志。红舒怀着谦虚好学兼崇拜的感情,获得杨沫同志的好感,杨沫同志对红舒非常热情,两次深情的谈话足有十几个小时,红舒非常认真地作记录,并且录了十几盘录音带。红舒拿出自己以前写的散文、小说请老作家指正。杨沫同志对红舒的才能给予肯定,并拿出自己出得很少的日记题名送给红舒。红舒大胆提出想给杨沫写传记的要求,杨沫立刻赞成,又提供了很多材料,并且初定传记为三部曲:《初恋》、《苦恋》、《热恋》。临走时,杨沫提供了张中行家的电话和家庭地址。于是,香河县人认识了张中行,红舒两次访问了张中行。张中行没有杨沫热情,但是中肯、平易,毫无架子,见了香河县来人之后,透露出深深的思乡情绪。红舒向县领导汇报后,领导同意接张中行先生来老家看看。其时,张先生在人民教育出版社任编审,我当时在县政府工作,县长侯国强很喜欢文学艺术,更愿意和文人交往,张先生来后,他亲自陪同,让我去安排吃饭住宿。当我给张先生安排县招待所的单间后,张先生忽然问我:你在农村有家吗?我说父母俱在农村居住。张先生问:是否有火烧的土炕?我说有。张先生问:能否腾出一间让我住几天,跟你老父亲一块住更好。我和父亲都很高兴,于是张中行第一次来香河住在我在农村的父母家里。

二、浓厚的乡土情

以前听说张中行先生是《青春之歌》中的余永泽的原型,以为他是瘦小黧黑的人物,以为他是只钻书本看不起群众的酸腐清高的资产阶级学者型的人物,见了他却大相径庭,他高大白皙,温文尔雅,像个退休的老工人,和做过教师的父亲竟一见如故。他先摸家乡的土炕:嗬,真热,真好,二三十年没睡过这么热的炕头了,这回到家了。欣喜之态竟如儿童。没坐一会儿,他就拉父亲跟他去到田野中遛弯儿。两个老头出村西口,一直往运河大堤走去。其时正是农村的麦收前夕,遍地麦田如金波翻卷,大堤上绿阴铺地,堤外的运河水如白练般静静流淌,张先生一路啧啧赞叹:真是桃花源一般,太好了,我要多住几天。他比走出农村的老工人更爱田园土地。父亲回来跟我说:这是那个“余永泽”的原型吗?这资产阶级学者怎么比好多共产党的干部更爱田园土地,更平易可亲,哪有一点资产阶级的东西!
于是张中行在我家住了下来,每天早晨和父亲骑车子到香河城去吃油条豆豉、豆腐脑,然后老哥俩儿在香河县城寻找昔日风光及景物的遗存,对昔日光阴发思古之幽情,晚上写诗文记游,和父亲谈过去的香河的名人、掌故。父亲建国前在香河县读中、小学,比张先生小14岁,对学界人物也略有所知。当时张先生77岁,我父亲63岁,两位老人骑自行车西行4里到大运河,东行8里到潮白河,南行15里到青龙湾。站在青龙湾北大堤上,张先生向南眺望,对岸就是他的已划到武清县的家乡一一河北屯的石庄。父亲问他是否想家,他说“文革”被哄回家劳动几年,家中没人了,还是香河县人好,就永远认定是香河人了。这时的张中行只是于1985年出版了一本《作文杂谈》,尚没有什么名气,他送我一本,上面写道:“何时一樽酒,相与细论文。奉宏任乡友正之。丙寅仲夏 作者。”我和妹妹每天晚上陪张先生聊天,其时他正在写作《负暄琐话》,尚未出版,香河县的领导和乡亲对这个尚未出名的老人是热情真挚的,所以后来在他成名以后,武清县的领导多次劝其改籍,他始终不为所动的缘由即在此。张先生颇有良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