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敢跟村长叫板


□ 林 志

1

是个暖冬,所以直到腊月二十的夜晚,第一场雪才悄然而至。
土地冻得铁硬,老板不得不给民工们放了假。
马二堂回到双河村时是第二天下午两点多钟。白雪有着石灰水的功能,灰旧的房舍,低矮的土坯茅房,肮脏的粪堆,在白雪的覆盖下一时鲜亮起来。天出奇地冷,村街上连个鬼影也看不到。
拐过前街那棵大柿树,马二堂远远看到了自己的家。马二堂的心窝猛地一热。每次打工回来,他总有这种感觉。要说也就刚刚半年,却总像阔别似的。
一个小孩在自家门前的土堆上滑雪。马二堂想,那一定是自己的儿子马小树。待走近些,果然是马小树。马小树手里举着的糖葫芦还剩下三颗,看来是舍不得吃。
马小树打小就是个聪明的孩子。马小树三岁时,马二堂拉着他在村街上走,有人逗马小树说:叫爸,叫爸给你买好吃的。马小树听到这话,眼睛先是眨巴眨巴,然后慢慢地将左手拇指含在嘴里,像成年人叼上一棵烟似的思考起来。思考一会儿,再看看他爸,若马二堂的眼睛是笑眯眯的,马小树就闪电似的把拇指从嘴里拔出来,那一声“爸”紧跟在拇指后像热锅爆炒黄豆似的蹦出来,虽然奶声奶气却干脆利索。原指望白白逗一下马小树、嘴上沾沾光的人,这下不好意思了,只好哂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五毛钱给马小树买两个糖糕或一串糖葫芦。如果谁想沾完光走掉,马小树就在那人身后哭,马小树的哭声尖厉嘹亮。那人的腿脚立刻就被这哭声拉住了,不得不停下来给马小树买吃的,嘴里说:老二你的种行呀!
更让马二堂心悦的是,别人给马小树买了零嘴,马小树从来不会一扫而光,总要留一些给明天或后天吃。马二堂心里说:好儿子,小小年纪就知道攒余粮了!
马小树正专心致志地滑上滑下,听到有人喊,抬头往喊声处望。马二堂的心“别别”地跳,他放下背包,端好架子,只要儿子向他扑来,他就把儿子高高地举起来,像耍杂技一样把儿子在空中抡几圈。但是,马二堂的愿望落空了,马小树迅速地瞟了他一眼,一下子跳起来向家里跑去。
小兔崽子向他妈报信去了。马二堂笑了。
马二堂在大门口习惯性地跺跺脚。鞋面和裤脚上没有灰尘,只是鞋底沾了一些脏雪。进了院子,马二堂四下里打量,家跟走时一样,它像一棵百年老树,几乎没什么变化。马二堂咳嗽一声,这才踏上台阶往屋里走。马二堂有个习惯,喜欢用咳嗽来告诉胡青草自己回来了,不像村里其他男人或者直呼女人的名字,或者喊儿女的名字叫谁谁妈。马二堂觉得一声咳嗽既能显示一家之主的威严,又能给家人一种亲切感。
马二堂掀开堂屋的棉门帘,一眼却看见村长崔大来坐在当间的椅子上。马二堂心里“呼”地旋进一股凉风。这个时候,马二堂是不愿见到任何人的,尤其是男人。他只想看到自己的老婆孩子。但马二堂的不快没有挂在脸上,而是异化成一朵笑容。马二堂笑着,从口袋里掏出烟双手递过去,说村长您来了。崔大来就着马二堂的火将烟吸燃,说老二你挣钱不顾家,这都腊月初九了才回来。崔大来的话很亲切,透着一股兄弟般的情谊。马二堂说工地上忙哩,这不下雪了才放假。崔大来说我来跟你说宅基地的事哩,你不在我跟青草说了。崔大来说着站起来,习惯地背起手往外走。马二堂边送边说改日请村长你喝酒。崔大来说好呀,走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