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男天女地


□ 聂鑫森

男天女地
聂鑫森

四十岁的柴瑛,在这个秋天的傍晚,突然觉得她栖息的这个城市,越来越拥挤了,无数的高楼大厦,在她的前后左右如密集的箭矢,朝空中争先恐后地射去,水泥、沥青和补丁似的草坪、绿树,把土地的原色严严地遮蔽。而她还很有活力的身体,也离结结实实的土地,越来越远了,一种飘飘荡荡的悬浮感,在她的心里,肆无忌惮地弥漫开来。
从黄昏到现在,她一直坐在新世纪住宅区第十八栋楼的二十四层电梯房客厅的窗前,看着城区的灯火一片一片地亮了,看着周围的高楼一层一层地明了,像一场野火,渐渐地把整个城市烧得透亮通明,又一个夜晚就这样真实地降临了。
今天是星期五,是双休日的周末,万家灯火万家团圆啊。柴瑛特意从农贸市场买来的小母鸡,早就炖出了一砂罐又香又甜的膏汤;她早就洗好了澡,穿上了洁白的丝绸长睡衣,里面呢,只有一个鲜红的古人称之为胁衣的红肚兜,当然还有一条肉红色的小裤衩。周末对于一个四十岁的女人来说,总会产生许多绚丽的联想和渴待。平心而论,她自知她不丑,除漂亮之外还有一种成熟的魅力,一米六的个子,身上还没有什么赘肉,肤色白而光滑,有一种玉的质感。可是……这些好像都引不起丈夫柳荣贵什么兴趣,他对土地占有的欲望远胜于她。她算了算日子,三个多月了,从丈夫被任命为天一房地产开发总公司土地策划部的主任,与此同时他们甩出一大把钞票搬进这套已装修好的电梯房后,丈夫就没有和她做过那件美好的事了。在此之前的两三个年头,这件事虽说很稀少,但总还是有的,而现在却是个空白!她想起小时候在乡下,常听到一句很痞俗的话:女人不是块地么,别让它荒了。柴瑛的脸忽地红了。仿佛此刻是在人前,忙羞羞地低下头。她记得在结婚后,还有在孩子尚不谙人事时,夫妻俩喜欢看那种没皮没脸的情爱电视剧,丈夫会突然小声地用暗语对她说:“今天该种种地了。”她矜持地说:“你也太勤快了,别伤了身子。”其实,心里头立刻就像猫抓似地痒痒的了。
日子真是过得快啊,孩子小健念初中了,寄宿在一所中学里,只有星期六的早餐后,才由接送学生的专车送回来,到星期天的下午三点再接回学校去。她呢,原本在一个工厂的办公室当打字员,当丈夫在这家国有的股份制房地产开发总公司荣升为一个部门的负责人,年薪猛增到十万元时,他对她说:“我们家不缺你这几个小钱,打个报告留职停薪吧。”她丝毫也没有犹豫,立刻去办了手续。等到她真正地闲下来,才知道丈夫的忙是怎么一回事了。丈夫比她大两岁,生得高大英俊,挺阳刚的,而且精明能干,吃得苦也忍得气,从一个普通干事打拼到现在这个位置,实在是不容易。她断断续续知道,丈夫所领导的土地策划部,就是在这个城市及周边的城乡结合部,去勘地、征地、买地和拆迁安置。马不停蹄地奔跑,口舌如簧地谈判,繁琐而且麻烦很多的拆迁事宜,累得他连拉泡尿的时间都没有。他哪晚回来不是三更半夜,带着一身的酒气,匆匆洗完澡,刚一上床就鼾声大作。柴瑛望着丈夫,只能无奈地叹气,她还能让他怎么着?她曾经怀疑丈夫是不是外面有人了,衣服上是不是有另外一个女人留下的唇膏味、脂粉气,但直觉告诉她,一切都很正常,他只是太累了。丈夫不止一次地夸说自己有好眼力,能预测出某一块还处在很偏僻地段的土地,价格低廉,却能在未来的岁月里变得金贵,建造的楼盘有很大的升值空间,为此公司的董事长多次褒奖他,并最终提拔他为一方诸侯。柴瑛在丈夫洋洋得意的时候,心里却是酸酸的:你的眼睛瞎了,身边的这块地你看到了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