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婚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邱满囤:灭鼠英雄还是世纪巨骗


  曾几何时,邱满囤被冠以“老鼠克星”、“灭鼠大王”,甚至被视为中国改革开放进程的风云人物,然而,后来又被媒体称为“恶之花”、“世纪巨骗”。

  今天,我们之所以关注邱满囤,是因为邱满囤案仍被人们争论不休:在法律面前,科学究竟应该以什么样的姿态出现?学术之争与民事诉讼的边界在什么地方?

  邱满囤出生于河北省无极县郝庄乡,家境极为贫苦。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即便他曾经当过兵,在部队经受过四年的纪律约束也没有收心。1957年他从部队复员返乡后,在村民的眼里,他就是一个“二流子”。他很少到地里干活,反而养了一群老鼠,常常在老鼠洞边一蹲就是半天,有时还拿家人都舍不得吃的粮食喂老鼠。

  那是国家提倡除“四害”的时候,队里安排每家每户必须交一定量的老鼠尾巴,天天琢磨老鼠的邱满囤“大显身手”,上交50根老鼠尾巴的任务没两天就完成了。

  除“四害”运动过去了,邱满囤的“才华”没了施展的地方。生活艰难,粮食不够吃,手头紧巴,他配了老鼠药拿出去卖。没赚到几个钱,反而被绑着送到公社里,要“割他的资本主义尾巴”。妻子唐月罗实在忍受不下去了,向邱满囤提出离婚。离婚后,唐月罗带着女儿回到娘家去住。不久,他们的女儿夭折了。

  邱满囤大哭一场。他觉得自己的不幸都是老鼠害的,发誓一定要配制出高效的老鼠药。邱满囤卖掉了家里的房子,开始了长达11年的流浪生活。这Il年中,他讨过饭,睡过窝棚,足迹遍及河北、河南、山西、陕西、山东、宁夏……一边卖老鼠药糊口,一边摸索着配制老鼠药。

  经过几千次试验,邱满囤摸索出了一种配方,给用这种配方调制的老鼠药取了个响亮的名字“王牌一扫光”。他带着“王牌一扫光”,开始了大规模的灭鼠行动,被当时的媒体冠以“灭鼠大王”、“老鼠克星”的名头,红遍全国。

  邱满囤风光无限。1987年春天,邱满囤带着在陕西大荔县再婚的妻子回到河北老家,当时的无极县县委书记很快作出决定,在无极建设一个鼠药厂,让邱满囤只管负责生产,技术鉴定的事情由政府出面协调。

  1987年6月,“无极县邱氏灭鼠研究所”成立,邱满囤任所长。“邱氏鼠药厂”随即破土动工。

  1989年和1991年,“邱氏诱鼠剂”分别通过了河北省科委和商业部两级鉴定。鉴定认为“这项成果为国内首创,达至国际先进水平”。

  1990年,全国最大鼠药厂在无极县城东拔地而起,省地两级投资达190万元。“邱氏诱鼠剂”获得了“中国消费者信得过产品”、“全国新科技成果奖”等几个奖项。灭鼠药“邱王”、“满囤”商标被定为河北省著名商标。邱满囤当上了省政协委员、无极县政协副主席、邱氏鼠药厂厂长,登上了人生的巅峰。

  然而,邱满囤的好日子没有持续多久,1992年6月,《中国乡镇企业报》上一篇文章使他猝不及防地从天空跌落尘埃。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五位专家。他们都在国家级的科研机构工作,都是行业内响当当的人物。作者之一汪诚信被称为中国灭鼠一号权威,1986年8月,经人介绍,他担任了邱氏鼠药厂的技术顾问。

  五位专家先是联名致信中央领导,反映邱氏鼠药中含有国家明令禁止使用的氟乙酰胺的问题,并提出,“新闻媒介广泛宣传报道‘灭鼠大王’,造成了一些混乱和误解”。

  这封信以《呼吁新闻媒介要科学宣传灭鼠》为题,发表在《中国乡镇企业报》上,马上被全国十几家报刊转发。随后,北京、天津、南京、山东、湖南等省市下令禁止销售和使用“邱氏鼠药”。

  邱满囤四面楚歌。8月,他向北京市海淀区法院提起诉讼,状告五名科学家的文章对其进行了诽谤和侮辱。1993年12月,海淀区法院一审判决宣布邱满囤胜诉,要求几位专家向其赔礼道歉,并赔偿损失。

  法院的这个判决在科学界激起了轩然大波。五位专家所在的单位均发表声明,支持专家上诉。次年春天的全国政协会议上,“邱氏鼠药案”成为委员讨论的焦点问题。不仅全国政协副主席朱光亚给中央政治局汇报科协工作时谈到此事,还有290多名政协委员针对此案提了提案,要求维护科学的尊严。而300多位院士评选的年度中国十大科技新闻中,“邱氏鼠药案”赫然位居第二条。

  1994年12月,“邱氏鼠药案”在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审理。1995年2月,法院作出了终审判决:五人文章属于学术争鸣范畴,并未侵害邱满囤的名誉权。原判不当,应予纠正。但同时表示,关于“邱氏鼠药”是否含氟乙酰胺的确认问题,以由国家行业管理的主管部门调查、确认和处理为宜,本案不予认定和处理。

  如今,人们已经很难还原事实的真相。不过,法院对于“邱氏鼠药案”的最终判决,却依然很耐人寻味。此案的初审判决,被解读为“伪科学战胜了科学”;终审判决又被归纳为“科学最终战胜了愚昧”。但是,法院的判决书上,并没有对邱氏鼠药到底含不含禁用成分作出认定。那么,科学是怎么战胜“伪科学”的?“伪科学”之“伪”,到底在哪里?学术观点之争和法律诉讼之间,界限到底在哪里?这是一个没有解决的问题。

  不过,对于邱满囤来说,人生的败局已经无可挽回。1995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出通知,要求邱氏鼠药厂立即停止生产、销售所有产品,含有禁用成分的鼠药应全部予以销毁。

  鼠药厂关闭了,邱满囤下岗了。2000年《读者》杂志转发了一篇题为《恶之花:世纪中国巨骗“梦幻组合”》的文章。这篇文章将邱满囤和袁世凯、胡万林、海灯法师、牟其中等人相提并论,称他们组建成了一支中国巨骗的“梦幻组合”足球队。

  2003年秋天,一身债务的邱满囤卖掉了他仅有的一套三居室房子还债。他自己借住在朋友的一处平房里,妻子和孩子们都回到了陕西。

  2004年8月,淡出人们视线近十年之后,邱满囤又重新出山。他和无极县的一位企业家联手成立了一家公司。公司专门生产邱满囤最新的发明——“邱氏粘鼠板”。 据说,如今,河北省会石家庄市大大小小的饭店都使用这种粘鼠板。粘鼠板上印着一张图片:邱满囤一只手拿着一个老鼠夹子,一只手拎着一只大老鼠。

  摘自《他们影响中国》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邱满囤:灭鼠英雄还是世纪巨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