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靠什么撑起城市的天空


□ 张三元


越活越年轻,这句话用在古城身上,是再恰当不过的了。记得二十年前,当我第一次走出火车站时,傻眼了,眼前是一大片菜地和农田,古城像一个侍弄菜地和庄稼的村妇,高挽衣袖和裤腿,赤着脚,挑着一担土粪,一脸的疲倦。二十年后,村妇出落成一位亭亭玉立婀娜多姿的白领丽人,时髦而俊俏。从面相上,无论如何也看不出古城已是二千八百多岁的高龄。二千八百多岁,真可谓是白发三千丈啊,在古老的神州大地上,这个年龄的城市已是凤毛麟角,但古城真的很年轻,到处都是蓬勃生气。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每过几年,古城的身高都要往上猛蹿一大截。
我要说的是古城的另一面。
古城之所以是古城,是因为它古老,著名的古老。早在周时,古城中心城市的地位就已经确立,到汉时,古城更是朝邑重镇,国家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地。到了唐朝,在自由空气的吹拂下,古城更是盛世华都,诗歌高地,商旅重埠,撑起了唐朝的近半个天空。昭宗时期,天下大乱,曾拟迁都于此,此地“实维中原,人心质良,东有凤林为之美,南有菊潭流于汉,西有重山之险,北有白崖联络,乃形胜之地,沃衍之墟,若广浚漕渠,运天下之财,可供大集”,实乃“建都之极选也。”虽然由于意见不一,最后迁都未成,但至少说明古城是唐朝的擎天一柱。虽然宋代以后,随着国力的衰弱,古城也日渐式微,但几千年的积淀,足以使古城凸现为一块高地,一块文化与精神的高地。每一块砖,每一片瓦,都闪烁着精神的极光;每一条小巷,每一根雕梁,都浓缩着文化的精粹。
但最近几年,我向初来乍到的朋友介绍古城时,总是觉得尴尬,就像没有好菜招待第一次上门的客人,不好意思得很。我拿得出的主菜只有一道古隆中,但只有一道主菜,显然不够正式和隆重。其实,我是应该拿得出几道主菜来的,譬如孟浩然,譬如米芾,譬如……读孟浩然的诗,当然是一种享受,是一种精神的沐浴,但孟浩然的人生是有缺憾的,特别是孟浩然在仕途上几乎走进了一条死胡同,我怕客人见怪,再说,历史留给我们的只是一个精神的孟浩然,在读诗的人比写诗的人还要少得多的今天,让客人读诗显然不合时宜。“米家山水”倒是一个不错的去处,奇峰竞秀,碧水蓝天,徜徉其中定会心旷神怡,但米芾有“疯颠子”之称,天马行空,快意江湖,无羁无绊,因而仕途阻塞,壮志难酬,不知道客人是不是喜欢,再说,笔墨这玩艺儿太雅,如今雅得只有酸的份,有这雅兴的人打着灯笼也难找。除此之外,其它的只能凑个拼盘,勉强算个数。朋友说,那古城墙呢?这一下戳到了我的痛处。是的,古城还有一处标志性的建筑——古城墙。朋友不管来自何方,都知道古城有一座古城墙,甚至有的朋友就是冲着古城墙来的,就像我去平遥,就是冲着平遥古城墙而去的。但在我端出的主菜中,竟然没有古城墙,不知道的朋友以为我小气,其实我有说不出的苦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