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亮之前


□ 武 歆

小毛

小毛从事现在这个工作三年了,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在工作前,要饱饱地吃上一顿。然后他的所有智慧在食物进到肚子里的一刹那,会像夜晚降临后天空中出现的星星一样,兴奋地闪烁在他的大脑里。于是他工作起来就会得心应手,在任何环境下都能游刃有余。
虽说已是深秋的夜晚,并且已经凌晨时分,但是当小毛走进这家昼夜餐厅后,发现近二百平米的餐厅竟然座无虚席,热气腾腾的仿佛盛夏一般。小毛的眼睛只是随意一扫,便朝着中间刚刚空出来的一张桌子走去,紧随小毛之后进来的长着一张刀条脸的男人,显然没有小毛的眼尖,见迟了一步,嘴里开始低声地骂骂咧咧起来。小毛没有回头,仅是通过那人讲话的腔调,就已经判断出那人肯定是个出租车司机。
服务员收拾好桌面,小毛点了两个凉菜一盘热菜一瓶啤酒。他燃起一支烟,悠然自得地吸起来,看得出他的心情好极了。小毛到餐厅吃饭,特别喜欢坐中间的餐桌。他不像大多数人那样喜欢清静的地方,更不像他的那些同行喜欢溜边,他不是那样,他愿意堂而皇之地坐在光明的地方,就像他漂亮的容貌一样,喜欢将自己表现出来,希望让所有人都能看到。
酒菜上来了,小毛慢慢地啜饮着,眼睛漫无目的地扫向四周。
小毛端杯的姿态相当帅气,中指与姆指捏着杯口,食指和无名指微微外翘,又细又长的手指和闪亮的白色酒杯结合在一起,仿佛一对孪生兄弟。间或,他抬起另一只手,很自然地抚弄一头浓密的黑发。他一点也不着急,因为距离他上班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呢。他特别愿意享受工作前的这段美好时光。
小毛喝着啤酒,眼睛却很职业地四处瞅着,他想不瞅都不成,这是他三年来养成的习惯。他的职业锻炼出了他的一双眼睛,他能一下子看出对方的职业。譬如在他前面隔着一张桌子正玩着手机的女子肯定是个鸡。那女子穿一件浅灰色双件套的羊毛衫,质地很好,大概是山羊绒的,她的外表极像一个刚刚加过夜班的白领职员,一副白色镜框的平光眼镜更是把白领的标签贴得明明白白。虽然那女子穿戴得品味不俗,但小毛一眼就认定,她就是鸡,因为在平光眼镜后面,她的眼神招摇妖佻而且飘忽不定。与那个白领鸡相隔一张桌子在吃面条的大方脸男人,小毛断定他是一个家庭不幸的男人。不是老婆跟人跑了,就是家里有了重病人,在病床前劳累了一整天,现在出来吃点东西,垫垫肚子,然后还要再继续回去看护病人。小毛马上就要去做一件从业以来、也就是这三年来最大的一桩活儿,但是竟然还能有如此闲暇的心情来猜测别人的事情,不能不说,小毛是沉稳老练的。尽管从偷窃的金额上看,小毛偷的是小钱,但他绝对可以称作大盗,而且从未失过手。
其实,最初小毛是没有这样气度的,他的沉稳是在三年的工作实践中磨炼出来的,什么东西一旦成为职业,就完全顺其自然了。
小毛第一次在后半夜进到一家文化单位工作时,尽管按照白天踩好的道,非常顺利地进去了,但他心里还是像装了十面大鼓,百里之外的人似乎都能听到那鼓声。他快速潜到白天报名招生的办公室,三拨两拨捅开了锁,就像打开自家的抽屉一样,大模大样地拿走了两千块钱。从那以后,他就专吃文化单位。当初小毛决定找文化单位下手,只是觉得那里的情形他比较熟悉,任何行当都是干熟不干生。在文化部门干了几档后,小毛发现,无论大小,文化单位里的人都是随随便便的,而且警惕性不高,还有大部分的文化单位几乎都没有装警报器,门也不装防盗门。后来小毛在文化单位得手多了,他又发现,不少文化单位当天的流动现金,大多放在财务室的抽屉里,尤其是办学习班的时候,更是如此。只要一办班,每天就会进出许多人,不仅容易踩道,还能保证肯定有现金,而且丢失了钱,还很少报案。小毛做事是个有条不紊的人,他将全市大大小小的文化单位列了一张表,总共有几百家呢,凡是他去过的,就在单位名称后面打一个对勾,目前有的名称后面已经有两个对勾了。小毛很有特点,从来不去钱多的地方工作(总是提工作呀工作的,读者可能不明白,小偷行窃怎能称为工作呢?可小毛就是喜欢把偷盗的过程叫“工作”),他不仅有工作日志表,还给自己定了四条规章制度。小毛的规章制度如下:一、每个单位每年只去工作一次(绝不能过两次);二、每次只拿两千元现金;三、只拿现金,绝不贪恋其他物品,不能贪手(即使是自己喜欢的东西也不能动);四、独来独往,不收徒不找搭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