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妈妈银行


□ 琦君

  

  《妈妈银行》琦君 著

  小时候,常听大人们说“钱庄、钱庄”,心想钱庄就是专门装钱的一间屋子,一定是角子洋钱挤得满满的,像我家专门装谷子的谷仓一样。

  有一回,一位住在城里的叔叔来乡下玩,我听他对母亲说: “大嫂,你有钱该存银行,不要存钱庄。”母亲笑笑没有做声。

  我问她: “妈妈,钱庄和银行有什么两样?”

  母亲很快地说: “钱少的叫钱庄,钱多的叫银行。”

  我又问: “妈妈的钱为什么不存银行呢?”

  她敲了下我的脑袋瓜说: “我的钱都存在你的肚子里了。你不是要吃中段黄鱼和奶油饼干吗?那都要钱买的呀。”

  我想想也对,就很感激地说:“那么我以后的压岁钱都给妈妈买黄鱼和奶油饼干,妈妈的钱就好存银行了。”

  母亲点点头说: “走开走开,我忙着呢!你的压岁钱都给你买氢气球和鞭炮花光了,再等过年还早得很呢。”

  于是我就把抽屉里、枕头底下所有的钱统统捧出来。有的是中间有个四方孔的铜钱,那是五叔婆给的。旧兮兮的一点亮光没有,不值钱的,只能包在破布里当毽子踢。幸得有不少枚银角子。银角子有两种,小而薄的是小洋角子,要十二枚才换一块银洋钱。大的是大洋角子,十枚就可以换一块洋钱了。

  我数来数去,越数越糊涂,就一把抓给母亲说:“妈妈,存在你那里。”母亲高兴地说:“好,我是你的银行。”我一听到银行就高兴,仿佛钱放在银行里就会像白米饭似的,胀成满满一锅。

  母亲把我的钱放在针线盒的第二格,对我说:“不许动,这就是妈妈的银行,要等凑满两块银洋钱,就给你去存钱庄。”

  我马上说:“我不要存钱庄,我要存银行。”

  母亲说:“钱庄就在镇上,我们可以自己走去,银行在城里,我一两年也难得去一回呀。”

  我想起那个城里的叔叔,就说: “那我们就请叔叔代存好吗?”

  母亲想了一下,好像真有什么新主意似的,就去问五叔婆:“你有钱没有?我们一起托阿叔存城里的银行好不好?”

  五叔婆瘪瘪嘴说: “我才不相信他呢!他一年到头香烟不离嘴,说不定会把我们的钱拿去买香烟抽。我不存,我宁可放在自己贴肉口袋里,最放心。”说着,她双手拍拍鼓起的粗腰,我知道她一年四季缠着的腰带里都是钱。

  钱给了母亲,我得守信用不动用它。只能常常捧出针线盒,打开来摸摸数数,听听叮叮当当的声音。

  有一次,乡长来捐款赈水灾,母亲从身边摸出五个银角子给他。我连忙问: “这是你的还是我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外书摘》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外书摘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