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情为何直教人生死相许(外一篇)


□ 林纾英

   林纾英

  今夜,中秋的月儿,透过半开的窗户,挟着微凉的风,照在我的身上。案头的百合,在月光温润的沐浴下,更加白得冰清玉洁。被幽出的香笼着,我一个人,在如练的月下,在城市的子夜中静读。

  一个人,把灵魂潜入词海,心潮在其中仰俯着平平仄仄,时而舒心,时而被苦悲无边劫攫,蹙眉惋叹。流转千年的梦魂,依然在乎一个情劫。“问世间,情为何物”,总归一字,“爱”,无道理。

  在词典里.有一条生僻而晦暗的成语“断袖之癖”.讲述的是西汉昏君刘欣与同性男子董贤另类的爱情故事.也是一个震撼人心的爱情故事。西汉昏君刘欣与同性男子董贤同榻而眠,在他有事要离开的时候,董贤的身体压住了帝王刘欣宽大的袖子。看着熟睡中的爱人,刘欣不忍心吵醒,毅然断袖离去。而董贤也回报了刘欣同样真挚的情爱。在哀帝刘欣死去第二天,董贤就为刘欣殉情自杀,死的时候,他的怀里还紧紧抱着哀帝给他的定情玉玺。发生在他们两人之间的虽然是一份畸恋,为许多人所不齿,然而这份痴恋执著,却足以使任何自诩正常的人在情关当前失色、羞惭,为之惨然而动容。

  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彼岸花开,开千年,落千年,花叶永不相见。千年孤苦的守候,历经劫难,只为了三生石畔一份不灭的誓言,为曾经种下的执念,为圆未了的愿。

  生死相殉的是未了的缘。爱是生生世世的缚缠,是无法穿越的时空。古乐府里这样的爱:“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令谁不为所震撼?

  堕入红尘,就意味着爱苦,有情,无情都是万劫不复,该了的债,该还的情,谁能躲得过?所有的一切都会在三生石前兑现。 佛教《出曜经》里有一首谒:“伐树不尽根,虽伐犹复生:伐爱不尽本,数数复生苦。犹如自造箭,还自伤其身:内箭亦如是,爱箭伤众生。”点出了爱与情的本质。

  情字如魔,教生死相许;爱臻化境,便能起死回生。情之所至,生可以死,死可以复生,生不可以死,死不可以生者,皆非情之至也。”古来英雄气短,都只为儿女情长,无情未必真豪杰,更非真人生。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是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景.只影为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烟平楚。招魂楚此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地炉,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雁邱词》是元好问词中较为有名的一首。说的是泰和五年,元好问赴试并州,路中遇一捕雁者,对好问谈了一件奇事,言设网捕得一雁.并将之杀死,另一只脱网而逃,却在空中盘旋不去,最后投地而死。元好问为大雁故事所感.把两只大雁买了下来,葬之于汾河侧,垒石为记,号“雁邱”,以作《雁邱词》。

  与元好问同行赴试的李仁卿也见证了元好问所见一幕,为雁情悲烈所感,也做雁词:

  “雁双双,正分汾水。回头生死殊路,天长地久相思债。何以眼前俱去,摧劲羽倘万一,幽幕却有重复处。诗翁感遇,把江北江南,风嘹月唳,并付一丘土。

  仍为汝,小草幽兰丽句,声声字字酸楚。桐江秋景今何在?草木欲迷堤树。露魂苦,算犹胜,王嫱青冢真娘墓,凭谁说与。对鸟道长空龙艘古渡,马上泪如雨。”

  古往今来.大雁一直被视为鸟类世界中最忠贞爱情的生灵,它们一生中雌雄配偶,浓情蜜意;出双入对,春去秋来“老翅几回寒暑”,无意片刻分离。谁料天难从其愿,罗网惊破双栖梦,猛“回头”,已是“生死殊路”。

  情何堪.这番“离别苦”?“天长地久相思债”,难偿付!生,不能与汝并翼共舞,唯有死,才得与爱侣雁丘同住!

  如此的悲情.怎不使遗山扼腕怅叹:“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又如何不教仁卿“对鸟道长空龙艘古渡,马上泪如雨”。

  世间男欢女爱.多少的情事都令人触及肠断。为情因,情扰,分分合合,在人,且生死不算。孟姜女万里寻夫,一恸倒长城;梁山伯与祝英台.生不能同衾死同穴,最终魂化双蝶,缠绵共舞,演绎了历尽磨难真情在,天长地久不分开之千古爱情绝唱。

  大雁.蝴蝶在古今中外许多的文字里都被渲染成矢志不渝的情爱。彭大翼《山堂肆考》有记:“俗传大蝶出必成双,乃梁山伯祝英台之魂.又韩凭夫妇之魂……”这一段里又引出韩凭夫妇悲壮凄烈的爱情故事。

  大雁也好,蝴蝶也好,人也好,生殉与死守.莫不是感天彻地的情爱,为后世百代所凭吊与瞻仰。

  在日本.有一则家喻户晓的悲情故事:在东京郊外的某寺坟地后一间孤独的茅舍里,住着一名为高滨( TaKahama)的老人。他独自一人生活了五十年,不结婚,也不与其她女人往来。五十年后的夏天,他一病不起,自知不久于人世.叫来弟媳及她的儿子来陪伴。一个晴朗的下午,他沉沉睡去的时候,有一白色大蝶飞进了屋里,她盘旋一周后,停在了老人的枕上。他的侄子奋力扑赶,赶走却又反复地飞回。他的侄子只好追随扑赶,最后大蝶停在一妇人坟头上,倏忽消失不见。看墓碑,上面刻着妇人的名字(AKIKO),死于十八岁。看丧葬年月,距时已五十年,虽然坟的基石已长了满绿苔,而坟头却似刚祭扫过一样干净如新,并有鲜花置于坟前。可以看出这座坟在被人时时看管照顾着。当少年回到屋里的时候,老人已在睡梦中逝去,脸上还带着满意的笑容。少年将所见情景告诉母亲.母亲幽幽地叹了一声,告诉他:伯父少年时.与一个貌美女明子有婚约,就在婚前不久,明子突然患病去世,伯父十分悲痛,一生不娶.并在明子坟地附近筑小屋而住,时时照管着她的坟茔。五十年来,他不问寒暑,日日到坟前祈哭,以物相祭。如今,想必是明子知其将去,化魂为蝶,前来接引。

分享:
 
更多关于“情为何直教人生死相许(外一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