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浓浓淡淡马俪文


□ 徐 许

浓浓淡淡马俪文图片1
在今年举办的十四届金鸡百花电影节上,马俪文凭借影片《我们俩》荣获金鸡奖最佳导演奖。
马俪文迄今只拍过两部电影,但每一部电影都掷地有声。2002年所执导的影片《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就获得华表奖优秀故事片奖、导演新人奖,另外还获得多个国际国内电影节的奖项。

两个小人物的一次旅行

现在,当年的黄毛丫头马晓颖已经长大为成熟导演马俪文,但不变的是那种锐气和执著。就像当年为获得《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原作者授权就等了两年多时间一样,执导这部《我们俩》也用了一年半时间,可谓“举重若重”。
拍摄一部总投资不到200万元的影片,却用了一年半,也算创下个纪录了。那么,这一年半时间主要做些什么呢?马俪文说“这一年半时间,就是为了等景。当时剧本写出来的时候就是这么定的,好像也挺正常,目的是为了一个最真实的效果。我在这期间没有掺杂别的事,如果那样,两件事都会做不好。”
马俪文对其他主创人员说,在等景期间可以去干别的事,但开拍了一定要按时回来。但是影视的不确定因素太多,一次,《我们俩》提前了几天重新开机,摄影师却因拍《青红》回不来,幸好帮忙找了另外一位出色的摄影师。
编剧、导演一身的马俪文这样阐述当初创作《我们俩》的缘由:“前一段时间,听到老人死了的消息后,我只有对这个老人一个模糊的感觉,半途而废的笔记让我有说不出的惆怅。满怀内疚,迷乱而苦恼,一脑子的回忆与预感。这种感觉锲而不舍地坚持着,要为两个不知道为什么在一起的小人物做一趟旅行。《我们俩》主题是广泛的,大家熟识的,是会被老百姓关注的,但却那么少见,很少有对一老一小的题材这样角度来表达,这也是吸引我写出这个本子的原因。我相信我之所以愿意写这个戏,是因为我爱上了故事中这两个人物。她们是那么活生生的,捍卫自己的同时又愿意妥协,有抗争有温情有孤独,可笑可爱又可怜。”
记者问:在这部影片里你究竟想表达什么呢? 马俪文说:“还是无法总结。这俩人为什么这样我也不知道,一个小女孩,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看到一扇门,走进去,最后又离开这个院子,中间经历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我很难用具体的语言来说明。”
接下来,马俪文将执导电影《爱上你的色》,其风格将和这两部电影有一些不同。“这部影片将会有一个张牙舞爪的结尾,但内心还是挺忧郁的。”比起前两部几百万的投资来,这部电影就显得异常奢侈——1000万元。

好事多磨选演员

虽然《我们俩》中只有一老一少两主角,但敲定金雅琴和宫哲却费尽周折。
为了剧中老太太的合适人选,马俪文见了很多老太太,但这些老太太要么特瘦而干练,要么因养尊处优而特显富态——没有所需要的感觉。这时,马俪文找到了北京人艺老演员金雅琴。
马俪文第一次见到金雅琴时,她穿着紧身衣,烫着金黄色头发,一副不服老的样子。这个样子也不是马俪文所要的。但金雅琴脸上清晰的皱纹却让马俪文感觉不错,就让她看剧本。
金雅琴看了剧本就失眠了——深受感动,特别想演。
接下来最重要的是,要把金雅琴金黄色头发变成剧情所规定的灰白色。他们先后找了六七家高级美发店,使用了大量进口的东西,不仅无法达到预期效果,还导致头发变质、折断。剧组里已经传出一点“弃用金雅琴”的空气。金雅琴显然已经感觉到了这点,多少觉得委屈:“我的头发都弄成这样了,居然不想让我演了?”
但马俪文一直没有想着放弃金雅琴,她又一次把金雅琴带到一家非常时尚的美发店。马俪文发现,在一群年轻、时尚的顾客中间,80多岁的金雅琴置身其中,她的表情是那么孤独无助。
马俪文告诉记者:“我要的就是这种状态,她肯定行。”
这家美发店依然无法如愿做出头发的效果,但已无法改变马俪文的决定。最后,化妆师花了20多元买了一种油彩,把金雅琴的头发一根一根刷成灰白色。
金雅琴没有辜负马俪文的一片苦心,她不仅最认真,勤奋地完成了创作,同时也给自己抱回了两座影后桂冠。
确定宫哲主演剧中小姑娘一角也颇费周折。第一天见到中央美术学院学生宫哲的时候,马俪文觉得挺有缘分的。“她穿着不张扬,又有一种独特的味道。她的样子挺好的,两个眼睛瞪着你,带着好奇和期待,等着你去激发其能量。”
当天,马俪文去宫哲宿舍,让她找一些衣服来看看。进入宿舍,马俪文发现,其他女孩的地方都乱成一团,而唯有宫哲的天地里却整洁而井井有条。这让马俪文更欣赏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