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木虻.爆米花


我对童年的回忆往往从香喷喷的爆米花开始,然后是一个叫“木虻”的人。他与他的小煤炉、风箱和黑得锃亮的葫芦摇锅一样可爱、喷香、有味,至今令我无法忘却。
  爆米花是我童年最好的零食。小时候,村里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听到一声“砰”的声响。这时,村里的小孩都知道,爆米花的木虻又来了,那香喷喷的爆米花诱惑得我们直流口水。于是,一个个赶紧从家里装出米来,围着那个黑葫芦的机器旁,等着木虻把自家的米倒进去,然后又是“砰”的声响,空气中便充满了爆米花的香味。
  木虻起初名字叫黑炭。听村里人说,木虻老实本分,性情好,又有些木讷,不管谁叫他帮忙做事,他都很乐意,就是有一根筋不会通,倔强起来几头牛也拉不回。有人说他像木头的牛虻,才给他取了“木虻”这个外号。他来村子爆米花,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木虻、木虻”地围着他叫个不停,他从来没有生气过。木虻自己也说,还是这个名字听起来顺耳。木虻人长得虽不高大,但身子硬朗,脸面黝黑,有一把好力气。他娶了个漂亮的媳妇,村里年轻人都很羡慕他。后来,那个漂亮媳妇跟一个阉猪的好上了,有人跟他说,他还不相信。直到有一天他媳妇跟阉猪的跑了,他在床上躺了三天三夜。村里人对他说,阉猪离我们这里不是很远,可以和他理论理论,或许有挽回的余地。木虻什么也不说,只扔出一句,她没心跟我,算了罢。木虻来村里爆米花,他那个虎头虎脑叫“红桔子”的儿子,像烟袋子似的形影不离挂在背后。常有人对红桔子指指点点,说他像阉猪的,木虻却像没听见似的。
  每次木虻的到来,村里的小孩个个都会欢呼雀跃。木虻对村里的小孩很熟悉,几乎每个都可以叫出名字。小孩们经常纠缠着他,他心烦的时候只是皱皱眉。我们虽然对他很随便,但对他的娴熟爆米技术佩服得五体投地。每当我们爆完自家的米花时,总是静静的或蹲或站在那儿,观看木虻爆米花时的每一个动作。只见木虻拧开黑葫芦的盖子,一边用手兜一下,慢慢地将大米倒进去,然后取几粒糖精,盖上葫芦盖,拧紧了放在煤炉上的架子上摇。大概烧了七八分钟,木虻就停下来,整理那个又黑又大的布囊,将一头用绳子扎紧,然后一手拎着摇锅的手把,其中一头用火钳钩住,另一端放在布囊的架子上。这时,所有的小孩都躲在一边,举着双手堵住双耳眼,侧着身看着这边的一举一动。木虻接着将黑葫芦放在架子上,找来一把钢管一样的东西,套在一头,脚跟在葫芦肚上,手轻轻地一拍,只听“砰”的一声,布囊随着气流一下子张开,一股香气立刻弥漫散开。我们个个面带笑容,手舞足蹈,那欢快的心情至今还记忆犹新。
  有一年冬天,天气冷得叫人颤抖。放学后,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听见“哐当”、“哐当”的敲锣声。我抬头往声音的方向望去,有一个剃着光头、身挂白布条、手持着锣的人站在村巷里,背后跟着几个人。我镇定一下认真看时,才知道那个敲锣的人就是木虻。我先是惊诧,后是疑问,木虻怎么会是四类分子呢?回到家里,听父亲说,木虻因为爆米花,搞副业,被大队游村的,昨晚还被批斗,背后跟着的几个人是来监督木虻的。父亲讲完话时,又叹息了一句:这么冷的天气,大家都闲在家里,谁还会下地劳动,爆些米花给孩子们吃,不可以吗?我不知别人是怎么看待他,在我的心目中,木虻是那样的温和善良,是带给我们小孩快乐最多的人。一年后,我离家在外读书,从此,我再也没有吃过木虻爆的米花。
  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在一些学校或电影院门口,或是KTV里面,经常会有卖爆米花的,这种爆米花已经不是从火炮里面爆出来的,而是用一个类似于铝锅的工具烤出来的,叫做烤米花或炒米花,吃了口感完全不一样。但是,一看到这些米花,我就会想起爆米花老实本分善良的木虻,想起童年记忆里那黑黑的葫芦式的摇锅,想起自己抱着米等着爆米花的心情,想起那一声“砰”的响声。
  责任编辑 贾秀莉 林 芝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木虻.爆米花”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