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湄公河:中南半岛生命的源泉


□ 黄秀芳


湄公河:中南半岛生命的源泉图片1
在7、8月的酷暑天里,我们的编辑记者沿着东南亚第一大河湄公河采访。从中国的青藏高原而来,向南中国海而去的湄公河,千万年来始终按照她一如既往的规律缓慢而沉着地流动,浇灌出了中南半岛上的文明之花。而今,在世界日益全球化的时代,这条河以及生活在河流两岸的人民,依然呈现出难能可贵的自然与素朴的风貌。
老挝南部的占巴塞镇,坐落在湄公河的西岸,来往需要轮渡。渡口有三四条驳船,驳船是由两条船接合起来的,也没有什么接驳设施,完全靠人力。但是在这样的渡口上,可以欣赏到一个久别了的乡村的面貌。
湄公河:中南半岛生命的源泉图片2
琅勃拉邦坐落在湄公河与其支流南康(Khan)河的汇合处,站在琅勃拉邦的最高处普西山可以眺望全城。摄影/石明

坐在从云南勐腊开往老挝琅勃拉邦的汽车上,想着即将体验的一切,心情复杂。这次的行程,是与西双版纳州旅游局联手探访湄公河,计划陆路去,水路回。湄公河是一条黄金水道,它的上游是澜沧江,携带着唐古拉山北麓的融雪和雨水的澜沧江,出了云南西双版纳后就叫湄公河。湄公河从青藏高原而来,流过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后,汇入南中国海,全长4880公里(在中国境内干流总长2129公里)。因此,我对于将穿越整个中南半岛的采访旅程,当然是既向往又有一点忐忑。
湄公河:中南半岛生命的源泉图片3
在湄公河昼夜不息的流水中,琅勃拉邦迎来她又一个晨曦:当寺庙的僧侣们排着整齐的队伍出来化缘时,市民们也打扫庭院,修剪花枝……整个城市呈现出一种古朴、平和、安详的氛围。
摄影/田芳
从勐腊到琅勃拉邦的300多公里路,我们都是在山里穿行。眼见得一座座山峰突起在高原之上。常常是翻过了一座山以为该下到平原了,不料前面又有一座山逼仄过来。但是我知道,湄公河就在身边不远的地方流淌着——当北部的山地和高原向西倾斜到谷地时,就是湄公河沿岸平原。而在那狭长的湄公河岸边,从北到南,老挝的几个大城市——琅勃拉邦、万象、沙湾拿吉、巴色依次排开,与对岸的泰国隔河相望。这正应验了一条亘古不变的真理:有河流就有人类的聚居点。我们此行的第一站,是有着千年历史的老挝古都、佛都琅勃拉邦。
坐了9个多小时的车,终于在夜色中抵达琅勃拉邦,第二天一早,我就已迫不及待地流连在湄公河岸边。晨曦中,湄公河在淡淡的薄雾中渐渐地露出她的面容。因为一路流经的都是红土地的缘故,湄公河泛着红土色。宽阔的河面,无风也无浪,湄公河就像一位温柔的女性,平缓地流淌着。而没有她的上游澜沧江那样凶险、湍急。
码头上停泊着几艘客船,吨位都不大,看不到船家忙碌的身影。岸上等候上船的人很少,看神情也都不着急。远处,偶尔有零星的几只小舢板和独木船划过,在清寂的河面上,绘出一幅田园般的画面。
湄公河:中南半岛生命的源泉图片4
湄公河是东南亚第一大河,而她所流经的地方,是世界上经济最贫困的地区之一。但是因为有了湄公河这条母亲河的依赖与哺育,生活在这条大河边上的人还是有那么多的欢笑。 摄影/徐晋燕
老挝是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之一,人年均收入不足400美元。一个政府公务员的月收入也只有50美元左右。政府财力不足,所以难得的滨河堤岸,却是一条2米宽的土堤。这种情形不仅在琅勃拉邦如此,万象也如此,再下去的沙湾拿吉还是如此。
但是,贫穷的老挝却自有另一种美丽:从容、安详地面对现实。
走在有着茂密的植物遮掩的滨河路上,面河而立的住宅都只有二层,独门独户,用栅栏围住。门前、院内栽着各种花草树木,将那些有着法国风格的黄色、白色、褐色,或者黄白相间、绿白相间的小楼,装点得像花园一样美丽。这些房屋,大多是自住,但也有不少是商住两用。自从琅勃拉邦被评为世界遗产地之后,旅游业就成为当地主要产业。开饭馆的、卖工艺品的、酒吧、音像店、家庭旅馆,比比皆是。但是,在这个商业设施如此密集的城市,你却感受不到商业气息——无论走在琅勃拉邦的哪一条街道,哪一个角落,是在清晨还是夜晚,甚至在露天夜市上,都听不见嘈杂的吆喝声、拉客声、叫卖声。在琅勃拉邦,做生意的似乎都是守候型的,讨生活,也这样恬淡。
分享:
 
更多关于“湄公河:中南半岛生命的源泉”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