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唐书·南蛮传》吐蕃“苏论”考


□ 杨铭

  《新唐书·南蛮传》及《册府元龟·外臣部》记载吐蕃官吏中有“苏论”一职,学术界历来无解。今检得拉萨《唐蕃会盟碑》东面碑文有sovi blon pos -词,学者译为“边将”或“边吏”,敦煌本吐蕃历史文书《赞普传记》有so blon sde Lnga 一词,可译为“边吏五部”。依此,汉文文献所载的吐蕃“苏论”应为古藏文so blon的音译,为吐蕃守边官吏的专称。

  关键词:吐蕃 苏论 边吏

  作者杨铭,西南民族大学西南民族研究院研究员。地址:成都市.邮编610041。

  一、记载吐蕃“苏论”的汉文文献

  《新唐书·南蛮传》“两爨蛮”记载:唐贞元五年(789),韦皋联合东蛮等“大破吐蕃青海、腊城二节度军于北谷,青海大兵马使乞藏遮遮、腊城兵马使悉多杨朱、节度论东柴、大将论结突梨等皆战死,执笼官四十五人,铠仗一万,牛马称是。进拔于葱栅。乞藏遮遮,尚结赞子也,以尸还。其下曩贡节度苏论百余人行哭,使一人立尸左,一人问之日;‘疮痛乎?’曰‘然。’即傅药。日‘食乎?’曰‘然。’,即进膳。曰‘衣乎?’曰‘然。’即命裘。又问‘归乎?’曰‘然。’以马载尸而去”。对于这里的“苏论”一词,中外学者至今未有人能解其意,中华书局标点本的校勘者仅在其下划一横线,表示该词应为专门术语,但未释义。

  此段史事亦载于《旧唐书·吐蕃传》,曰:“(贞元)五年十月,剑南节度使韦皋遣将王有道等与东蛮两林苴那时、勿邓梦冲等帅兵于故膏州台登北谷大破吐蕃青海、猎城二节度,杀其大兵马使乞臧遮遮、悉多杨朱,斩首二千余级,其投崖谷赴水死者不可胜数,生擒笼官四十五人,收获器械一万余事、马牛羊一万余头匹。遮遮者,吐蕃骁勇者也,或云尚结赞之子,频为边息。自其死也,官军所攻城栅,无不降下。蕃众日却,数年间,尽复裔州之境。”又,《册府元龟》卷987《外臣部-征讨六》、《资治通鉴》卷233贞元五年十月条所载与此略同,而无“曩贡节度苏论”一句。前后比较,可以看出《新唐书》、《旧唐书》、《册府元龟》、《资治通鉴》等所载贞元年间韦皋等破吐蕃青海、腊城二节度军,杀青海大兵马使乞藏遮遮、腊城兵马使悉多杨朱等史实基本相同,p《新唐书》多出“其下曩贡节度苏论百余人行哭”云云一段文字。那么,《新唐书》所载是否有其本呢?这就需要找出其他文献的类似记载来印证。

  查《太平广记》卷480引《咸通录》,有大致相同的一段记载:“唐贞元中,王师大破吐蕃于青海。临阵,杀吐蕃大兵马使乞藏遮遮及诸酋,或云,是尚结赞男女(意为尚结赞子嗣)。吐蕃乃收尸归营,有百余人,行哭随尸,威仪绝异。使一人立尸旁代语,使一人问:‘疮痛乎?,代语者日:‘痛!’即膏药涂之。又问日:‘食乎?’代者日:‘食。’即为具食。又问曰:‘衣乎?,代者日:‘衣。’即命裘衣之。又问:‘归乎?’代者日:.‘归。’即具舆马,载尸而去。译语者传也,若此异礼,必其国之贵臣也。”引此,知此战后确有“百余人”为战死的乞藏遮遮举行“行哭随尸”的仪式,且此段故事为吐蕃人“译语者”所诉,而被《咸通录》的编者视为“异礼”,应不是虚言。

  可见《新唐书》所载“其下曩贡节度苏论百余人行哭”并非虚构,而是有所本的,其主要内容可能就出自《咸通录》记载的“译语者”所传的真人真事。而且,据当今学者研究,这种“行哭随尸”、以人代答的仪式属于吐蕃原有宗教苯教仪轨的范畴。

  又,笔者翻检《册府元龟》卷976《外臣部·褒异》条下,亦见“苏论”一词。其载:梁太祖乾化元年( 911)十一月丙年,以“吐蕃腽末首领杜论没悉伽、杜论心并左领军卫将军,同正。末苏论乞禄论右领军卫将军,同正”云云。此“苏论”为腽末首领乞禄论的原有头衔,后梁所封为“右领军卫将军,同正”。

  “咀末”是唐代后期河陇地区出现的一个与吐蕃关系密切的部落,它与当时的吐谷浑、党项并称为“三部落”,之后建立以其为主的凉州政权(948-998),割据河西走廊东端达半个世纪之久。此外,《通鉴》卷250唐懿宗咸通三年(862)十一月条记载:腽末起义后势力很大,“吐蕃微弱者反依附之”,是知腽末中有一部分成员原本就是吐蕃人。

  由此可见,“苏论”是一种职官名称,见于唐代吐蕃及其与之关系紧密的“腽末”部落。以上述文献所载事件的年代先后顺序来看,“苏论”一词应源于吐蕃,后为腽末所沿用。

  二、吐蕃“苏论’’的含义

  那么“苏论”究竟是吐蕃的何种官吏呢?仅从其字面上是看不出来的,还需要从上文提到的吐蕃节度的分布与职守说起。据记载,曩贡节度为吐蕃南道诸节度之一,见于文献记载的还有腊城、故洪、松州等节度。吐蕃“腊城节度”、“曩贡节度”已经见上引;《新唐书·南蛮传》“南诏”载吐蕃“西贡节度监军野多输煎者,赞普乞立赞养子”;《旧唐书·王涯传》载“故松州城,是吐蕃旧置节度之所”;《册府元龟》卷987《外臣部·征讨六》载“大历十一年正月崔宁上言大破吐蕃故洪等四节度”;《新唐书·吐蕃传>称论莽热没笼乞悉蓖于贞元十八年左右曾“兼松州五道节度兵马都统、群牧大使”。据此,是知中唐时期吐蕃在其东北方向的唐蕃边界南段设有囊贡、腊城、故洪、松州、西贡五个节度。上述吐蕃诸节度所在的位置,松州节度的驻地即今四川松潘。曩贡节度应得名于曩贡川。“曩贡”又作“曩恭”,《蛮书》卷1《云南界内途程第-》载:巂州柳强镇“城下有路向曩恭地”,柳强镇今冕宁县。《新唐书·南蛮传》“南诏”载:约贞元十五年前后,吐蕃引众五万自“曩贡川”分二军攻云南,一军自“诺济城”攻巂州。巂州即今四川西昌市,诺济城在巂州西北,又名“普安城”。据此可知,曩贡节度的驻地在今四川西昌西北方。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新唐书·南蛮传》吐蕃“苏论”考”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