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偶然命案


□ 庞文梓

  一个偶然的命案,牵扯出形形色色的人。从区委书记到科长到警察到砖匠到智障者,都在一刹那间改变命运,最终导致无法收场的结局。其实,故事的开始很简单,就因为一句话。那么,这究竟是一句什么话呢?
  
  一
  
  悲剧刹那间就发生了。
  警察从警车上下来时,双方的冲突停止了。两个警察扫视了一遍周围的人,就扫视到了他们收拾过的几个小流氓。不用问,他们就明白这些小流氓充当着什么角色。
  一个衣着邋里邋遢的后生,自报翻贵的名号,然后朝警察咿里哇啦地说开了:“这是什么世道?有没有王法了?流氓小子来这里是做甚的?……”
  警车上共下来两个警察,一个问谁是报案人;一个挥舞着手,大声喊着无关人员退场,然后向几个小流氓走去,还质问着走不走。
  报案人是个中年人,走到警察面前,自我介绍道:“我叫杨杰,在市统计局工作。”随后,他向警察指点着现场,叙述发生冲突的过程。
  这是一道不足十米的斜坡,坡上面住着几家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家,大门外是两米的巷道;坡下面住着几家平民百姓,最大的官就是科长。近几年小车进了家庭,院子里能进小车的房子,房价一涨再涨;院子里进不了小车,房子就少有人问津。所以上面的人家就想扩展巷道。拓宽巷道自然就要占斜坡。下面的人家不同意,因为拓宽了上面的巷道,斜坡就变成了圪塄,圪塄不但影响着后窗的光线,上面车来车往,还有噪音,还有车扬起的黄尘会落在后窗上。双方无法协调,上面凭着势力,强行修筑圪塄,领工的是上面住的一个叫陈根子的中年人。陈根子是砖匠出身的包工头,现在是有钱也有势,势焰嚣张,夸下海口说这条道他一定能修好。第一天动工,下面的几户人家就联合起来,去找城建部门上访。城建部门的负责人答复说:属于违章修建,他们会派城建纠察队纠正的。第三天,眼看着圪塄快修建起来了,可是还不见城建纠察队的人影子。下面的人家意识到城建部门不准备插手此事,所以在第四天走进了工地,强行阻挡修建。这天停工了。第五天,陈根子叫来了十几个小流氓,再次动工。下面的人家又想阻挡,十几个流氓推推搡搡,粗暴地把他们挡在了工地外。杨杰打电话报了警。
  翻贵看到警察认真地听大舅杨杰说话,觉得大舅很了不起,所以更威风了,两手攥着铁锹,叫骂道:“狗日的流氓小子,婊子儿,你们有本事就再来,看老子怎样收拾你们。”
  这边有两个小流氓觉得翻贵的骂声太刺耳,见警察去那边清场,就朝翻贵走过来,挥挥拳头,一副要打翻贵的势头。
  刚才翻贵手握铁锹,前进一步,又退一步,想打对方又不敢出手。现在有警察在场,他的气壮了,双手横攥着铁锹,骂着日你妈的你过来。
  这个灰汉还敢在老子面前耍横?真是有眼无珠!一个小流氓火气冒起来了,叫骂着日你妈的,老子这拳头好久没派用场了,骂着就往翻贵身边扑。另一个小流氓看见翻贵愣头愣脑,浑身不穿一件像样的衣服,扯住准备和翻贵较高低的小流氓说:
  “算了,他是个连你还不如的人。”
  警察听到了这边的争吵,知道有他们在场,不会有什么大的冲突。他觉得流氓还害怕这个邋里邋遢的后生,说明这个后生还是能镇人的。这一意识埋下了祸根。
  平息事态,首先要双方停止一切对立行动。所以,警察让工队停止修建。陈根子不停手。当了包工头后,陈根子没有再亲自做过活。这起工程非同一般,他要亲手干到底,而且干起来越干越有劲。
  警察喊道:“那个砖匠还不住手?”
  陈根子继续砌砖。违章建筑是城建上的事。只要生米做成熟饭,你警察还能怎么样?他把警察的话当成耳旁风了。
  翻贵也吼道:“陈根子,你停不停手?”
  陈根子不服气地说:“灰汉?有种你过来呀。”
  这是霸道行为。霸道得连警察都不放在眼里。警察愤怒了,又喊道:“那个拿铁锹的后生,你照他的脑袋砍上一铁锹,看他还住不住手。”
  拿铁锹的后生就是自报名号的翻贵。翻贵一扑,跳下斜坡,挥起手中的铁锹,朝陈根子的脑袋砍去。翻贵今天太恨这个人了。平时陈根子不是给他两包不值钱的纸烟,就是给两件旧衣服,他觉得陈根子还是个讲义气的人,所以不管陈根子派他干什么重活,他都没有怨气。今天陈根子叫了十几个流氓欺侮大舅,他替大舅说了两句话,陈根子就骂你这个灰汉有你什么事!听到陈根子骂他灰汉,他气得眼珠子直往外蹦。他没想到陈根子也把自己当灰汉看待了。他这时才觉得陈根子没把自己当人看待。每当听到有人骂他灰汉,他不由得暴跳如雷,不由得要叫骂几声。刚才他就想骂陈根子几句,可他们人多,他不敢。现在他还骂他灰汉。有警察撑腰放了话,他想都不想地挥起了铁锹。
  陈根子虽没抬头,但他知道警察说拿铁锹的后生就是说翻贵。翻贵是他工队的小工,他平时施予小恩小惠,说两句甜言蜜语,就把翻贵笼络住了。他明白翻贵是个什么样的人。陈根子听到有人扑过来的声音,他没有在意,他知道翻贵是个灰汉软蛋,不敢动真格的。他不怕,继续干活。他要向人们展示自己的厉害。当他听到铁锹带来嗖嗖的风声时,本能地抬起了头。这一看太晚了,铁锹已经劈头盖脸地砍过来了。他想躲,可是来不及了。陈根子啊地惊呼了一声,随即扑腾仰面倒地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