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自然笔记(二题)


□ 杨文丰

温泉浴



就变了,人,一到温泉,就变得非常自觉,也非常情愿地就降下了一贯自视至高的地球村“老大”身份,甚至蹲下去,浸下去,沉下去。温泉真宽厚,很理解,也很宽容,总是以水做的骨肉,温暖的合作,软绵的贴体,朦胧的透明,立体地,开放性地,接你,纳你,拥你,抱你。连水面上的氲氲水汽,也在围拥你,呵护你。
有一首老歌唱“鱼儿离不开水,瓜儿离不开秧”,其实,我们这些所谓的人,什么时候又能离得开水呢。人总是恋水的动物,永远都是。《红楼梦》里就有什么什么人是水做的骨肉的经典说法。实际上,所谓的人,即自然人,本来就是在陆地上以两条腿行走的,灵魂和肉体都有待纯净的水式风景。美国超验主义作家爱默生就曾说过:“每一个自然现象都是一种流出……。”人流,人才流动,我以为也是自然现象的流出,大体上也可看成是水体流动。
何况,作为动物的人,本来就是在温水中孕育和成长的。从这个意义上看,人一泡入温泉,其实还是“回归”。这种回归所指向的,趋向的,是一种关系:和谐。
——好一泓温泉,好一泓碧水汤汤,正好提供了人与自然(水)在自然伦理属性上走近和谐的“平台”。

的确,人与水是在尽量接近和谐关系,在这温泉里。在温泉里,所有的一切,都在流荡,温温暖暖地流荡。自然,以温暖的液态温暖人的身和心。缓流不息的温暖,在抚摸你、在抚慰你。温暖正逐渐转化成快乐,爬上你的眼,你的肌肤,荡漾在你的心田。谁会不向往温暖呢?温泉是有形象的、流淌的、现实主义的温暖,而人呢,是站立的,行走的,会思想的,会说话的,会吵架的温暖。快乐则是有些抽象的,是心灵深处的温暖。温泉,一般情况下并不汹涌,更不张扬。在水的集体农庄里,温泉该是最温和,也最纯情的村姑了。温和与温暖原来竟是孪生姊妹。人与温泉如果接近和谐,就似温暖与温暖走向欢爱。
人在回归青春,在这温泉里。青春是多么快乐,多么温暖。看哪,那喧哗着、跳跃着和荡漾着的红绿青春,荡漾着的喧闹美丽,多么可爱,她们是一群的来自舞校的少年男女。

人与自然的和谐美,在温泉里能够得到最大限度的凸现吗?
人,唯有在这温泉里的姿态和心态,才够得上是较尊重自然而又较大限度地在利用自然:自然以没有一点缝隙的温暖,在温暖人,在抚慰人,在恩泽人。人呢,既可以利用温泉,然却又不占有,也占有不了温泉;温泉浴人,不但不至于造成自身的机体损伤,何况,这温泉还在“再生”。温泉尚在,这水更在;温泉不至于因人的浴洗而枯竭,人一起立,温泉就自然而然地滑落,至多让你的身体残留些水渍,更无从谈起会产生什么灾害性污染。没有谁会不快乐不美丽,在这温泉里;同样也无法不快乐不美丽,这可爱的温泉。
由此而论,如此的温泉浴不是已经作成了一个伟大的象征了吗?作成了人与自然关系的象征了吗?所谓的“人与自然和谐美”,不就是人与自然关系的理想吗?
西方的“土地伦理”也好,古老中国的“天人合一”也好,其实,我以为都未能真正地、从根本上和具体形象上完成人与自然理想关系的表达,而且,也无法表达,因为,渺小的人类史和伟大的自然史终将同时证明:这人与自然的关系,将是永远也无法百分之百达到和谐的关系!
然而,人与自然的关系,没想到竟能在温泉浴里体现出最靠近和谐,而且,这还是最恰当的体现。


当归

一、 当归,与慈母盼子归的联系,起源于亦实亦虚的民间故事
传说远古有一位乡村少年,自幼与母亲相依为命,苦于生计,只得只身入神山采药。“布谷,布谷”起起落落了三年,每天母亲都会在夕照中来到村口,望,直望到暮色苍茫,秋水望穿了却一直望不回子归,终于郁忧成疾,病卧在床……忽一日,披着村头大槐树上喜鹊的喳喳叫声, 那急切的游子,终于推开了虚掩的柴扉,终于回到了家……煎熬自己所采回的后来被唤作当归的草药,终于治愈了母亲的痼疾。后人有感,遂选取唐诗“胡麻好种无人种,正当归时又不归”里的“当归”两字,以命名这种草药。从此,作为药物的当归,就宿命地负载上了沉重的精神寄托和情感负荷。
二、当归无疑是生长在土地里的理想主义
根,无论理想不理想,都离不开土地的孕育(无土栽培除外)。当归的根,被土地包围。根,生长在苍茫日夜,慢慢地在长、默默地在长,尽管包围当归的是带血温的泥土,埋着压着当归之根的是带血温的泥土。谁也无法否认风云雨雪不会汇聚于根,作用于根。有一个成语本来就叫叶落归根。其实,对于当归,不仅有落叶归根,归根的,其实还有其他东西,也有很多问题,比如,归根的就还有茎和叶光合作用生产的养分。无奈的是当归的价值只能体现在根上。长根,才是当归的最高理想,更是命运。尽管要长成理想的根,还不完全取决于当归的主观努力,当归的命运,在很大程度上,还取决于生存环境。
分享:
 
摘自:海燕 2005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