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赤子般纯粹的人


□ 谢宜兴

一个赤子般纯粹的人
谢宜兴

2007月3日上午,当我听说蔡其矫老师已于当日凌晨2点多逝世时,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愿相信这是事实。就在一周前,我到宣武医院看望他,他的神智还很清醒,我还告诉他过些天再去看他;新年前夕,听说他出院回家静养,我还在丑石诗歌网上发帖祝愿他早日康复,没想到回家才两天,他竟已绝尘而去。从此,只把那些美丽的诗歌和曾经共处的记忆留在我们心里。
我和蔡老师初识于1990年9月福建省作家协会和宁德市文联在霞浦三沙举办的“福建省海洋文学研讨会”。而在那之前我们已有了三年多的文字交往。
1987年,我自费印刷出版了诗集《苦水河》,给我内心景仰的蔡老师也寄去了一册,可我没想到竟收到了他长达三页的回信。他说,《苦水河》里的诗歌,“篇篇让我动心”,“我尤其喜欢《离别》”。“是我帮你挑几首,还是你自己选一组,我推荐给《星星》诗刊?”当时没有电脑打字,我想怎么能叫蔡老师帮自己抄稿呢?于是,我选抄了一组寄给他。我没想到蔡老师看到我抄的稿子中有涂改的字迹,给我回信说:“舒婷、北岛他们给我写信寄稿,凡发现错字都重抄一页。由此可以看出一个人做事的认真与严谨。”推荐稿子的事因此就搁浅了,但这件事却叫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它让我在后来的工作生活中时时铭记细节不可忽视。后来我与蔡老师接触多了,看他抄写的诗稿确是每一页都工工整整,极少涂改。
那时的通信中还有一件我记忆深刻的事。那时我创作了大量乡村题材、带叙事性质的诗歌,如《银花》《三十岁的豆豆》等,我把这些诗歌称之为“诗歌的小说化”,自认为这是一种创新的尝试。我把这一想法告诉他,他当即回信说“这不是创新,是无意义的尝试。”“什么诗歌的小说化,你去看看《木兰辞》《孔雀东南飞》,古代就有了。”像这种诗艺的交流,后来因为我调到福州工作,同城而居,也就多了耳提面命的机会。他曾以《枫桥夜泊》为例,结合自己写作《竹林里》的体会,给我讲过诗歌的意象、情景及细节问题。这些年对诗坛现状及某些流派,在私下的交流中,我发现他有着许多不同流俗的看法。
我曾于1985年5月和刘伟雄等诗友一块创办了诗歌民刊《丑石》。在和蔡老师通信一年后,我冒昧地提出请他当我们《丑石》的顾问,并帮助题写刊名。当时的《丑石》打字油印,丑陋不堪,没想到他竟很快回信爽快答应,并随信寄来了毛笔书写的“丑石蔡其矫题”六个字。二十余年,《丑石》从纸刊、小报、大报到网站,蔡老师题写的“丑石”二字一直沿用至今。这几年,《丑石》举办诗会、朗诵会、评奖及创刊二十周年纪念等各种活动,只要我们邀请,他没有一次推辞,真可谓“有求必应”,“顾问”得名副其实。大家都说他是“福建诗坛的一面旗帜”,而这几年我们在举办各种活动时,更是真切地体会到这面旗帜对于福建诗坛是多么地重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