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楼传奇:秦淮记忆的晚清命运


□ 秦燕春

  内容提要 在晚明文献特别是《板桥杂记》的描绘基础上,经有清文人迭相传唱,秦淮记忆已经凝结成为神话般的“青楼传奇”。时值晚清,由于社会文化生活变迁的特殊性,更使得这一香艳传说彰显出与前不同的特殊命运:明季秦淮流落在清季社会被越放越大背后的真实状态,一方面是烟花现实距离文人趣味越来越远,一方面是女性命运的历史记忆被重重改写。
  关键词 晚明 青楼 秦淮 晚清 历史记忆
  
  一、作为“青楼经典”的“秦淮艳迹”
  
  “芳草地,秦淮旧梦谁纪”?明亡以后,晚明的青楼尤其是金粉的秦淮,究竟因何、如何以空前绝后的香艳系数顽固留在了后人印象中?所谓“六朝金粉之遗,只剩秦淮一湾水。逮明季马湘兰、李香君辈出,风情色艺倾动才流。迄今读板桥之记,画舫之录,纸墨间犹留馨逸”,一湾秦淮与明季名妓成为旧日金陵最重要的遗产。其中晚明以降文人叙事推波助澜般地模仿续写,其功显然非小。时值晚清,这一“重写经典”行为可以说既有继承,又有创新。尤其作为记忆的秦淮与现实当中的秦淮之间的巨大落差,成为此际文人心中横亘的一道山梁。
  因为金陵“有清而后,迭遭兵燹”,不仅“清初旧院荒废,沦为菜圃”,甚至清代中叶黄景仁题咏秦淮时,这里还是“残金剩粉吊不尽,徘徊漏下啼城乌”,尤其经过太平天国的战乱兵火,南京更是一片萧条。晚清进一步沦落为“偌大京华,几似冷雨凄风之鬼蜮,秦淮水涸,钟阜云封矣”。彼时记载中多见“二百年来歌舞地,可怜风雨昼沉沉”;“一泓秋水成平陆,不见当年长板桥”之类风流不再、遗恨空留的喟叹。但这些根本不影响作为经典记忆的秦淮风月与作为经典文本的《板桥杂记》仍然被不断出版、评说、摹写。或者说,正是由于秦淮风月追忆中所体现的当下与往昔之间的缝隙,才更加唤起晚清频频回眸晚明的热情。
  曼昭所著《南社诗话》中针对明季以来金陵衰败的原因,有如此归纳:“金陵之荒落,人为之也。弘光出走,而陪都有黍离之感。太平天国崩坏,而金陵更黯然无色矣。”按说民国元年临时政府开府南京,十六年更以之为首都,“宜有蓬蓬勃勃气象”,然而“大盗窃柄,群小跳梁”(11)的糟糕时局与政治混乱令人失望,具体用诸南京,便是“盛衰往事知多少,都在秦淮浅水边”(12)。风花雪月能够与易代承平息息相关,这无疑是晚明艳迹在两百余年中皆为青史书写、能够别具一格的重要原因。
  资料显示,明末清初享誉全国的诗人骚客、忠义节烈,许多人都曾去旧院寻访游宴。尤其让后世文人津津乐道的,正是其时的青楼高格,所谓“胜国晚年,虽妇人女子亦知向往东林”。(13)相反,声名狼藉的阉党权贵、庸俗不堪的伧父巨贾,则经常被秦淮名妓拒之门外(至少在当时人的记载与后人的想象中如此)。香艳尤物居然与民族兴亡、黍离之思、君父之恩如此重要的时代主题联系在一起!如果真的“名姝亦附东林传”(14),喜爱浪漫而又心忧天下的传统中国男性文人一世得此际遇,尚复何求?这些广为流传的旖旎韵事当中,内核究竟是在强调节义还是在留恋香艳,其实因时、因人、因地而异(15)。但仅仅“秦淮”这个名字所能引发的想象的天空,就足以唤起后世文人对于前明流逝的风月传说的怀旧之情。对此最富概括性的诗句“福慧几生修得到,家家夫婿是东林”出自清人秦际唐《题余澹心〈板桥杂记〉》,显而易见是受余怀生花妙笔启悟才出此语。交接东林士人被认定为秦淮名妓的几生福慧,更被认作是旧院繁荣最重要的时代特质,这一文人的“自我陶醉”对于明季香艳故事此后的反复追忆至为关键。自称“木强”不解风情的晚清文人林纾,于此情态倒说过一句善解人意的话:“明季秦淮河厅之盛,复社诸老咸觞咏其中。实则地以人传。”(16)原是有了“人文”才有“景观”。何况文人写作中对这一主题顽固的表达欲望又包含了“美人名士相得益彰,佳话流传,还须我辈为之阐扬”(17)的主动承担精神,这是千古文人自恋般的永恒梦幻。南社诗人高旭曾经明确写道:“胭脂北地且休骄,心醉余翁记板桥。金粉飘零一惆怅,不堪旧事问南朝。”(18)此诗毫不迟疑地验证了“南朝佳丽”如何通过《板桥杂记》成为后世文人心中无法撼动的“青楼经典”(19)。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