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创作谈:一颗任人摆布的棋子


□ 丁邦文

  写这篇小说之前,我写过一篇名为《唇齿》(本刊2009年第7期转载——编者注)的中篇,后来又演变为长篇小说《中国式秘书》。在那部小说的结尾,市府秘书黄一平因陷入一场激烈的权力斗争,最终充当了替罪羊,受到党纪处分,被贬到市委党校后勤处做了普通员工。为此,相当多的读者对这样的结局表示遗憾甚至愤慨,认为这样一来,“对秘书黄一平不公平,让人看不到希望”,“不符合当今官场惯例”。也有读者呼吁“尽快写出续篇”,对人物命运有个较为“圆满”的交代。
  《玉石》便是顺应读者的呼声与要求,对黄一平的官途命运做了进一步延续。令我感觉惊异的是,这篇小说的写作过程并不如想象与期望中的那样顺利,相反,似乎一直处于某种纠结、冲突状态——我既无法从容自如地摆布黄一平的命运,更无法完全按照读者的愿望,给黄一平一个“圆满”的结局。
  本来,在构思《玉石》之初,对于如何让黄一平重新回到权力中心,我曾经做过精心谋划,设想了种种充分且令人信服的理由。因为我知道,像他这样一个遭到处分、贬谪的市府秘书,要想摆脱政治命运的“死刑”判决,如果谋划的理由不够充分,就会违反常规、常情、常理,让读者感觉突兀、虚假。可是,当我一旦拿起笔,进入自己熟悉的创作环境,一切却突然变得不可思议起来——作为一座城市的市长,廖志国将黄一平召回市府,重新担任市长秘书,似乎完全不需要什么理由。不仅如此,凭借至高无上的权力,廖志国还能够轻而易举地抹去黄一平身负的处分,给他以意想不到的提拔重用,让他从令人唾弃的人生低谷,重回众星捧月、趋之若鹜的人生巅峰。如是,我原先预备的那些铺垫的理由,马上便成为了多余。这,既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也不免让我颇感失落。而此种状态,又正是当今“中国式”官场某些特殊角落里,最为真实的写照。
  对主人公黄一平的命运走向,更是始终面临矛盾。不错,黄一平曾经遇到过重大挫折,难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重新回到市长秘书岗位后,是应该多了些小心谨慎,少了些随性与放达。否则,就不符合人物的学识、素养、个性,也违背了生活的常理。事实上,《玉石》中的黄一平也始终在努力改变自己,希望按照另一种全新的理念为人处世,以免重蹈覆辙。可是,随着小说情节的展开,一个更为严峻的事实摆到面前:黄一平再怎么小心翼翼、低调行事,再怎么极力弱化、隐藏自己,都无法真正做到收放自如、随心所欲。究其根源,是他面对的市长廖志国,本就是个外表、个性十分强悍之人,他来阳城之后,迫切希望在新的领地立足并充分掌握话语权。同时,市长夫人苏婧婧又是个权力、控制、金钱欲望非常强烈的女人。而在市长夫妇的心目中,秘书黄一平则是他们实现自己目标、欲望的重要媒介。在这样的情况下,哪里还有区区秘书黄一平自我救赎与选择的权利呢?再加上,廖氏夫妇不时施以甜言蜜语、小恩小惠,也让凡心未了的黄一平更加不能摆脱。如此,黄一平只能在左右为难、进退维谷中苦苦挣扎,因而也就再次在权力、利益的泥潭里越陷越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