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瓦蓝瓦蓝


□ 刘荣书

  出事了。

  照官面一点的说法,就是出了医疗事故了。

  赤脚医生出身的段成方,其实早在他行医之初,就出过一次医疗事故。只不过是无人追究而已。

  女儿段瓦蓝三岁时,患了肺炎。那个时候的段成方,正可谓玲珑八面,比现在活得还要潇洒。他给女儿输完液,迫不及待地去参加县里举办的赤脚医生培训班。

  当时的培训班,也即速成班,让那些打赤脚的医生们很是受益。(段成方的医术,就是在那一时期里突飞猛进的)当时的段成方,是学员里的佼佼者。别看他没甚口才,但人就是蛮利落。对于药理、针灸,以及老师教传的那些个不太规范的土方偏方,一点就透。培训班是段成方的天堂。不但受宠,而且他的第一次艳遇,就是在培训班上猎获的。

  班上有个叫马菊花的女子,深得段成方口味。说点良心话,当时的段成方,对性欲还是一知半解,他的老婆李月英,一直到死都没有让段成方了解到什么是女人的高潮。是这个马菊花叫段成方茅塞顿开。马菊花是班上的第三批学员,比一般学员大上那么三四岁。像她这种年纪,能当上赤脚医生,真的是不佩服不行。据她自己讲,以前她是生产队的仓库保管员,每天都不用下田。干净又清闲。但做着做着,马菊花就不满足了,按她自己的话说——做个赤脚医生有多好,不但能给广大的社员群众治病疗伤,还能受人尊敬……而且而且,后面的话是马菊花和段成方发生关系后私下里讲的,马菊花说她喜欢来苏水的气味,一闻到那个气味,她的乳房就会涨满,就想那个……那个是哪个呢?段成方幽默地问。眉来眼去当然是第一次接触时就发生了的,班上组织学员去礼堂看电影,两人紧挨着,马菊花的大腿,压在段成方的大腿上,让j十岁的段成方弓在弦上,一触即发。所以说学习班结束的路上,落花流水那可真的是避免不了。真是天赐良机啊,段成方和马菊花同属一个公社,走相同的路,开相同的船。那天学员们喝完结业酒,两人就一同上路了。那个是哪个呢?段成方这样问。马菊花的眼睛在夜色里已是电光石火。她一个踏跨就抓紧了段成方。回家需走五里山路。到了公社,再搭乘驳船。在船上,坐在船尾的马菊花忽然喊段成方,她的声音既痛苦又无奈。段成方急忙赶过去。问怎么了。马菊花小声说:我肚子疼。在驳船嘈杂的马达声中,马菊花亢奋的呻吟点缀着寂寥的星空,让段成方想忘也忘不掉。

  段成方是醉着回到家里的。他喊着女儿瓦蓝的名字,推开门,见三岁的段瓦蓝正坐在床上。他想亲热亲热她。仓促间段成方的腿扫到角落里的一只暖水瓶。灌满开水的暖瓶碎裂声在狭小的空间不羁一声爆炸。但床上的段瓦蓝对此毫无反应,她正在专注地玩弄一只泥老虎。段成方脊背一“紧”。听到响动的李月英这时从外面进来。段成方问她:瓦蓝怎么了?李月英说:没怎么啊?段成方抄起另外一只暖壶,朝墙上掼去。李月英跳脚说:你疯了?段成方看着瓦蓝。一张脸扭曲得不成样子。挥手给了李月英一个巴掌,哭嚎着搂住了段瓦蓝。对李月英吼道:咱家瓦蓝的耳朵听不见啦!你看不出来?瓦蓝成一个聋子了。此时的段瓦蓝,这才扭过头,冲段成方笑了笑。她伸出粉嫩的手,摸了摸段成方淌满泪水的胡子拉碴的脸。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