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别


□ 陈步松(土家族)
这时夜色就像一块麻布,呼的一下从天上铺下来,慢慢将一座座山包起来,像包一包不用了的东西,然后扔进一个深渊,接着什么都不见了。
  炭火边围坐着村长和支书,还有方老爹和他的儿子老大、老二。凳子上放着一个大茶盘,里面摆着老二带来的点心和香烟,一瓶好酒。
  老二一副干部姿态坐着,随便地给大家递烟,自己也点燃一支,吸一口,说:我和老大商量好了,今天请了支书和村长来,就是帮我们开个家庭会,主要是解决老人的事。现在两位老人都是跟着老大的。他又吸一口烟,我的意见,两个老人,两弟兄一人带一个,负责生养死葬,都尽点孝,尽点责任。母亲身体差些,怕闹,就不动,跟老大在这屋里生活。母亲会喂猪,老大的生活还是不差。爹就跟我到茅田镇上去。我媳妇又带小儿又做生意,一个人实在是忙,爹也懂算盘,就帮点忙,关照一下。她去买菜、做饭、接送小儿、调货,爹就帮着看看铺子。承包田,老大说要种,种就是,我也不要你给什么租金,只帮我把山上的树木看管好就行,种了洋芋、蔬菜,给我们送一点做菜也可以。
  在支书、村长的帮助下,很快就按老二说的形成了决议。很顺利。
  老人们自始至终什么也没说。后人大了,后人说了算。老年人往往和年轻人想的不同,年轻人一般都嫌老人啰嗦,老了的人最好少说话。
  老二就说:那爹明天就去镇上吧,我用车来接。
  方老爹说:还等几天吧。
  老二问:怎么还要等?
  我这两天身子有些不合适,镇上风又大,怕病加重了。其实他没病。
  那我就过两天用车来接爹。
  
  第二天,方老爹很早就从床上爬起来穿衣服。老伴拉住他衣服说:这么早你起去做什么?
  我上山去。
  上山去做什么?
  给你捡点干柴。没晓得我要走,我只砍了几捆湿柴放那,干柴不多了,光湿柴你怎么烧得燃火嘛。弄饭喂猪都是你的事,桂英也从没管过。老大要打工挣钱,我这一走,八九亩田就要靠桂英一个女人种,又是五六头猪的猪草要弄回来,够紧张的了,哪还有时间弄柴,她也不会弄柴,这弄柴的事还不是靠你了……
  唉,你不要担心,也不要好多柴烧的。山林隔得近,我有空又去捡一把就是。
  你说的!几个人,又是那么多猪,怎么不要柴烧?你没看见,我经常在弄柴,还没得柴存呢。
  田大妈说:我年轻时又不是没有弄过柴,你被派出门搞建设,“学大寨”,我带几个娃娃在家里,白天要到生产队上班,早晨上山弄一捆柴回来天还没亮呢。有时忙了,还是晚上去山里弄柴。有一次,一只野鸡听见我的动静呼地飞起,差点把我的魂魄吓跑了,回家睡在铺上好久了身上还在抖。
  方老爹叹口气:没想到哦,年轻时我总是出门在外,让你一个人在家辛苦,现在老了,又要分开,你还是要在这老屋里辛苦……
  唉,莫说了……她心里说,年轻时你出门了,我还有个盼头,你总要回家的。现在你去跟了老二,就是另外一家了,就不能回这个家了,得帮他们做事,在他家呆到死……
  唉……
  她拉住他的衣服,唉,多睡一会儿,你要走了的人,还捡个什么柴嘛。
  不,你让我起去,我还去给你捡点干柴。说不定这也是——最后一次给你捡柴了。
  唉,莫说不吉利的话。你跟老二住到镇上去,比在这里还好些。
  唉,我走了,这弄柴的事,还不就靠你了。方老爹说着又拉拉衣服,让我起去吧。
  她仍然拉住他衣服:唉,在这屋里苦了一辈子,这下要走了,你就坐着玩两天,什么也不要做,去了又哪还有时间回来嘛。
  他倔强地硬是穿好了衣服,到堂屋里拿了刀子、背篓、打杵,就上山了。
  他老伴田大妈也接着就起床了。她要为老伴还做点最好的饭菜吃吃。一起过了几十年,没吃什么好的,现在要分开了,吃顿好饭菜吧。她将剩下的一截腊肉洗了,又将一只鸡抱坡下李家请人杀了,拿回来洗了切了,一起放瓦罐里,用火炖着。要燉得熟熟的、软软的,他牙齿不行了……将剩的一点米也煮了蒸着。这茅草坡只产包谷,吃米靠买,很稀奇。
  
分享:
 
更多关于“老别”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