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以手写心(创作谈)


□ 朱以撒

□ 朱以撒

我写散文好像是从1995年开始的,时间多了,闲着也是闲着,一个有写作能力的人,不去写就是浪费了。于是在研究书法的同时,有感受就写一点,渐渐积少成多,到如今出版了《古典幽梦》、《俯仰之间》、《纸上思量》、《腕下消息》这四本散文集。

写散文就是写自己的感受,一个活人肯定有许多感受值得去写,而不是为自己除外的某些对象写的。如果笔下想赶潮流,那是永远赶不上的,但是写自己的切身感受,那就显得很真实、很自然。也许别人认为你这些感受都是琐屑的、没有什么分量的,那是别人的看法,我自己不这么认为。因为我不会去写别人认为很有分量的、很主流的,我就是写自己感受得到的。感受不到的,暂时不写。反而是一些小的、细的方面吸引了我,很小很细的比较真实,大了往往就大而无当了,能把琐屑的感受写出来,也是一种个人的需要,至于能发表,还是不能发表,写的时候不会考虑这些。

现在想想自己写散文的方式、想法,和在中文系读书时都不一样,当年林可夫、孙绍振先生他们教的写作方法,和我现在想的、写的都不一样,那都是一些套路,我学不会套路,如果套路可以培养作家,那中文系学生都是作家了。我是野路子,我觉得写散文不要弄得很神秘,就是“你爱怎么写就怎么写”这么一种心态、笔态。当然,不断地向外界学习还是很需要的。我在书法上喜欢北齐以前的东西,隋之后就大抵不看了。写散文我也主要读古人的东西,近代以来就少读了,当代更少读了。尤其是当代散文,不管评说有多好都还是不那么让人相信的,水分那么多,吹捧那么厉害,算起来,还是古人文章可靠。每个人都有眼睛,真好还是假好,除非瞎子才分辨不出来。

具体的写作当然是需要技巧的,技巧是靠磨炼出来的,那些粗糙、荒率,都要在训练中逐渐剔去,因此,不费功夫就能倚马立就的人是不存在的,或者说存在,写出来也是垃圾。我喜欢做细致功夫,除了审美态度确立外,余下的就是要细细打磨了,这也使写一篇散文需要下气力而不敢自称快手。由于写作纯属遣兴,写得顺畅或写得艰难,心态总是轻松的、怡悦的。很快地写,很慢地写,都无一定之规,却都不减兴致,我觉得这就是我写散文的动力。如今稿酬那么低,对写作者付出的劳动如此轻视,我还能持守不辍,真的是内心的需要了。对于今后的写作我向来没有思考,写到哪里算哪里,也许什么时候就懒得写了,因为写文真的不如我写行草快乐。但就当前,我写文无预设,也无筹划,别人如何评说无所谓,自我感觉才是最重要的。

责任编辑 贾秀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