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神秘的残雪


□ 蔡 诚

说起残雪,说老实话,我不怎么能读懂她,买过她的许多书,也试图认真对待,但就是有阅读障碍。我想不只是我,读者中没有几个能走进残雪的文学世界、心灵世界的,她的书在国内因此没有多少读者和知音。残雪出版了那么多的集子,单本发行量超过1万册的大概只有小说《五香街》了。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中国女作家,多年前就以其独特的个性和特色走向了世界,成为作品在国外被翻译出版最多的中国作家之一。我想这当是文坛一件值得玩味的事情。
残雪的经历很草根,也很平淡。因为父母双双被划为右派下放劳动,残雪从小由外祖母抚养,这位老人心地善良,却有些神经质,她的敏感、瘦弱、倔强都对还在成长中的残雪影响很大。残雪小学毕业后恰逢文化大革命爆发,便失学在家。之后她当了一名赤脚医生,然后又进工厂当工人,甚至又干起了裁缝店个体户的营生。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在底层还要时时为生计担心的女人,一边忙忙碌碌,一边还见缝插针在旧笔记本上用心开始文学试笔。据说处女作《黄泥街》的创作,就是在这样喧闹的环境中写成的。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中后期,残雪开始发表大量作品,在文坛上造成影响,终于成名成家。有时我真不明白,一个成长年代和文化没有任何关系的女人,为什么最终却走在了最有文化的人的前面,似乎只有用天才和勤奋才能解释她。
残雪的作品丝毫不体贴读者,也丝毫不取悦市场,完全是一个人的写作。记得早年读她的《苍老的浮云》,被她神经质的叙述吓了一跳,她的文字好像没有逻辑,全是由一些想象丰富而又充满怪诞的自言自语构成。很累地读下来,也不能完全明白作家想要表达什么。用我大学文学教育得来的理论和经验显然无法对残雪进行阐释,她先锋得让人感觉到一种难于释怀的寒意和冰冷。其后又硬着头皮读了她其它一些作品,同样的,一路看下来,我只有恐惧和钦佩,想作为先锋的写作,这大概就是她一惯的追求吧。
残雪虽然对我不具有吸引力,但我却一直对她投以关注的目光。这几年残雪没怎么写长篇,而是通过解读文学名著,沉浸于与大师的对话中,之后以她纯粹而敏感的艺术家的感悟,同时结合自己的创作体会,独辟蹊径地对卡夫卡、博尔赫斯、歌德、莎士比亚、但丁、卡尔维诺等经典作家做了全新的阐释和描述,出了数部相关著作。残雪的这些作品我倒兴趣大些,因为作为响誉世界文坛的经典性现代派文学大师,国内虽然出版了他们的大量作品,但对这些作品的解读一直较为匮乏,有的大部分也是理论色彩较浓,对读者和文学青年不具有有效的指导作用,而残雪以自己创作与评论相融合的创新文体对其进行解读,实不多见,有的观点虽为极端之词,一家之言,但其洞察力却不得不让人折服。我想这是残雪小说写作之外最为看重的重要收获,经典作家体验让她又找到了小说写作一样的飞翔的快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