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医药医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略说“质重量小”顾胃气之用


□ 魏艳菊

  关键词 质重量小 顾护胃气 医话
  
  清燥救肺汤出自清代医学家喻昌的《医门法律》一书。法,是指辨证论治的法则;律,则是指治疗中需要注意的禁例。该书论病析理十分透彻,关于秋燥的论述颇有见解,创立的方药多为后世推崇。清燥救肺汤在石膏与桑叶的剂量配伍上体现了“质重量小,质轻量大”,顾护胃气的思想。
  清燥救肺汤的药物组成:桑叶(经霜)三钱,石膏(煅)两钱五分,甘草一钱,人参七分,胡麻仁一钱,阿胶八分,麦门冬一钱二分,杏仁七分,枇杷叶一片。该方用于治疗温燥伤肺证之温燥甚而气阴两伤的重症。方中桑叶质轻性寒,清透肺中燥热之邪;石膏辛甘而寒,清泄肺热;麦冬甘寒,养阴润肺;人参、甘草益胃生津;麻仁、阿胶养阴润肺;杏仁、枇杷叶降泄肺气。如此,则肺金之燥热得以清宣,肺气之上逆得以速降,则燥热伤肺诸证自除,故名之曰“清燥救肺”。
  若将以上各药的剂量折算,则桑叶9g,石膏8g,余药3g左右,可见诸药用量都很轻。这是因为古人认为“上焦如羽,非轻不举”,若剂量太重便失去了轻清入上焦的含义。其实,轻的含义不单指剂量轻,还包括药物的性质。故质重的石膏用量小,质轻的桑叶用量相对较大,后世有“质重量小,质轻量大”之说。
  最近出版的《王绵之方剂学讲稿》里提到了石膏较桑叶用量小的理由:胃土为肺金之母,肺中的津液皆从脾胃而来,肺中已有燥热,若用大寒伤胃伐其母,则肺之生机荡然难存。故石膏较桑叶用量小以保护胃气为主。
  稍加留意,我们便会发现,《伤寒论》中的旋覆代赭汤一方亦体现了“质重量小,质轻量大”,“大约以胃气为先”的思想。该方主治胃虚痰生,气逆不降之证。方中旋覆花用三两,代赭石仅用一两,其保护胃气的思想十分明显。虽后世对代赭石的用量略有争议,认为胃气不虚者,可加重代赭石的用量。但刘渡舟教授主张尊原方,代赭石用量不宜大。刘渡舟医案记有一文革期间他在乡下带徒行医的病例,一反胃呕逆的妇人服用其徒开出的旋覆代赭汤后,病情并未好转前来复诊,他按原方不变,仅将代赭石减量,三剂而愈,可见顾护胃气的重要性。
  《黄帝内经》云:“人以胃气为本。”李东垣说:“内伤脾胃,百病由生。”故中医治病十分强调顾护胃气,有“治病先顾脾胃”之说。对此,李中梓又作了更加形象的比喻,他指出:“胃气犹兵家之饷道也,饷道一绝,万众立散,胃气一散,百药难施。”充分说明“护胃”配伍的重要性,特别是在药性峻烈、苦寒、质重药为主的方剂之中。如白虎汤中配甘草、粳米既能益胃护津,又可防石膏大寒质重伤胃。磁朱丸中既配神曲健脾和胃,又与蜂蜜补中和胃,均为防止金石类药重镇伤胃。
  顾护胃气除了体现在上述方剂的配伍上,在汤药的服法上也是大有讲究。如我们熟知的十枣汤,方以肥大枣十枚煎汤送服,以益气护胃,缓和峻烈之性和毒性,减少服药后的反应,使攻下而不伤正气。且其服法上又有“服后得快下利后,糜粥自养”之说,顾护胃气的思想十分明确。吴谦说:“故选十枣之大而肥者以君之:一以顾其脾胃;一以缓其峻毒。得快利后糜粥自养:一以使谷气内充;一以使邪不复作……”
  现代名老中医对顾护胃气又有所发展,蒲辅周先生推崇剂型为煮散,即研药为末,每次小剂量小火煮沸,去渣澄清顿服。该种剂型,剂量小,服后易于吸收,不伤胃气,效果佳,他喻之为“轻舟速行”。岳美中先生主张“慢病轻治”,即治疗慢性病用小剂量的方药。他认为:“久病胃气本来就弱,又以旷日持久,虽辨证无误,用药无误,但如剂量太重,则不仅不能取效,还可能因重伤胃气,反添枝蔓。”何绍奇在《读书析疑与临证得失》一书中记载,蒲老常用玉屏风散治疗“频频伤风”,即三天两天不断感冒的患者,效果很好。有人学得此法,便用大
  剂量黄芪益气固卫实表为君,作汤剂,不唯依然如故,而且胸闷腹胀。该医惶惑不解。
  蒲老告以慢病轻治之理:脾为肺之母气,故玉屏风散以白术为君,黄芪用量太大,难免有壅塞之弊。建议改汤剂为煮散,即白术120g,炙黄芪75g,防风35g,研为粗末,1日2次,每次仅用5g,小火煮10分钟去渣澄清顿服
  100ml。结果不到1月,即完全告愈。
  脾胃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类似“质重量小”种种顾护胃气的方式是处方用药中不可忽视的一环,它不仅制约药物副作用,有益于治病,更能扶持正气,补虚驱邪,在疾病的转归中有重要意义。
  收稿日期 2006-11-22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