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游走在西藏


□ 葛水平



我在某一个夏日的黄昏看了马丽华的散文,那种对于西藏自由自在的姿态,和对于西藏神性的神秘的关怀,我开始渴望:“回到拉萨,回到布达拉。”我酝酿着这份感情,我等待,等待的过程让我走过了两个春秋。青草终结处的冬日,我盼望来年春天或者秋天,我要去西藏,去长满肥厚青草的地方。往西,青草的香味回荡在我的胸腔;往西,心灵因为青草的浸润而变得柔软丰沛;往西,白云和湖水无限久远地环绕着我;往西,日头不落的地方!曾经,安妮宝贝说,我们一起去西藏。我是因为什么事情呢,我等到现在?2005年的8月26日,而安妮都出书了。我和一个胖得不忍心多看的男人说:“胖子,组织人进藏。”那时他正好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上学,他说:“如果你相信我的体质,你等我到8月份,学业满后,回去就召集人进藏。”
准备阶段,我要了一个QQ号,每天都找一个西藏人来聊天,结果是那些叫“圣地阳光”、“浪漫牦牛”、“唐古拉”的人们,并不和我聊关于西藏的问题,只是简单地问:“你是不是很漂亮?”“是不是很青春?”我想起了欧洲学生提议建一个“妇女明天怎么样”的文学沙龙,这个沙龙不知道该不该换一下性别!那些孤独的人们,他们怎么就有了那种寻死觅活的网恋呢!
8月份或9月份,春天生长的青草,长到这个季节熟透了,如同我生命季节里的关怀,比任何一种日历都更透彻地记录着大地的变迁和我的改变。我在各种场合蛊惑,加入的人多起来,都不是什么爱好文学的人,我才知道,不爱好文学的人也容易为一件事情激动,比如——往西——往马丽华蛊惑我日日夜夜思念的地方。
在我许多历数过的日子里,往西的光芒,以盖过太阳的光辉洒满了我的全部生活,我和我亲爱的女友说,我要进藏。她说,亲爱的加我。我是8月26日成行的,之前,胖子已经回到了我居住的这座城市。胖子说:“我的体质,在翻越唐古拉山口时,大约需要8公斤重的氧气一瓶。”那句话让我感到不是那8公斤重的氧气给我的负荷,是考虑要不要和这个人合伙一行!其结果是胖子很坚决地说:“就是你把我扔下了,或者加入的人把我扔下了,我一个人也要前进!”
我亲爱的女友很失落地打过电话来说:“我去不成了!”一句话没有下文。
我临时找了另一位女友同行。她的丈夫说:“我不敢保证你的生命,但是,我得保证我妻子的生命,我给你们带一部车,带一个好的司机。”或许就是人类对于生存与生活的认同,没有一叶草不爱恋生长的土地,没有一叶草不反射日月的恩泽。他的妻子是他扎根的土地。我的情感会在某一个时刻突然为他们泪流满面。
出行之前,我把所有的人叫来开了一次会。那一次会上我叫了“独行侠”狄兄,他是2002年,一个人,扒着货车进藏的,我要他来给我们讲讲那些高原的经验。狄兄说:“这个季节菜籽花开了。”我的脸上洋溢出了灿烂。我写的那部小说《甩鞭》中王引兰对油菜花的喜欢,其实是我的喜欢,我的喜欢成为我幸福想像力生长繁衍的温床,它悄隐在我的世界里,抽枝、开花,黄尽天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